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产能过剩早已是市场共识,今年以来钢材系列产品价格不断下跌,银行也收紧了对钢铁行业的信贷发放。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甚至称今年一季度为“钢铁行业最困难的一个季度”。随着银行半年考核的临近,行业资金链所面临的风险再度引起关注。

钢企苟延残喘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累计亏损面为45.45%,合计亏损达23.29亿元。由于长期供大于求、钢价低迷,钢铁行业已经连续十个季度亏损。

2010年前我国钢铁行业经历了发展的“黄金十年”,但随着国内经济增速的放缓,钢铁需求增速快速下滑,近年供给过剩状况日益严重,产品价格不断下跌。截至上周末,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的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创下上市以来的历史新低,价格接近3000元/吨的关口。

前两年还有业内人士将一吨螺纹钢的价格跟豆粕做比较,自嘲价格的低迷。但如今一吨豆粕的价格已经逼近4000元,将螺纹钢价格远远地甩在了身后。销售一吨螺纹钢只要能实现几块钱的利润,生产商就比较满足了。目前钢铁行业就两个状态,好的时候微利多销,坏的时候亏损也得卖。

不过今年,钢厂面临的压力似乎来自更多方面。除了产能过剩、价格低迷,环保以及转型的压力也令企业喘不过气来。

由于银行对行业收紧信贷,钢材库存已经不能够再被抵押,库存压力以及上游原材料企业催付货款的压力令钢厂头痛不已。许多钢铁企业都在咬牙苦苦支撑,希望能够熬过这段最困难的时期。在一批企业“倒下”之前,行业大面积亏损的状况将长期存在。

日产创历史新高

尽管近期政府关于环保方面的政策较为坚决,数次宣布削减钢铁产能,但在实际执行中,钢铁产量增加的状况却并没有改变。

我国钢铁大省河北今年承担着削减6000万吨产能的任务,但这还远远不够。据悉,河北省在建产能大于今年计划关闭的产能,钢铁总产能甚至有可能继续增加,而关闭的产能基本是老旧废弃企业。

由于河北省以及周边的北京、天津地区雾霾较为严重,未来不排除会有更严厉的措施出台。但起码截至目前,环保压力对减产的实际效应并未体现出来。

由于钢铁产业的特殊性,高炉一旦停产会形成巨大的成本压力,于是钢铁行业内部就出现“囚徒困境”般的竞争。虽然最优的方法是行业内所有企业一起减产并提高价格,但实际上大部分企业却选择继续加大马力。数据显示,今年4月我国粗钢日产量创下历史新高为230万吨,高炉开工率接近90%。

这种背景下,供给端的难题很难解决。2013年我国粗钢产量已高达7.79亿吨,占全球产量的48.47%,今年虽然钢材价格持续下滑,同期产量却并未下降。

如果价格进一步下滑,不排除出现企业被迫关门的情形。有分析认为,管理层希望看到行业兼并重组,但在此之前必须得让一批企业坚持不住。价格创新低而产量却创新高,这种量价相悖的走势预示着行业大整合已为时不远。

小钢厂倒闭潮?

早在今年3月份,银监会就明确表态要对产能过剩行业实行严格的信贷控制。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银行加强了对相关行业的贷款审查,严控风险。

作为产能过剩行业之一,自2013年上半年开始,钢厂资金链就一直紧张。目前银行虽然没有对钢厂采取停贷措施,但中小型钢厂信贷申请已较为困难。甚至有消息称,山东地区某钢厂因银行抽贷而陷入危机。

银行半年考核又在倒计时。2013年6月份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的局面令投资者记忆犹新。而今年如果再度发生短期资金紧张的状况,原本资金链就已经紧绷的钢厂也许就会陷入流动性危机。

有银行消息人士称,迫于考核压力,有的银行已开始进行风险测试,部分钢厂的信贷额度将进一步被压缩,许多钢厂的资金状况面临严峻考验。目前银行大幅收紧钢铁业信贷并不现实,但限贷、抽贷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特别是一些中小型钢企面临极大的挑战。

甚至有部分钢铁行业分析师预测,不排除银行信贷收紧后,将来会出现小钢厂倒闭潮。

从国外的发展经验来看,几乎所有的赶超型经济体,包括日本、韩国,经过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后,都会经历增速回落的阶段。当工业不再快速膨胀,钢铁产品的需求必然会下降。淘汰过剩产能在经济发展转型过程中不可绕行。

目前我国城市化进程还在加快,但同时面临环境污染的压力。

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与如今中国所处经济环境较为相似,迫于产能过剩以及转型的压力,日本钢铁行业在1974年开始通过减量经营、并购重组、环保推动等措施去除产能,这一过程持续了十多年,日本钢铁业方才得到高度整合。

因此国内也应该认识到,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并非短期能够解决,钢铁行业依然是我国重要的支柱产业,银行信贷收紧对于行业兼并重组来说也许是一剂苦口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