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蛇娃和明月的悉心照料下,余化龙醒了过来,并因被蛇娃的照顾而分外感动。石彩凤幸灾乐祸的找到葛大妮,当余老八赶来告知余化龙已经醒过来的时候,石彩凤的心又一次沉到谷底。

葛大妮拒绝了明月告诉蛇娃真相的意图。知道余化龙醒来,余老八第一个想知道是谁开的枪打中了余化龙,欲为其报仇,但余化龙却闭口不言。国成通过许根子成功打入八路军内部做卧底,并告诉了余定邦余化龙还没有死的消息。

许根子前来给余化龙送药,被葛大妮拦在门外,余化龙看在八路军的面子上,暂时原谅了许根子。听到是蛇娃照顾余化龙的消息,余定邦才知道蛇娃回来了,并且还当上了八路军,为了对付余化龙,余定邦打起了蛇娃的主意。

葛大妮的二哥葛正理的真正死因被查明,发现并不是余化龙所为,解除了多年的误会,谈话中,蛇娃在门外听到了事情的真相,知道余化龙是自己的亲爹这一消息的蛇娃一时难以接受。遂申请归队,离开石泉寨。

见到定邦的余化龙忍着怒火与其谈条件,丧心病狂的余定邦开出让葛大妮亲手杀死余化龙作为放蛇娃回石泉寨的条件。并且毫无商量的余地。

明月怀孕的消息让葛大妮很是高兴,但余化龙的突然消失却不确定去向,让余家上下很是着急。葛大妮执意要只身前往石门镇日本人的军营找余化龙,情急之下说出的话,又一次伤了余老八的心。

看到蛇娃被余定邦折磨的遍体鳞伤,却无能为力的余化龙把枪口对准了蛇娃,不想让其再受伤害,但却下不去手。随后赶回石泉寨。守口如瓶的余化龙对村民和明月只字未提蛇娃的事,快.剧网首.发,当知道明月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消息后激动的和明月拥吻在一起,被闻讯赶来的葛大妮和余老八撞个正着。

余化龙告诉了葛大妮余定邦抓住蛇娃的消息,并且告诉她余定邦开出的条件,这一切被尾随余化龙而来在门外偷听的余老八听了个一清二楚。

正当余化龙想要在葛大妮面前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余老八以喝酒的名义冲了进来。席间,三人各怀心事,余老八用蒙汗药放在酒里,晕倒了余化龙和葛大妮,一个人前去找余定邦,救蛇娃。

石泉寨的祠堂里,众人到齐,余化龙命人加固城墙,做好一切防御和战前准备工作。葛大妮在和石泉寨的其他妇女干活的时候想到可以利用寒冷的天气优势,做出用冰作为防御的方法。

余定邦命人偷袭里应外合的计划被余化龙粉碎后用葛大妮浇冰的方法加强了寨子的防守。进攻打响,冰滑的外墙让日本人无法靠近石泉寨,消息传到八路那里,聪明的白政委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防御吃力的石泉寨被日本人步步逼近,葛大妮和明月带着寨里的妇女登上寨门一起加入战斗,每个人都留一个手榴弹给自己,以防日本人打进寨。八路军决定攻打石门,减轻石泉寨的压力。

葛大妮为余定邦向二哥葛正伦求情被拒,知道自己罪之将死的余定邦向葛大妮跪地悔过,希望死后可以进余家祖坟,并求葛大妮去西莲池找石彩凤看在定邦的份上与石泉寨化敌为友。听到定邦将死的消息的石彩凤苦苦哀求葛大妮救救余定邦,情急之下一头撞在了灶台上,头破血流。

因为余定邦的作恶多端,石彩凤在潘家彻底没了身份和地位。葛大妮只身把撞得头破血流的石彩凤拉回了石泉寨,蛇娃帮助照料。葛大妮在余老八的牌位前告诉老八石彩凤回来了。

石泉寨的祠堂里八路军讨论了下一步的工作和对余定邦的处决决定。处决地点由石泉寨改在东莲池,余化龙对于葛大妮想留石彩凤在石泉寨表示反对,对于余定邦的处罚决定表示听从政府的决定。在余化龙的劝说下,葛大妮渐渐的放弃了为余定邦求情。李万忠决定放弃营救余定邦,让国成再单拉一只队伍后任师长。

