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想秀》获"星光奖" 方俊讲述辛酸经历

5月30日,第24届中国电视星光奖颁奖典礼将在北京举行。在此前公布的获奖名单中,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获“电视文艺栏目”奖,这也是梦想秀开播以来第一次获得这项电视节目大奖。中国电视星光奖是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办的政府奖项,与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并列国家广电总局3个政府大奖,是中国电视艺术的最高奖项。

《中国梦想秀》总导演蒋敏昊表示:“能获得这个奖是评委组对梦想秀的一次肯定,主创人员们感到非常开心和自豪。这是对梦想秀全体人员的一种认可、一种激励。梦想秀以后也会继续秉承“公益、帮扶”的宗旨,弘扬正能量,保持平常心,将节目踏踏实实地做得更好。”

5月23日,第七季《中国梦想秀》第七期节目同样精彩不断,来自北京的打工文艺小组,述说艰辛的务工经历让犀利评委方俊备受触动,动情讲述成功路上的辛酸与不易;独腿舞者李东力,震撼的舞蹈表演让全场惊叹不已,梦想助力团成员,更是首次为追梦人全体亮灯!来自青岛的大学生张京坤、耿杰,带来怎样的极限表演,让一向淡定的梦想大使周立波惊到双腿发软?软件设计师郑闻伟,他和母亲之间怎样的动人故事让著名音乐制作人袁惟仁主动为其创作歌曲?更多精彩,敬请关注5月23日(本周五)晚21:10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

独腿舞者震撼表演惹周立波泪洒现场

“梦七”助力席首现“一片蓝”

今年13岁的李俊男从三岁便开始学习舞蹈,如今在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学习芭蕾舞专业,在校成绩优异。来到梦想秀的舞台,李俊男希望能用自己的舞蹈传达他对父亲的爱意与感恩,同时能够打动梦想观察团和助力团的成员,为自己独腿的父亲争取一只仿生学的假肢。

李俊男跳了一支《老爸》,尽管只有13岁,李俊男的舞蹈技术却已经十分娴熟,不仅全场观众拍手叫好,连“舞林总教头”方俊都对他的舞技赞赏有加。称赞之余,方俊也指出了李俊男舞蹈中的不足之处,还亲自指导教授李俊男如何将这支舞演绎得更好。

李俊男学习跳舞是受了父亲的影响,他的父亲李东力是著名残疾人舞蹈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单腿托马斯”第一人,曾多次参加国家残疾人运动会开闭幕式,高难度的舞蹈表演让观众屡受震撼。李东力在三岁时因一场车祸失去了左腿,但他并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残疾人,热爱演绎的他在14岁时进入了沈阳市希贵残疾人杂技团,从此开始了他的艺术人生。节目现场,李东力也表演了一支舞蹈。舞蹈结束,全场掌声雷动,梦想大使周立波更是禁不住潸然泪下。作为梦想大使,感性的波波老师曾因追梦人小小年纪就需面对生死而心酸落泪,也曾因追梦人面对不幸时的坚强而感动得湿了眼眶。这是他第一次,仅仅因一个人的表演就泪流满面。

看过了各种各样精湛的舞蹈表演的方俊,对李东力的舞蹈也赞叹不已。方俊激动地说:“我以前请过一个breaking的世界冠军,他也是独腿舞者,我一直觉得中国没有人能够赢过他,现在我想邀请你和他进行一场比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在比赛中胜过他。”

包括助力嘉宾方俊和包小松在内的所有梦想助力团成员也都为李东力亮起了蓝灯,这也是第七季《中国梦想秀》开播以来,助力席首次出现“一片蓝”的场面。

李东力究竟表演了一段怎样精彩绝伦的舞蹈,震慑了每一个人的心灵?

追梦人家属真挚留言催人泪下

周立波再次行使反转权

8位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的追梦人有着共同的身份,他们都是在京外来务工者。作为背景离乡的城市边缘群体,他们的生活颠沛流离,经常被迫搬家。他们也难以从事固定的工作,无法享受合法的劳动权益,甚至没有任何安全保障。长期从事流水线作业的他们,生活就如机械一般枯燥而乏味,但他们过得却很快乐。

因为音乐爱好他们互相结识,还组建了文艺小组,平日里一起唱歌、表演节目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快乐而充实。他们生活在北京最大的打工者聚集地皮村,每隔一段时间,他们还会为生活在皮村的工友们表演节目,同他们一起分享这份快乐。来到梦想秀的舞台,他们希望能够获得一套能够维持正常舞台演出播放的音响设备。

舞台上,8个人各自讲述了自己的务工故事,这让方俊备受触动,还主动分享起了自己的经历。他说:“在我们那个年代是没有人有钱的,我当时自己的学费都需要自己打工去挣来。我最早的时候在水果行,拥有的工具就只有一把钳子一把刀。那个时候我跳舞只是个爱好,要从事舞蹈相关的工作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那个时候,我们那条街上最有名的是一个车间主任,没有一个人认为我会走到今天。我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只能靠着自己前进,我每一次拥有站在舞台上的机会时都告诉自己一定要珍惜。我觉得你们很幸福,能有这样一个皮村,有这么多工友和你们在一起。”方俊还提出要带着自己的团队去皮村进行一次路演。

8位打工者的艰辛触动了同样有着辛酸经历的方俊,却未能打动梦想观察团的成员,194票,他们未能成功圆梦。节目组为这些打工者准备了一份惊喜——来自他们久未见面的亲属的留言。这些亲属坦率、真诚的留言让周立波倍受感动,他为这些打工者们再一次行使了手中的反转权。这些留言,又是否能够打动300位梦想观察团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