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水平继续保持增长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冯乃林解读2013年平均工资数据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3年平均工资主要数据显示,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1474元,同比名义增长10.1%,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7.3%;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32706元,同比名义增长13.8%,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10.9%。

2013年,我国经济运行环境错综复杂,各级政府以简政放权为突破口,激发市场主体的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经济运行总体保持平稳较快增长,为工资水平稳定增长奠定了基础。全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比上年增长10.1%,其中个人所得税增长12.2%。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增长12.2%,具有资质等级的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业企业实现利润增长16.7%。同时,全国有27个地区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为17%;20个地区制定了工资指导线,基准线普遍在14%左右。在一系列政策措施的作用下,扣除物价因素,城镇非私营单位工资水平实际增长7.3%,城镇私营单位工资水平实际增长10.9%。尽管全国就业人员工资水平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但增速有所放缓。城镇非私营单位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名义增速分别比上年回落1.8和3.3个百分点,实际增速分别比上年回落1.7和3.1个百分点。

2013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水平变化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是虽然私营单位工资水平仍然低于非私营单位,但私营单位工资增速高于非私营单位,两者相对差距明显缩小。2013年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水平是非私营单位的64%,比上年的61%提高3个百分点。同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私营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14.8%,增速高于平均水平,为私营单位工资水平的快速增长创造了条件。

二是西部地区平均工资继续保持较快增长。西部地区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平均工资增速都明显高于其他地区,分别比平均增速高1.8和2.2个百分点。同时,东北地区非私营单位工资水平近年来首次超过中部地区,平均工资从高到低形成东部、西部、东北、中部的格局,与私营单位工资水平地区排序顺序一致。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最高地区与最低地区之比为1.37,私营单位为1.32,与上年相比,地区相对差距基本稳定。

三是工资水平的行业差距仍然明显。对城镇非私营单位而言,多数就业人员的工资水平低于全国平均工资。平均工资排名前10位的行业,就业人员仅占34%,其年平均工资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平均工资排名后9位的行业,就业人员占66%,其年平均工资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占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45%的制造业和建筑业,其年平均工资分别比平均工资水平低5043元、9402元。

四是外商投资企业平均工资超过股份有限公司,为工资水平最高的单位类型。同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15.5%,股份制企业增长11.0%,外商投资较强的盈利能力支撑了较高的工资水平。

为反映单位内部不同岗位间的工资差距情况,国家统计局对工资统计调查制度进行了改进,首次发布了分岗位平均工资数据。需要说明的是,分岗位平均工资的统计范围与前面提到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和城镇私营单位平均工资的统计范围是不同的。岗位工资统计范围为一套表联网直报单位(简称“规模以上单位”),而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工资统计范围为城镇地域全部法人单位,既包括一套表联网直报单位,也包括非一套表联网直报单位。一套表联网直报单位包括规模以上工业、有资质的建筑业、限额以上批发和零售业、限额以上住宿和餐饮业、全部房地产开发经营业、规模以上服务业的法人单位,涉及16个行业门类。这些行业的规模以下法人单位及其他3个行业门类的法人单位为非一套表联网直报单位。

就岗位工资统计总体情况看,单位负责人的平均工资最高,商业、服务业人员平均工资最低,前者是后者的2.73倍。分企业登记注册类型看,外商投资企业岗位工资差距最大,最高是最低的5.35倍。分行业看,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岗位工资差距最大,最高是最低的5.65倍。如果具体到某一个单位,不同岗位间的工资差距还会更大。即使是相同岗位,其平均工资在不同地区、登记注册类型和行业间也存在一定差距。其中,单位负责人差距最大,比如东部地区负责人的平均工资是中部地区负责人的1.8倍,外商投资企业负责人的平均工资是集体单位负责人的3.88倍,租赁和商务服务业负责人的平均工资是住宿和餐饮业负责人的3.44倍。而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及有关人员平均工资在不同地区、登记注册类型和行业间差距则要小得多,分别为1.13倍、1.53倍和2倍。

尽管进行了不同分类统计,由于反映的是全国或某一类单位的平均水平,具体到一个单位或个人,其工资水平和增长情况与全国或某一类单位平均水平不可能一致,因而会有不同感受。总体来说,工资水平的地区、行业、登记注册类型、岗位之间的差距仍然较大。因此,要进一步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工资增长机制,缩小行业差距,着力提高中低收入者的工资性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