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斯威夫特的天后路 从纳什维尔走向世界

今年,上海的歌迷已经先后迎接了滚石乐队和布鲁诺·马尔斯。很快,他们将迎来西方流行乐坛又一位如日中天的超级巨星—— 1989 年出生的泰勒·斯威夫特。兴许,小妮子的号召力还甚于摇滚活化石和“火星哥”。不久前,她的 “红”(RED Tour)巡演亚洲首站上海演唱会的18000张门票,在开票后60秒内悉数售罄。

没必要惊讶于这样的纪录。事实上,自2006年出道以来,斯威夫特已经创造了不少辉煌的数据:2014年的吉尼斯世界纪录里,斯威夫特破了12个,包括《We Are N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仅花了 50 分钟便登顶iTunes单曲榜,成为数字时代销售最快的单曲;她横扫了165个奖项,包括7个格莱美奖,并6次蝉联全美音乐奖最受欢迎乡村女歌手;在音乐产业不景气的年代,她的唱片销量高达 2600 万张;8 年来,她有46首单曲入围 Billboard Hot 100 榜单的前40名,这个数据也比同时代任何一位歌手都多。

在流行乐坛,斯威夫特是个独树一帜的范本,历史上从无先例。她以乡村歌手之姿成为青少年流行音乐偶像,是一位站上 Billboard 音乐榜的纳什维尔之星,是一位在歌曲中自剖情事的创作歌手。在如今性意识泛滥的美国流行乐坛,她却在歌曲里传达公主与骑士式的浪漫爱情观,发出对爱情甜美而苍白的幻想,或是对不忠恋人的愤恨和谴责。这看起来她似乎更应属于边缘?事实正相反,而且她依旧保持独特,宅在卧室里写她自成一派的歌曲。

从纳什维尔走向世界的巨星

如今,泰勒·斯威夫特有三处房产:一栋罗德岛海边的度假屋,一栋比弗利山庄别墅和一栋纳什维尔市中心的公寓。相比之下,她最喜欢住在纳什维尔。公寓在建时,她就对妈妈说:“总有一天我要住进这里,像一个大人似的。”

公寓的室内设计出自斯威夫特之手,装修花了整整两年。质朴的硬木家具,东方织毯,电子壁炉终日火光闪烁,窗边的角落,有一只 2 米高的绿色灌木兔子,天花板上挂着丝绸、吊灯和鸟笼。雕栏玉砌的楼梯通往二层的阳台——宛如朱丽叶聆听罗密欧倾诉爱意时站着的那个阳台。置身斯威夫特的公寓中,仿佛来到爱丽丝漫游的仙境,这多少与她创作的歌曲相符。

最令人赞叹的是从公寓望出去的景观。透过20英尺高的玻璃窗向西眺望,可以将整个乡村音乐产业区尽收眼底,特别是纳什维尔最著名的,大大小小音乐公司、录影棚和唱片公司云集的“音乐街”(Music Row)。

在上世纪50年代,纳什维尔成了乡村音乐圣地,著名的乡村音乐家大部分都以这里作为起点,而“纳什维尔之声”(Nashville Sound)也是乡村音乐的代名词。1994 年,乡村歌手阿兰·杰克逊在歌中带着讽刺意味地宣称“乡村已逝”(Gone Country),之后一语成谶,乡村音乐走向衰落。随着雪儿·克罗和达柳斯·拉克迁居至此,这里也成为 hip-hop 席卷全美后的最后一座孤城。

斯威夫特与纳什维尔有不可剥离的关系。她是乡村音乐走出的第一位全球明星,她赋予乡村音乐以现代性、全球化,也让乡村音乐走向年轻人。反过来,纳什维尔也给予斯威夫特许多回报,包括乡村音乐歌迷的忠诚——要知道,在唱片工业萎缩的十年间,乡村音乐唱片销量却有明显上涨。纳什维尔也是完美的表演场地,让初出茅庐的斯威夫特积累了丰富的表演经验。

尽管斯威夫特在 2012 年的专辑《Red》中,已开始向流行音乐递去暧昧秋波,她邀请了 Max Martin 等三位炙手可热的流行音乐制作人合作,像主打歌《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已很难说是乡村音乐,但纳什维尔还是毫无畏惧地将这首歌送上乡村音乐榜单的榜首。

“纳什维尔是一个接受并允许各种流派发扬光大的音乐之都,这是它最让我喜欢的一点。而且近来我感受到一种多种流派互相融合的趋势,这让我非常高兴。” 斯威夫特在这里住了八年,纳什维尔见证了她从一个喜爱音乐的普通女孩,一路成为世界最受瞩目的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