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元申已经跳离纷繁尘世,成为一名佛弟子了。自然每天不再过问凡尘俗事了,还何来近况可言。

皈依佛门

1990年农历7月29日,黄元申拜东南亚一带德高望重的圣一法师为师,在香港宝莲禅寺出家,取法号衍申。同年到九华山驻足二十天,受菩萨戒,从此他以“上弘佛道,下化众生”为己任。黄元申在谈到为什么出家时说:出家全是佛缘所定。在剃度前他早已倦怠世相,厌弃虚荣,后逐渐染濡佛法,感到心中豁然开朗,令他充实平静,遂萌发了出家皈依佛祖的决心。

衍申法师说:“由于我经常流露舍家事佛的心愿,家中亲人早有预感。出家时妻子还算能够理解,和其他出家人比较,我就很幸运了。但我的父母是不愿我出家的,母亲见这么久了我仍坚决,也就随我。只是父亲直到现在还想不通。”法师语罢目垂,为人子而不能尽孝的歉疚溢于言表。

衍申师多次往来于香港与大陆丛林,参禅悟道,朝师拜祖。九江云居山真如寺是其师祖虚云老和尚圆寂之处,他曾代师父参拜师公舍利塔并考察了多处佛教塔寺,旅途奔波,十分辛苦,仍滔滔不绝地向人们开示说法,那份虔诚和利他的心愿很是感人。

当有人问法师:“你现在还有烦恼吗?”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有,我也是凡人嘛。但我能化解。用‘心’来观察烦恼,看透烦恼,烦恼便消失了。须知烦恼不是物,本是虚幻的,是由心生出来的。”

有人问:“衍申法师你当和尚,观众失去了一位好演员,这多遗憾。”他淡淡地回答:“人生就是在演戏吗,我以前演这样那样的角色,现在演和尚,将来年纪大了,就是演老和尚啦!”充满哲理的回答,令人回味无穷。与黄元申同期的另一女艺员庄文清,亦看破红尘,归于佛门。

出家后心情舒畅

他说是听闻佛法,缘分注定。过去拍戏时有很多问题在他的脑子里弄不清楚,许多人生问题在书中也找不到答案。接触佛法后,他感到很多问题都能解释融通。过去在拍戏的空闲时,像拍摄《霍元甲》电视剧,他两个月就拍完了。他与同事们在一起喜欢“吹牛”,人家都叫他“包教晓”。黄元申是一个学无止境的人,他对自己所学到的知识始终感到不满足。他喜欢看书,满屋子都是书;他喜欢书法,练得一手好字,但他始终说他的书法没练好。

出家后的生活

黄元申对金钱和名誉并不看重,他接着说:“我身边有一个年轻演员,名气比我大,财产比我多,可有一天他不慎驾车撞杆而死。如果我像他那样,不信佛,死了什么东西都带不走,能得到什么呢?过去出名了,我很有钱,可以经常跟朋友出去上酒馆,玩卡拉OK,看起来是快乐的,其实心里有很多烦恼。

有钱并不一定快乐;没钱,像我现在这样身无分文,照样心情舒畅。我有这样的感受,我现在的生活多姿多彩,当然这是从心境上、从精神上去理解的。过去真的活得很辛苦,想角色、想情节、争名利等等,弄得人筋疲力尽。现在烦恼虽然有,但这方面早就没有了,感觉很轻松。”

黄元申的生活习惯原来很特别,他特别喜欢吃肉,而且喜欢吃生肉,像牛肉,不是生的是不吃的,同事们都叫他“吃肉怪”,他一向觉得自己练武功非得多吃肉才长劲。但后来,一位居士劝导他吃素,少林寺的武功在中国是一流的,那里的和尚都不吃肉。听那位居士这么一说,他觉得是有道理。后来,那位居士给他一本书,是介绍佛经的。他认真看了,思考了一个月,慢慢地,他对佛教有了一些理解。正从那时起,他才萌发了出家的念头。

苦苦修炼 有所成就

出家后,黄元申取名为衍申。他戒了烟酒肉食,每天只吃两顿,过午不食,即午饭后到第二天早上不进食。

衍申法师现在在宝林禅寺做杂工,有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每天三点半起床,四点做早课,五点多吃早饭,七点开始诵经一个多小时,然后在寺院里种种菜养养花,现在吃的用的都是自己动手。这些年来,他不再练武功了,只练打坐。他深有体会地说:“打坐比练武功的作用大!”他最大的感觉是身体比以前好多了,对以前常患的失眠早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常感睡眠不够。过去上宝林寺要四十多分钟,现在只要一半时间,他说,这些都是吃素、打坐的结果。

黄元申出家后有许多演艺界的朋友劝他回归演艺界,有许多导演仍找来约他拍片,但是他的出家决心已定,谁也没法改变他。

现在的黄元申再也不去想以前的事了,他说想过去的往事只会增加烦恼,对于现在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很大度,也很乐观。他对宗教事业很热心,在靖安的几天里,当他看见宝峰寺的工作生活条件还很艰难时,当即表示要援助宝峰寺的建设。不久,他回到宝林禅寺先后为宝峰寺捐赠了一大笔资金和一辆轿车。他说:“世事无常,追求事业不能永远拥有,有喜失痛。因为一般事物常常是好的开始悲的结果。人的伤心在于太执着。”

黄元申对人生哲学、宗教和科学等问题深有远见,他见多识广,博学深思,言谈中留露出与世无争的恬淡和看破红尘的清高。他总是心如止水,平淡恬静,总是化疑难为腐朽,给人一种心境如水的感受。

黄元申对人生有着自己的看法,他一首诗云:“生命托化三世通,死神来去无影踪,事主不论贫与富,大限忽来戏即终”。其中“生、死、事、大”四个字特大。待人仔细琢磨,似乎悟出某些东西。是啊,“生死事大”,与之相反自然是“名利事小”,这不正是他遁入空门的客观心境么?它道出了他坎坷半世苦苦追寻的人生真谛,意即要推崇生与死,超脱名与利。修身养性,明心见性,把握自我。摆脱世俗的恩恩怨怨,去寻觅那方“净土”,了却那份心愿,安慰受伤的灵魂。

如果一个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中,都能随遇而安的话,也许,这便是一个人修炼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