近期宏观经济增速放缓,钢材需求较为疲弱,而粗钢产量却持续增加,钢材供需状况并未出现改善,甚至存在恶化可能。另外,国际铁矿石产能大增、矿山增加发货量与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创出历史新高等事件均有可能促使矿价下跌,并最终拉低钢材成本。当前,钢价仍将处于寻底行情之中。

在固定资产投资、进出口与消费集体表现不佳的情况下,我国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如果刺激政策不进一步加码,钢材需求仍将疲弱。首先,固定资产投资表现疲弱,1月至4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17.3%,增速较1月至3月回落0.3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增速回落3.3个百分点。房地产行业的数据同样不容乐观,加剧了市场的悲观情绪。数据显示,1月至4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比2013年同期增长16.4%,增速较1月至3月回落0.4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增速回落4.7个百分点。其次,虽然4月进出口增速由负转正,但今年1-4月外贸出口总额仍下降了0.5%,要实现全年对外贸易进出口增长7.5%的目标,难度很大。最后,消费增速也出现小幅下滑,2014年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9701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1.9%,增速较3月下降0.3个百分点。

钢铁行业陷入“囚徒困境”,粗钢产量高位运行。市场对产能严重过剩已形成高度共识,由产能严重过剩导致的钢价低迷、全行业亏损、资金链紧绷等不利状况,已经成为钢铁行业难以承受之重。但是,钢铁行业已经陷入“囚徒困境”,在钢厂未出现大幅亏损的情况下,钢厂的生产负荷维持较高水平,“减产”只是多头的一厢情愿。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5月上旬重点企业粗钢日产量为182.4万吨,连续第四旬出现增加,粗钢产量处于高位运行状态。

铁矿石供应压力较大,矿价存在较大下跌空间。金融危机后,出于对新兴市场铁矿石需求的看好,铁矿石生产商积极扩充产能,国外矿山的实际产能正在逐步增加。矿山属于重资产行业,加之其基础设施具有较强的专用性,达到规模效应是矿山最优选择。同时,国外矿山的铁矿石生产成本普遍较低,对矿价下跌的容忍度明显高于国产矿山。因此,四大矿山的新增产能,将明显增加全球铁矿石的供应量,二三季度矿山增加发货量将是大概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