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芳(化名)先后“嫁”给了两个男人:大范和小范,两人是一对亲兄弟。最近,阿芳将这两任丈夫同时告上了南宁市邕宁区法院,有意将范家的“家丑”都抖搂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晴天霹雳 丈夫竟是“二锅头”

2007年5月,阿芳跟大范相恋并同居。同居的日子很甜蜜,但是身为女人,阿芳想要一份来自婚姻的安全感;于是,结婚提上了议事日程。

当年10月,两人登记结婚。老天似乎特别眷顾阿芳——登记后1个月,她就怀孕了。此刻,她的心里美滋滋的,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天天浮现在眼前。

就在阿芳兴高采烈时,大范却一脸焦愁。阿芳还以为,丈夫只是对当爸爸一事没有心理准备,一时紧张。

该来的终究要来——一天,大范一脸愧疚地对阿芳说:“对不起,我对你隐瞒了一件事。我以前结过一次婚,还有个女儿,孩子跟着女方……”

晴天霹雳!阿芳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可是,更让她受不了的,还在后头。

糊涂离婚 丈夫让她“曲线生娃”

大范向阿芳“坦白”后,提出了一个他自认为很严重的问题——要赶快给阿芳肚子里的孩子重新找个爹。

阿芳和大范登记了,她自己是头婚,没有生过孩子,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将孩子生下来?阿芳心里挺纳闷的。

大范跟阿芳解释:“按照计划生育政策,我不能跟你生这个孩子,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了。如果我再要这个孩子,就会被单位开除的……”其实,大范没有说谎。大范对计划生育政策一知半解,也羞于跟人咨询,于是有了误读。

阿芳对计划生育政策也不是很了解,丈夫这么一说,让她觉得这个问题的确挺严重的。

很快,两人商量出了一条“妙计”——阿芳先跟大范离婚,再跟大范的弟弟小范结婚,有了一个形式上的“婚姻”,就能顺利地把孩子生下来了。弟弟是自家人,不会四处声张。

奇葩再婚 她嫁给了小叔子

哥哥和嫂子找上门来的时候,小范一开始是不同意的。他一个未婚男青年,把大着肚子的嫂子娶进门,要是以后自己想结婚,还得先跟嫂子离婚,自己的爱人不发飙才怪!

可是,小范抵不住哥哥苦苦相求。没多久,他妥协了。

于是,阿芳跟大范去办理了离婚手续。不久,怀着身孕的阿芳跟小叔子小范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不过,阿芳和小范从未共同居住、生活。夫妻关系有名无实。

2008年8月初,阿芳生下了儿子小军。大范则承担起了丈夫与父亲的责任,与阿芳一起生活。这期间,大范既照顾儿子,又要抽空去探望女儿。阿芳对此并无异议。

二度离婚 两个“丈夫”都不要她

2009年12月,小范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提出要跟阿芳去办理离婚手续,阿芳同意了。

儿子也生出来了,生活回到了正轨,阿芳提出要跟大范复婚。这时,大范却犹豫了,支支吾吾不肯去登记。

在阿芳的追问下,大范道出了实情:因为多次去前妻那里探望女儿,久而久之,他和前妻旧情复燃,两人有意复婚。大范提出,想把儿子小军留在身边,他会和前妻一起将这个孩子抚养好,希望阿芳成全他。

“你想都别想!”孩子的亲爹不跟自己复婚,还想把儿子“抢”走,这让阿芳非常愤怒。阿芳心里很不服气,可自己现在是离异人士,找谁说理去?

为了把大范的丑事抖出来,一怒之下,阿芳以儿子小军的名义,将范家哥俩一起告上法院,要求支付抚养费。

一开始,范家两兄弟都不承认自己是小军的父亲。最终,在法官的努力下,大范最终承认自己是小军的亲生父亲。

5月20日,经南宁市邕宁区法院法官调解,小军的亲生父亲大范答应,每月支付小军生活费等1000元,直至小军能独立生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