石彩凤醒后发现自己在石泉寨,痛苦之余一心相见自己的儿子余定邦,最终商议由葛大妮出面求政府让其娘俩见一面。与石彩凤生离死别过后,余定邦跪在亲爹余老八的面前痛心不已。

在石彩凤的苦心哀求下,葛大妮决定帮助余定邦逃跑,葛大妮假意带着枣生一起给余定邦送饭,篮子里面放了一把刀让余定邦挟持枣生逃出石泉寨。余定邦心领神会,挟持枣生,逃离开了石泉寨。

知道这件事的九奶奶痛心疾首,众人纷纷怪罪葛大妮的行为,葛大妮被关了禁闭。众人在背后纷纷议论是蛇娃的娘把余定邦放走,蛇娃知道后痛苦万分,跑到关葛大妮的房间想要问个究竟,余化龙赶到后阻拦。蛇娃求余化龙可以让自己进去见葛大妮,突然跪地,喊了一声“爹”

余化龙抱着蛇娃,激动的热泪盈眶,劝说其不要进去找葛大妮,最终蛇娃还是放弃了。八路军内部对于如何处理葛大妮的问题上发生很大争议,包括葛大妮的哥哥在内,大家的态度不一,但都很坚决,最终决议由大家投票表决,但余化龙不能参与。蛇娃又一次对葛大妮恨之入骨,但却接受了余化龙这个可以一起抗日的爹。

余化龙找到九奶奶,两个人坐在一起聊着最近发生的事,场面压抑。上官开基找到在石泉寨养伤的石彩凤,告诉她葛大妮放走余定邦的行为可能被枪毙,石彩凤求上官开基把罪过放在自己的身上,遭到了拒绝。

余化龙听说要批斗葛大妮,找来葛正伦求情,结果仍是不欢而散。葛正伦支开了伙夫给葛大妮做饭,让蛇娃以送饭的名义见葛大妮。葛大妮看到自己爱吃的贴饼子和胡辣汤很是开心,蛇娃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吃完饭后,葛大妮把蛇娃叫到一旁,安排了自己的后事。当蛇娃告诉葛大妮不需要死,只需要被批斗的时候,葛大妮却一心想死,绝不批斗。

李万忠为逃出石泉寨回到军营的余定邦摆宴压惊。为了不让八路军批斗葛大妮,明月和余化龙配合,带着石泉寨的女人们去找八路军的首长理论,余家的女人,宁丢命,不丢脸。在明月和石泉寨女人的软硬兼施下,八路军同意重新考虑对葛大妮的处罚决定。

葛大妮被放回家。鲁政委决定在石泉寨办公学,消除新一团和新二团的匪气,提高觉悟。余定邦从新回到黒木大佐身边。日军决定彻底扫除石泉寨这只拦路虎,余定邦内心变得更加复杂,不断回忆起小时候和葛大妮的种种。

通过威逼谢国成,余定邦知道当日不援助自己原来是李万忠指使,一气之下杀死了李万忠,并收服了李万忠的部队。为了多一份保障,潘家将石彩凤从石泉寨接回。

葛云霞马上要随部队离开,葛大妮偷偷来看葛云霞,余化龙劝说葛云霞和葛大妮道别,还在生气中的葛云霞没有同意,葛大妮沮丧的离开。

余化龙前去劝说内疚不吃不喝的葛大妮,并告知其余定邦再次回到日本人身边,而且当上了豫西地区忠义救国军的司令。葛大妮怒气之下准备去找余定邦,被余化龙拦下。葛大妮决定再也不会放过余定邦,要杀了余定邦这个汉奸。

为了配合粉碎日本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馒头山根据地准备抽调两个团参与作战。偷溜出来的葛大妮找到石彩凤,说明来意,找石彩凤要枪去杀余定邦,在葛大妮的劝说下石彩凤答应和葛大妮一起去杀死余定邦。

