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爷爷》录制完成 刘烨最辛苦雷恪老言无忌

日前,东方卫视大型代际沟通旅游真人秀《花样爷爷》完成了为期16天的节目录制工作。5月20日,节目组在上海举行了媒体见面会,从欧洲归来的两位爷爷——雷恪生、牛犇参与了采访。在采访中,两位爷爷表示“刘烨最累、曾江最爱‘充老大’、节目组最‘抠’”。据悉,《花样爷爷》将于6月15日在东方卫视播出。

谈旅友:刘烨为爷爷“轰”走丈母娘 曾江最爱“充老大”

据了解,这次录制共历时16天,挑夫刘烨带着四位爷爷——秦汉、雷恪生、曾江、牛犇游历了法国、瑞士两个国家共十数座城市。采访中两位爷爷表示,这次旅行中最辛苦的当属挑夫刘烨。“他在演艺圈都算是腕儿级的了,平时都是别人照顾他。这回让他照顾我们四个爷爷,我给他送了八个字——‘忍辱负重,一路辛苦’。”雷恪生透露,无论是扛行李或是找酒店,都由刘烨全权负责。为了爷爷们的能够有个好的休息环境,刘烨还请他们到自己法国的家中做客,“老丈人老丈母娘都给轰走了。”见挑夫如此辛苦,雷恪生在旅途中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药酒犒劳刘烨;刘烨倒也不客气,每次都来者不拒。见刘烨酒量挺大,雷恪生渐渐从心疼刘烨变成了心疼自己的宝贝药酒:“后来我就跟他说‘差不多得了,就这点了,我自己也不够喝啦’。”

《花样爷爷》录制完成 刘烨最辛苦雷恪老言无忌

两位爷爷对小字辈赞赏有加,而谈到其他爷爷则吐起了槽。雷恪生介绍,四位尽管都是爷爷辈的人物,但是在一起还是得排个座次:“老大是曾江,老二是牛犇,我是老三,秦汉最小。”而对于“老大”曾江在旅途中的表现,“老二”“老三”都有些不服。“曾江这个老大有时候居高临下,还爱指手画脚。”“他随时随地都把自己当老大,其实就也比我们从娘胎里早出来一两天,有时候吃饭都像是他小时候喂我们的一样!”在现场,雷恪生还透露了他们与曾江间发生的“矛盾”:“我们去地中海钓了十几条鱼,回来给刘烨下厨烧。结果老大曾江就在放鱼那个水槽里洗脏手,当时把我们给气得哟,那天晚上的烧鱼一口也没有吃。”

雷恪生与牛犇一方面对“老大”的爱摆谱看不过眼,另一方面则对“老大”的责任感颇为钦佩:“曾江和刘烨是我们中的‘明白人’,因为他们都会说外语,每次问路、找酒店都得靠他们。而我们俩就是‘糊涂人’,有时候连他们说的是法语还是英语都不知道。”对于队中最小的爷爷秦汉,雷恪生评价道:“他是一个非常有涵养的人。他其实会说英语,不过喜欢‘装糊涂’,很少冲在前面说。后来在私下里他也跟我说,自己就是有点懒,不愿参与事儿。”

四位爷爷各有个性,旅途中的相处也并不是一帆风顺,但是真到作别时却是依依不舍。雷恪生透露,尽管牛犇在旅途中常常与曾江发生矛盾,但在与其作别时还是当场流下了眼泪。对此牛犇笑言:“我们是被安排在一起的,就像是旧式婚姻,先结婚后恋爱。但是旧式婚姻不也有非常愉快、配得很好的吗?之前有矛盾,后来大家都握手言和了。”

谈节目:最“花”爷爷遇上最“抠门”节目组

谈及这次欧洲之旅的最大感受,两位爷爷一致把讨论的焦点放在了服装上。“真是贴近主题,‘花样爷爷’嘛,衣服一天一换,是真花。”雷恪生笑言,这与自己平时简洁的穿衣风格大相径庭。“平时外衣基本不换,你们看我这外衣都已经穿了多少年了。”对此,牛犇也有同感,他调侃道:“我们除了内裤不换,其他衣服基本上每天都换。不夸张地说,比我一辈子换的衣服都多,光帽子就有六、七顶!”

尽管出镜服装繁多,而由于“穷游”主题的设置,节目组在爷爷们的每天旅游经费上则有着严格的控制。对此,《花样爷爷》的联合录制导演陈晔用“人在囧途”概括了这次旅行:“爷爷们出行不能打车,只能靠腿和公共交通,住宿条件还十分苛刻。这都给爷爷们的旅行带来了不少挑战。”对于爷爷们“穷游”之穷,牛犇拿身边的雷恪生举起了例子:“雷恪生每次看到收费厕所就扭头走了,他的前列腺也辛苦了。”而雷恪生则透露,为了向节目组要钱,爷爷们还与节目组举办了三场比赛。“我们比赛篮球、乒乓球,最后赢了240欧元呢!”见直来直去的雷恪生一口气曝光了节目内容,一边的导演赶紧提醒他不要剧透,这位耿直可爱的爷爷才就此打住。

爷爷不爱被“监视” 身体状况差别大

《花样爷爷》是由中韩双方共同制作的旅行真人秀节目,节目的制作过程同样遵循韩国原版,在旅行中设置了大量的录制机位与收声器。面对节目组布置的“天罗地网”,爷爷们可谓是噤若寒蝉。“到处都是摄像机、‘小蜜蜂’,我们挺害怕说了不该说的。自己有时候会用眼神互相提醒。”尽管如此,雷恪生表示依然有一些“不该说的话被录下来了。”

四位爷爷都已经年逾花甲,如何在旅途中保证四位爷爷的健康?对此,导演陈晔介绍节目组每天都会安排医生对爷爷的身体进行检查,而爷爷的状况也是各有不同。“像曾江老师到欧洲的第一天血压就高过了一百八,到了第三天终于降下来了。考虑到他还有痛风病,后来的登山活动我们就给他减量了。”而同样到了古稀之年,雷恪生的身体状况却是极佳。“录制到最后实在非常辛苦,跟拍雷老师的摄像大哥都劳累得流了两次鼻血,雷老师却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