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冠军梁博近况:两场个唱完美谢幕

5月23、24日,少城时代歌手梁博“新的”演唱会一连两天,在北京世纪剧院震撼开唱。梁博一气呵成,无休息、无间断、无乐谱、无翻唱、无返场,以近乎极致的方式呈现了专辑12首原创歌曲,与唱片风格完美衔接的舞美、灯光,以及出色、成熟的现场发挥,真真正正做到以一场演唱会来演绎一场唱片。这场由梁博担任音乐总监的个唱,在业界也获得了一致盛赞,梁博在吉他技术和演唱方面的功底,以及对待现场音乐的激情和认真,令媒体和诸多业内人士纷纷表示梁博演唱会是近来少有的LIVE现场,听梁博就应该去听现场,梁博现场的感染力无与伦比。来自世界各地的歌迷从头唱到尾的全场大合唱更是体现了梁博的超强人气和专辑的传唱度。梁博在个唱上不仅感谢所以支持他站在舞台上的人,还特别感谢了导师那英。

1

梁博演唱会名为“新的”,他说一切要从这里开始。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保存到相册]

新京报讯 2012年9月30日,来自东北的“90后”梁博夺得了《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冠军,之后他就淡出了人们视线,即便外界传他拿冠军是某赞助商内定,他本人也未作任何回应。日前,梁博终于回归,他用一张原创专辑回答了“梁博去哪儿了”这个问题:“消失”这一年半里,他安心写歌、签了张靓颖的公司、到美国做专辑后期……日前梁博接受了新京报的专访,采访中他不断地强调自己有要坚持的东西,不愿意盲目改变,或触及底线,而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夺冠后不趁热走向市场的原因。

比赛后他去哪儿了?

比赛结束后,我安静了一段,写写歌。大概去年7月正式进棚录音,在美国待了5个月左右,我每天去琴行,游览,看很多洛杉矶街头艺人的表演,然后在家待着、弹琴。我去的时候目的性很强,我告诉自己“要放松,可以度假的时候去”,而这次去就是做这张专辑,所以脑子里没别的事,天天就想着那一件事儿,一直都很享受。

1 改变

我没有改变这是事实

新京报:之前崔健提醒你要小心想改变你的人。这次回归,你自己内在有变化吗?

梁博:崔健说得对。从比赛到现在,周围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想改变我。我有时想反问他们,如果我真的在比赛后盲从了那些建议,改变了,还会有今天的我吗?我没有改变,你可以说我犟,可以说我不对,但冠军是我,我没有改变,这个是事实。我并非一个不接受外界条件,不开明的人,但我有我的底线,不可触碰。

2 商业

只要合适的应该配合

新京报:现在回归是做好准备进娱乐圈了吗,会跑商演吗?

梁博:我觉得只要合适的话,觉得舒服,应该配合,这是好事。一个基本问题是,你的生活来源从哪里来?这是你的工作,并不是你背离了什么,是很正常的一个事。在有底线的同时,选择最适合你,对你事业开发、拓展最有利的进行合作,这些我都能接受。

3 底线

不能因为职业改变了自己

新京报:你的底线是什么?

梁博:我的底线就是不能因为我的工作和职业改变了我自己。我不能因为配合一些宣传,配合一些音乐,我是个话少的人变成话多了,我是个穿衣简单的人穿多了,你给我两百万就啥事都干了,干不了。这个就是底线,我就是这样的。

4 专辑

你会听到我现在的样子

新京报:新专辑还满意吗?

梁博:专辑还是比较满意的,首先它是按照我的思路去做的,力求简单直接,让这首歌直接地在你听觉上带来享受。我觉得我做的是音乐,做的不是精神,那都是之后的东西。这张专辑就是23岁的我,是完全跟我现在统一的东西。

2012年夏天,在《中国好声音》第一季获得冠军的梁博一举成名。然而与其他好声音学员的轨迹不同,他并没有直步迈进歌坛,而是淡出人们视野,去美国投入到新专辑的酝酿之中。“绝不空手而归,我有自己的感恩方式。”他带着首张创作大碟《梁博》及两场演唱会回到暌违一年多的歌迷面前。

前日,梁博在京举行新专辑、演唱会签售会为将于23日、24日在世纪剧院的个人演唱会预热。一贯以“话不多”形象示人的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却滔滔不绝。23岁的他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这种成熟不是被左右的世故,而是源于对音乐的热爱与坚持。

成名前

想要的生活就是每天跟音乐有关的

新京报:什么时候喜欢上音乐的,父母在你成长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梁博: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最开始学的是美术,单纯的因为喜欢。大概是五六年级的时候,我们画室的老师说可以在画画的时候听歌。后来发现每天基本上只是听歌,不画画了。不是说不喜欢美术了,而是喜欢上音乐就疯狂喜欢了。我爸妈非常支持我,小学六年级过生日,他们给我买了一把吉他,大概是初中以后开始正式学。后来看到我玩命地练,就明白我从美术转向音乐不是三分钟热情。

新京报:我翻看了你之前的微博,注意到2012年你曾在微博上感慨过“高考,让我想起太多”,那个期间你似乎情绪很复杂。

梁博:我读的高中属于音乐类艺术中专,那时候很散漫,没什么课,有的时候想排练、演出,这根本就不可能,就一直混。我每天内心都有一种非常慌的感觉,就想“能不能干点正事”。我再混就得疯,本身我就不想混。然后考大学,吉林艺术学院流行音乐学院是我的第一志愿。很多人觉得考上大学就是天堂了,但对于我来说那不是释放,而是终于能规划自己的事了,我要学琴,要在大学里面演出。其实,我想要的生活就是每天跟音乐有关的。

新京报:什么时候发觉自己有创作能力的?上学时期待有怎样的演出?

梁博:初中那个时候完全是瞎写,那会儿做的歌没法听。那些歌在网上挂着,歌迷有时候翻出来其实我特别头疼,但是我又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拒绝他们,因为你又没有新作品。至于演出,能让我上台就行。只要上台,我表达的这个音乐是我们之前在一起设计好的,是我真实想表达的就行。

比赛中

那英转身的画面我会记一辈子

新京报:看样子你不像是一个很爱出风头的同学,当时为什么会参加比赛?

梁博:《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时候到我们学校选人,我的老师权振东告诉我的。他说这个比赛你去你什么都不图,你就图你学音乐这么多年,这是个好的平台,让他们点评点评你。我说就凭着这个,我也得去。我就要一句话,让老师看看我唱的怎么样,没想过名次什么的。

新京报:你是一个会惧怕比赛的人吗?

梁博:我从不惧怕比赛,但是我发自内心地不喜欢比赛,做音乐是一种享受,听音乐也是一种享受,我总觉得这种东西不应该以一个竞技的形式出现。但是这个完全是我个人对音乐看法的东西,因为它可能还有商业和大方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