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8日早上8点20分许,北京中国大饭店,在通往会场的路上,工信部副部长苏波与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走在最前面,两人边走边聊,交流着对钢铁行业的看法,其他来自国内重点钢企的大佬们紧随其后。

“我不清楚宝钢这杆红旗在上海还能打多久。”在第八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上,徐乐江表示,目前,单是环保压力,就让他连能不能让宝钢上海钢厂保留下来都不敢拍胸脯保证,“我面临的压力巨大”。

钢铁行业面临外界环境已经今非昔比,而在渐入行业寒冬的今天,企业该怎么办,明天又要往哪走,似乎成了企业们的共同命题。

好时光没了

“虽然前期有过一段好时光,但处于产能过剩行业中的钢铁企业处境变得越来越难,现在每个企业都在经历着这种变化。”华菱集团董事长曹慧泉如是说。

华菱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菱钢铁,曾于2013年成功扭亏为盈,但在进入新的一年后,不得不重新经受亏损的折磨。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该公司净利为亏损1.29亿元。

钢铁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并非华菱独有。数据显示,2013年相比2011年,中钢协会员企业钢材销售结算价格每吨下降了1026元,钢材价格下降和原材料价格上涨成为国内钢企的双重压力,按照中钢协给出的口径,国内重点钢企今年一季度亏损23个亿,亏损面达到了45%。

曹慧泉说,钢铁行业之所以陷入今天的困境,一个重要原因是2008年底国家实施的4万亿投资计划,“由于宏观调控政策出现偏差,极大透支了市场的未来需求,目前包括民营钢企在内的整个行业都在吞食产能扩张的苦果”。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对地方政府来说,钢铁企业仍对税收和就业贡献较大,但相较几年前可以“大干快上”的局面,眼下钢铁企业则面临“妈妈不亲、舅舅不疼”的境地。

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曾对此深有体会。

“去年,我去跟浙江省省长谈关于宁波钢铁的发展问题,他问我,十年之后的宁钢还能不能生存?”他说。

让徐乐江感到惊诧的是,因为当时双方谈的是400万吨的宁钢的品种调整,并不涉及产能增量。但即便如此,一年下来,宝钢与浙江省方面并没有达成一致。

在徐乐江眼里,发展环境的巨大变化不止体现在地方政府的态度上,“曾几何时,国内可能有十万家的钢铁贸易商,但这个行业的生态链条因为资金链断了,今天很难过,可能再过两年,贸易商的这一环就不存在了”。

表示,钢铁生产商如果还是不改变营销方式,走不下去是大概率事情。

此外,在近两年,由雾霾引发的环保问题一直挥之不去,这其中,钢铁、水泥等高耗能产业成为整治环保的突破口。“各个企业都要搞好环保,否则就要像醉酒驾车一样,你和你的部下哪天也可能因为环保不力,被拘留,严重的可能还会被判刑。”徐乐江说。

但对钢铁企业来说,投入环保是没有回报的,而投下去,还有没有资金继续维持下去,考验着每一家钢企老总的智慧。“我不清楚宝钢这杆红旗在上海还能打多久。”徐乐江表示,单是环保压力能不能使得宝钢上海钢厂保留下来都不敢拍胸脯保证,“我面临的压力巨大”。

未来往哪儿走?

徐乐江表示,钢铁行业虽然逐步进入寒冬,但也预示着新的发展机遇,“钢铁行业的现状已经形成了,现在的关键是今天怎么过,明天要往哪走。”

据悉,为化解产能过剩,国务院在2013年10月就出台了相关指导意见,中央政府部门和各地方政府也都相继制定了贯彻落实的责任目标和任务时间表。“例如,国家发改委正在清理、妥善处理违规建设项目,工信部正在推进钢铁行业的规范管理。”徐乐江说。

5月18日,工信部副部长苏波在当天举行的第八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上也表态,产能过剩已经成为当前钢铁业最为突出的问题,为确保提前一年完成“十二五”淘汰落后产能的任务,今年预期要淘汰落后钢铁产能2700万吨。

苏波介绍,今后将综合采取多方面措施,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建立钢铁产能预警机制,营造公平合理的市场环境。“当务之急是严格控制新增产能,重点是严格把关钢铁行业新建项目的核准,指导地方做好再建项目的清理,对新建项目严格执行等量或减量置换原则。”

北京建龙重工集团董事长张志祥则提出,除了化解产能,还得继续实施大量的兼并重组,提高钢铁产业的集中度,“今后重组的速度会越来越快,钢铁工业的主体也会大大减少,但具体数量不好估量”。

具体是,通过提高行业准入标准和市场竞争机制,实现钢企数量的大幅减少,再就是以比较优势为依据,加快推进企业兼并,形成一批区域、行业龙头企业。“将来的钢铁企业会分成两类,一个是区域内的龙头企业,还有就是某个细分市场的龙头企业。”张志祥说。

近期由民生银行牵头注册成立的中民投就引起了徐乐江的注意,据悉,早在一年前,他就开始跟踪这家新公司的动向。

徐乐江表示,中民投今后确定了钢铁、风电和造船三个板块,其中也吸收了建龙集团等4家民营企业,这对钢铁行业的发展是好事,4家企业现在是捕捉时机和判断合适的标准,未来对于钢铁的兼并重组也会是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