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名誉会长赵喜子近日在唐山举行的一个钢铁产业论坛上表示,银行业今年开始从钢铁行业抽贷至少1400亿元,同时还上浮利息。记者从唐山一些钢铁厂了解到,很多钢厂之所以坚持生产,是因为“一旦停产银行就跑过来要贷款”。

最近因为银行抽贷而使钢企陷入困境的新闻屡有发生,今年3月份,因被银行抽贷数十亿元,海鑫钢铁陷入危机,一度有破产清算风言传出。最近,位于天津大邱庄的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停产,原因是亏损和银行抽贷,当地政府出面与银监金融系统沟通以便协调解决资金问题。

实际上,银行抽贷在全国钢铁产业中是普遍现象。全国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名誉会长赵喜子表示,目前钢铁企业负债约3万亿元,其中一半是银行贷款,今年开始银行已抽贷10%,所以至少抽贷了1400亿元。

赵喜子“银行抽贷10%”的说法,得到业内人士的印证,安徽贤首物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恩三表示,“比较熟悉的银行续贷也比较困难,他们会拖着不办,即使续贷也会减少10%,不熟的银行就不可能给你贷款。”

而在银行抽贷同时,贷款利率也在提升,原来国有企业按基准利率下浮若干点的优惠政策被取消,变为上浮若干点,而民企贷款利率则继续提高,使得一季度钢铁企业财务费用提升了22%。赵喜子表示:“抽贷和提高利率使得一些企业资金链断裂,没有断裂的也面临断裂危险。”

在赵喜子看来,银行抽贷并不是因为银行缺钱,而是因为上层政策。钢铁企业负债率平均已高达70%,应收账款和存货都在不断提高,账面利润主要靠降低折旧和变卖资产等,在这种情况下,银行贷款就是企业的救命稻草,一旦银行抽贷,企业必死。

记者近日走访了唐山丰润区几家钢厂,在一家钢厂门口,正在吃方便面的门卫表示,工厂已经停产1个月,开工时每天可以产1000多吨螺纹钢,停工原因是没有利润,企业支撑不下去。

附近另一家规模稍大一些的钢厂还在生产,据办公室主任介绍,钢厂现在也是勉力支撑,一方面是为了维护老客户,另一方面是因为一旦停下银行就会前来催债。“所以钢厂都是偷偷停几天,然后接着开工。”他说。

赵喜子透露,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做钢铁企业合规登记和违规项目重新审查,规定2010年产能1000万吨以下不予合规登记,仅此就涉及6000万吨产能,2005年以后违规建设产能需要重新审查,未通过审查的需要关停,涉及2亿吨产能。“违规产能报审工作正在进行,合规登记第三批也正在审查,估计绝大多数能通过,有少数企业通不过。”今年下半年不予合规登记的企业将采取差别水电价,不予贷款。这些企业大多是民营企业,面临关门危险。赵喜子希望化解落后产能不要搞“压小保大”,也不要搞“国进民退”。

上述钢厂办公室主任表示,照现在这种市场情况,不用政府控制产能,企业自己就关门了。

2012年,银行控制钢贸风险,迄今,钢贸危机尚未被完全消化。上个月银监会又让银行摸查铁矿石融资情况。种种迹象表明,银行业不想被陷入亏损泥淖的钢铁行业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