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个省份高考新政出炉

8省份奥赛获奖取消加分

体育特长筛选更严苛

《法制晚报》记者梳理发现——京浙川高考品德可加20分

自去年9月中下旬以来,全国各省份招生考试部门就开始陆续发布2014年高考相关信息。截至目前,31个省份均已正式出台高考新政。其中,各地加分大瘦身最引人关注。

《法制晚报》记者盘点今年新调整的31省份高考加分照顾政策发现,此轮大规模调整主要集中在体育、奥赛等缩减项目及降低分值。多地奥赛获奖者剔出保送行列,甚至加分名单。

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13个省份加分项目中提及思想品德及见义勇为,北京、浙江、四川三省市甚至奖励加20分。

教育专家指出,加分瘦身不会限制特长生发展,反而有助于为其建立透明、公平的平台。

范围

体育减项品德加分占比高

记者盘点31省份今年高考加分照顾政策发现,与往年相比,此次调整涉及奥数、科技类、体育项目、少数民族等传统加分领域,不少省份既减项又缩水分值。

例如今年四川高考加分项目大瘦身,和去年相比共删除29个加分项目,另外还有17个项目缩减了加分分值。

而北京市此前公布的高考加分调整方案也提出,在2014年高考中,体育特长生加分项目有所减少,由原本的15项缩减到10项。而少数民族考生由增加10分投档调整为增加5分投档。市优秀学生干部由增加20分投档调整为增加10分投档。

按照规定,今年体育特长生加分项目限定为田径、篮球、足球、排球、乒乓球、武术、游泳、羽毛球等8项,各省还可根据本地情况,增加一般不超过2个强身健体项目。内蒙古甚至提出更加严苛的方案,即今年开始,对高水平运动员、高考体育加分者需要统一实施全区体育测试,不合格则不予加分。

然而,记者统计发现,虽然竞赛、体育接连缩水,但有13个省份的高考加分项目中,提到了思想品德及见义勇为。其中,10地提出见义勇为者加10分奖励,而北京、浙江、四川三省份奖励加20分,山东省甚至在自选项目里仅保留了“见义勇为”这一项加分。

力度

取消保送从奥赛科技开刀

从今年高考照顾政策来看,最为大刀阔斧的改革就是取消了奥赛获奖生的保送资格,无论是全国级别还是省级,甚至有不少省份连对这类考生的加分也取消了。

早在2012年,教育部就曾经提出取消奥赛省级获奖学生的保送资格,欲将奥赛与保送加分脱钩。今年保送大门正式关闭,甚至多省份加分政策也有调整。

根据北京市高考加分方案,今年起,获奥赛省赛区一等奖的毕业生不再加分投档,调整为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

记者盘点发现,31个省份今年均取消了全国中学生奥赛省赛区一等奖学生、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明天小小科学家”奖励活动、中小学电脑制作活动获得一、二等奖或参加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国际环境科研项目奥林匹克竞赛等科技类竞赛获奖学生高考保送资格。

而全国中学生奥赛也未能幸免,由决赛获得一二三等奖变为一等奖且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遴选为参加奥赛国家队集训的应届高中毕业生才可享有保送资格。

同时,记者注意到,有8个省份甚至明确提出,今年起奥赛获奖不但不保送,并且不加分。湖北、陕西、江苏仅表示“优先录取”,而辽宁、宁夏等地甚至表示今年再无任何优待。辽宁省高考照顾政策指出,今年起奥赛和部分科技竞赛学生将不再享受高考录取加10分的政策。

此外,今年奥赛加分分值也较过去缩水不少。仅有6个省奥赛保持最高荣誉,即加20分,另外14个省份均下调到了10分。而吉林、河北在内的5省份最“小气”,仅对这类考生予以5分奖励。四川省今年高考加分新政也显得“锱铢必较”:一等奖可获得10分加分,而三等奖则只有5分。可见想靠“奥赛”加分已非易事。

专家

加分瘦身反而有助于公平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称,造成今年各地高考加分政策普遍瘦身的主要原因是为规避这些政策与行政权力过度挂钩的现象。“比如说加分这一项,许多普通的孩子是加不到的,都让一些官二代、富二代等钻了空子。也就是说谁能加分、谁不能加分实际上都是由当地的行政部门直接说了算的,而且最终落实时都存在一些见不得‘阳光’的部分。”

储朝晖表示,加分政策的瘦身并不会使特长生的发展受到限制,反而有助于公平。因为原先很多以体育特长生身份获得加分进入大学的学生,和普通学生相比并没有特长,这种冒充或者造假的情况很多。一些高校也心知肚明,因此对某些地方行政部门的加分项目并不认同,也采取过一些具体措施。

而针对目前通过伪造获奖证书、冒充体育特长生、民族身份造假来获取高考加分的现象,储朝晖提出,“首先必须要让这个认定和评定程序是一个专业的程序。我国目前还没有这样的专业的、独立的、第三方评定机构,现存的评定机构或者是和某行政部门相关联,或是和某个学校相关联,这就容易导致评定结果和信誉等受到质疑。其次是整个过程要公开,让大家都来监督。”

储朝晖补充道,目前最为关键的是将管理者和执行者的关系分清楚,如果政府是管理者就不能再成为执行者了,就需要把考试真正地交给第三方机构,换句话说就是把招生的主体还给高校。高校招生依据自身学校定位确定要招什么样的学生进行什么样的考试,然后要把高考加总分的模式彻底抛弃,形成由高校和考生双向选择的模式。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仅仅通过缩减高考加分项目、扩大农村招生比例、英语退出高考等都是皮毛,这样的改革反而贻误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