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波“嫖娼门”女主角母亲否认女儿为人妖

黄海波嫖娼案女主角和母亲

黄海波“嫖娼门”女主角母亲否认女儿为人妖

黄海波嫖娼案女主角自拍照

5月17日,影星黄海波“嫖娼门”事件震惊娱乐圈,随即,“嫖娼门”的女主角沈阳人刘馨予也遭网友人肉,并被揭出“人妖”的身份。

26日,刘馨予的母亲张女士从北京给沈阳晚报打来电话,独家揭露刘馨予不为人知的特殊成长经历。“因为女儿出生时的身体畸形,让她20多年的人生都在别人的冷嘲热讽中度过,我们母女这一路艰难走过,如今,女儿失足,被钉在了耻辱柱上,这让女儿出来后怎么活?”张女士说,女儿生在沈阳,长在沈阳,希望沈阳的父老乡亲能够宽容女儿,给女儿重新在沈阳活下去的勇气。

辟谣:女儿不是人妖只是做了正畸手术

对于网上盛传的刘馨予是人妖的说法,张女士表示绝对不能接受。“女儿的情况和那些人妖的情况不一样,因为她的身体本来就是女性,只不过是身体出现了畸形而已。”

在张女士的手机里,一直存着女儿的靓照。“馨予真的很漂亮,她的皮肤吹弹可破,没有几个女人能比得上。小手也是柔弱无骨,你若看到她,肯定不会把她和男人联系到一起。”张女士说,到现在,她和家人都已经接受了女儿不是儿子的事实。

刘馨予出生时,曾给这个家庭带来无数荣耀。“思思爸爸家那边兄弟姐妹6个,但生的都是女儿,这让思思的爷爷抱孙子的心情更为迫切。”张女士说,思思出生时,确实具有男性生殖系统,这让一家人都欣喜若狂,也让思思的爷爷了了一个心愿,并给她取了一个男性化的名字——刘涛 。

就在一家人都在期待刘家这棵独苗能茁壮成长时,思思却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其它男孩的生殖器官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变化,但思思却发现,自己的却不发育,始终停留在幼时的模样。而且撒尿的方式也和男孩不一样。”张女士说,这样的秘密让思思变得无比自卑,她不敢去男厕所,也不敢去女厕所,更不敢去公共浴池洗澡。

过往:变卖惟一住房为女儿凑手术费

最终,张女士决定带思思到医院就诊。经沈阳最权威医院的鉴定,思思身上的染色体85%都是女性,而且思思不但具有男性生殖系统,而且体内同时具备女性的生殖系统。“医生最后建议将思思身上的男性生殖系统切除,通过正畸手术,让思思回归女儿身。”张女士说,检查的结果让家人根本无法面对,尤其是思思已经年迈的爷爷。老人家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孙子将变成孙女的事实。

一边,随着年龄的增长,馨予越来越呈现出女性化的特点。没有喉节,没有胡须,皮肤白嫩光滑,说话轻柔;一边,馨予的变化让她成了同学朋友、街坊邻居眼里的怪物。张女士表示,女儿那时背负着沉重的思想包袱,话越来越少,几次都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作为母亲,看到这一切我比谁都心疼,但我考虑到爷爷的感受,也在抱最后的幻想。只要孩子长大能传宗接代就行。”但最后,医生的话彻底击碎了张女士最后的幻想:馨予本身就是女的,根本不可能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

馨予20岁那年,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张女士变卖家里惟一的住房,给馨予凑够了手术费。当年,她带女儿去国外做了正畸手术。“手术以后,馨予彻底变成了一个完整的女人,那一天,她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说,妈妈,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做女人了。”

手术回国后,张女士第一件事就是带女儿到派出所更正性别。“看到户口本上性别一栏变成了‘女’,女儿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我知道,从今以后,女儿将告别从前那不堪的人生,走向自己的幸福。

