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在神秘的东方潘达利亚大陆上,生活着一群无忧无虑的熊猫人,有一天,邪恶的煞魔入侵了这片土地,于是这与世无争的熊猫人,也被卷入了这激烈的纷争中去。那夫妻、兄弟、姐妹、恋人、父子,都被迫选择了派别,加入争斗,造成的人间惨剧真是罄竹难书。

闲话不多说,单表这陈道明和巩俐夫妻俩,是一对情投意合的休闲玩家,从一级小号慢慢练级上来,育有一女,日子好不快活。夫妻俩认为不论是联盟还是部落,大家都是熊猫一家人。所以并未将阵营当成一回事。但一场大清洗运动突如其来,陈道明被当成联盟狗被组织抓了起来,离开了奥格瑞玛,发配到诺森德改造。留下巩俐和女儿这孤儿寡母,一去就是十几年。

女儿从小就接受了部落的洗脑教育,怀着对联盟狗的深深憎恨长大。她的志向是在《红色娘子军》副本里当MT,尽管她的操作十分风骚,走位意识也很好,但因为爸是联盟狗,团长从来不考虑她。

这天家里来了两个库卡隆精英部队头目,告诉巩俐和她女儿,联盟狗陈道明从诺森德逃跑了,希望巩俐一家跟联盟狗划清界限,发现情况及时上报组织。

联盟狗陈道明一路潜行到了奥格瑞玛,绕过了看守走到了家门口敲门。但是因为巩俐太长时间没有跟联盟狗一起练级,心情过于复杂,没有给他开门。联盟狗只好写了一张纸条约在飞艇站见面。匆匆离开的时候,联盟狗碰到了根正苗红的小部落猪女儿。

女儿赶紧去找库卡隆部队头目,头目说,只要你报告了联盟狗的下落,我就跟你团长说让你当MT,就连奶装都交给你分解,哥在暴雪有人,绝对说话算话。

然后第二天,在飞艇站见面的联盟狗陈道明就被抓回了诺森德,而搓了一晚上面包的巩俐也被库卡隆部队打成了虚弱复活状态。

几年过去了,煞魔的势力被正义击退了一些,陈道明终于摘掉了联盟狗的帽子,回到了奥格瑞玛。但来飞艇站接他的只有女儿。

“你还下副本当MT吗?”陈道明问。“不了,我现在就野外刷刷布赚钱,不打副本了。而且我也不住奥格瑞玛了,就在西部荒野宿舍。”对于巩俐的情况,女儿支支吾吾。

陈道明回到了家,发现巩俐完全成了一个自动烹饪、钓鱼、采矿的外挂,只能生活自理。虽然人还活着,但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更恐怖的是,一旦陈道明想接近她,她就喊他“加尔鲁什”。

一打听才发现,原来自从上次陈道明被抓回诺森德不久,巩俐就变成这样了。奥格瑞玛居委会,部落猪女儿,轮流来劝巩俐说陈道明就是熊猫人,潘达利亚原住民,不是联盟狗了,但巩俐就死了心认为他是“加尔鲁什”。不让他靠近。

陈道明很郁闷,就跑去找了一个奶。奶开始掉书袋说:“你老婆这病很邪门,学名叫做“底爸符”。陈道明说“debuff?这不是英语吗。”奶很高兴:“原来你也懂英语。”这“底爸符”,就是负面状态,根据现有的技能,我们还不能驱散它,可以说是一个游戏bug。你可以试着跟她重温过去。

陈道明回去就找游戏的截屏,但发现图片里自己的照片全被打了马赛克。一问,原来女儿没有当上MT,一怒之下把联盟狗的照片都打了码,于是母女决裂了。

于是陈道明只好开始想其他的办法,但幻化了好多套装备,都失败了。不过巩俐也有好转,有时候也不把他当作“加尔鲁什”了。所以陈道明就以每天陪她做做日常,不提练级的事。

有天晚上,陈道明去给巩俐卸装备,巩俐的外挂又失控了:“老加,道明没有被封号,没被删号,我很感谢你,我们不能再酱紫。”完了闪现进屋子不让他进来。

陈道明去问部落猪女儿,女儿说:“我那时候还没满级,就看到他用冲锋、撂倒、撕裂、压制、怒吼虐我妈。”

陈道明立刻拿了橙匕去西部荒野找加尔鲁什报仇,一番打听,来到了地狱咆哮的家。不想立刻冲出来一个粗犷的女兽人:“你是谁?你是副本狗吧!快把我家老加放出来!谁不知道我们加尔鲁什是好人啊,你们什么时候把他放出来啊,每周虐他还不够啊,还要随机团普通模式英雄模式虐三遍啊,就算它掉传家宝掉坐骑你们也不能这样啊!”

陈道明看到加尔鲁什也过得这么惨,一番怒火化作了惆怅,大仇不知从何报起, 只好郁郁回家。

很多年过去了,高级知识分子陈道明,仍然细心照顾着已经变成外挂的巩俐。每个月两人都去奥格瑞玛飞艇站,等待那永远也回不来的“熊猫人陈道明……”

一场游戏中的bug风暴,就这样毁了一对本来很幸福的熊猫人夫妇。你无需诧异,毕竟在我大天朝的国服,和谐你常常是广电总局一句话的事,是游戏在玩我们,而不是我们在玩游戏。

我为天下计,何惜小民。——by 加尔鲁什 地狱咆哮

游戏还在继续向前走,熊猫人的悲剧无人祭奠,也许就被淡忘在了历史的长河里。如果我们每个玩家都不去回忆,不去反思,那么不远的将来,国服的悲剧必将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