葛大妮和石彩凤一同坐马车前往卢村。鲁政委来到上官开基的新一团营地视察,上官开基请示鲁政委希望新一团的士兵都能去公校学习提高思想觉悟,同时也得知葛司令员带领老一团和老二团去冀中执行任务的消息并告诉了谢国成。

葛大妮和石彩凤到达卢村,看到许根子点头哈腰的从李家大院出来。内心怀疑的葛大妮追赶许根子并揪住许根子问询,许根子不得不把上官开基带领新一团叛变的事情告诉了葛大妮。

明月找到石彩凤,将石彩凤带了回去。石彩凤把葛大妮去潘家找她要枪去卢村杀余定邦的事告诉了余化龙。葛大妮把许根子捆在了树上以防他去通风报信。

匆匆赶回的葛大妮见马车不见,只得一个人跑回余家通知八路军上官开基投靠鬼子当汉奸的事情,可余化龙和白政委都不在,她只得跑去黑虎山报信。

途中遇见谢国成,告诉他自己是来通知八路上官开基叛变的事实。谢国成对葛大妮起了杀意,却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

葛大妮找到鲁一达,并告诉他上官开基叛变的事,没想到鲁一达不相信,反而将葛大妮抓了起来。许根子来到黑虎山,偷偷救走了葛大妮。许根子救出葛大妮后,二人不得已只好准备到石泉寨搬兵,正巧此时余化龙也赶来。

葛大妮和石彩凤炸掉日军的摩托和卡车,跳到山坡下逃生。清醒过来的葛大妮独身回石泉寨报信。面对潘家大院的惨景,黒木大佐大怒,岂料潘家管家为了保全潘家将这次大劫嫁祸于石泉寨。

石泉寨在日军的猛烈炮轰下溃不成军,最终城池被攻破。余黄氏身绑手榴弹与日军同归于尽。明月率领一众余家女人去地道避难,不料地道已被炸毁,只得进去节女堂。快.剧网首.发,面对已被日军包围的节女堂,明月等一众姐妹无一愿意投降。葛大妮在回石泉寨的路上被余定邦手下活捉。

悲痛的葛大妮得知余化龙被困,前往黑虎山找到奄奄一息的余化龙。葛大妮等人抬着没死的余化龙回到一片废墟的石泉寨,葛大妮进去节女堂请求七叔让明月进祠堂。七叔同意,但要求葛大妮离开石泉寨,她不再是余家的女人。

潘老大前来给石泉寨带来粮食等,并表示愿意一同参加抗日。决定离开石泉寨去找余定邦报仇的葛大妮身着嫁衣跟还没苏醒的余化龙道别。

和余化龙道别后,葛大妮离开石泉寨,去卢村找余定邦报仇。岂料已被毁容的余定邦虽深记葛大妮的救命之恩,但也对葛大妮有所提防。崔副官骗葛大妮余定邦调任古阳,余定邦不愿现身见葛大妮。

愤然离开卢村的葛大妮来到一座废山谷,为余家女人们和自己做了坟地,并把这山谷命名为烈女谷,坟地命名为烈女坟。受余定邦的委托前来说服葛大妮的石彩凤,来到烈女谷。大雪中喝了酒的两个女人互述衷肠,石彩凤觉悟过来,决定和葛大妮一起去杀余定邦。

葛云霞等一众部队回到石泉寨,着急的寻找打听葛大妮的行踪。到达烈女谷时,葛大妮和石彩凤已离开,只留下为余家女人做的灵牌和坟地。

葛大妮和石彩凤被接回到卢村,可余定邦仍心怀芥蒂,不愿现身。被好吃好住招待了几天的葛大妮和石彩凤仍不见余定邦现身,两人决定演出一场戏逼余定邦出现。

葛大妮和石彩凤假装起冲突,石彩凤对葛大妮开了一枪。担心葛大妮伤势的余定邦终于现身去探望葛大妮,石彩凤拿着手榴弹进入房间,葛大妮也手握手榴弹起身。两人抱着余定邦与其同归于尽。

葛大妮和石彩凤最终都进了余家祖坟,葛云霞带着枣生祭拜葛大妮和余家的女人们,整个石泉寨回响着余化龙最爱的那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