曝料:女儿已有交往四年的男友

张女士说,自己的身高不足1米60,爱人的身高不足1米70,但女儿的身高却达到了1米85。“这个身高做为男人都是焦点,何况是个女孩?从那时起,女儿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张女士身体一直不好,不但有糖尿病,而且心脏也做了支架。在张女士的眼里,是女儿的懂事和孝顺给了她屡次战胜病魔的勇气。“她从小喜欢跳舞,身材又好,喜欢做模特,平时也卖一些化妆品。孩子每次赚到钱,都是第一个给我买药、买东西。大家都说我是修来的好福气,老天才给我送来个好女儿。”说到这里,张女士几度崩溃痛哭。“为了给我省出买药的钱,女儿经常吃方便面。她那么高的个子,只有120斤,是不是太瘦了。”

“希望女儿将来能找个好男人嫁了,最好再生个孩子,平平静静的生活。”张女士说,自从女儿做完手术后,她的脑海里就一直描绘着这样的蓝图。而女儿也确实没让她失望。“女儿很快有了男朋友,也是沈阳人,对她特别好,两个人已经交往四年了,还有了结婚的打算。我从心里为女儿高兴,觉得女儿终于活得像个人样了。”

愿望:希望公众给女儿一个改过的机会

然而,张女士的美好愿望却在5月17日这天被打破了。

那天一大早,大病初愈的张女士突然接受朋友电话,让她上网看新闻,说馨予在北京因为明星黄海波嫖娼被抓了。“我当时就懵了,我一向美丽乖巧的女儿怎么能去卖淫呢?”当天,张女士立即订了火车票赶到北京。

经过与警方接触,张女士最终接受了女儿卖淫的事实。但她实在想不通,已经有了男朋友的女儿怎么会这么做?“我希望能当面见到女儿,亲自问问她原因。可惜一直没能看到。”

让张女士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在北京等待女儿的时候。女儿却遭到了“人肉搜索”,网络上出现大量女儿的照片和一些和女儿有关的不实新闻。亲朋好友纷纷打来电话问询。“看到那些不实的说法,我都快崩溃了,我真的无法想像,如果女儿出来后看到这些,还能不能有活下去的勇气。”张女士说,女儿参与卖淫,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也不应将孩子的隐私随意践踏,并把不实的新闻强加给女儿。“女儿这二十多年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希望大家能给孩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对话刘馨予母亲:女儿月末能出来 今后考虑改名字

记者:为什么想到给沈阳晚报打电话说这些?

张女士:我们是沈阳人,馨予一直在沈阳长大,男朋友也在沈阳,她出来以后也会回沈阳。希望沈阳的父老乡亲能够宽容馨予,让这个曾犯过错的孩子有勇气在沈阳生活下去。

记者:你最近一直在北京吗?看你传来的近照上嘴边好像起了水泡?

张女士:上火呗。从出事后,我就一直在北京,整天为女儿担忧。在地铁站我就昏倒了好几次,多亏了那些好心人。女儿经历了这样的事,肯定非常痛苦,我必须留在北京,接她出来。她爸爸也过来了。这个月末,女儿就出来了,我们要让女儿知道,家里人没有抛弃她。

记者:馨予的男朋友去北京了吗?

张女士:他这两天也要过来了。馨予的男朋友是个很好的人。他告诉我,他相信馨予是一时失足,在心里也原谅了她。但现在他不想暴露在大众和媒体面前,他处在这个位置,大家就理解他吧。

记者:网上也有人说,虽然这次卖淫事件并不光彩,但因为黄海波的名气,你女儿也跟着红了。你对此怎么看?

张女士:我在北京这些天,也有一些整形美国容机构主动联系我,希望女儿出来后能做代言人,也有一些别的商家辗转找到我。女儿的名誉都被糟蹋成那样了,我哪有那个心思呀。孩子出来以后再说吧。

记者:女儿出来后,会不会考虑给她再改名?

张女士:现在女儿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我也考虑过给她改名,要不让一个女孩子怎么活呀。但这个得派出所同意才行呀。

记者:馨予出来后会回沈阳吗?

张女士:这个还不敢说。不知道馨予能不能面对家乡?不知道沈阳人会不会接受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