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诉博纳总裁要求分数亿家产 称金巧巧是小三

前妻臧黎璐

前妻诉博纳总裁要求分数亿家产 称金巧巧是小三

博纳总裁于冬与金巧巧亮相戛纳

在不久前举行的第67届戛纳电影节上,演员金巧巧戴着一枚“鸽子蛋”钻戒亮相。身旁的博纳老总于冬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将金巧巧博纳“老板娘”的身份昭告天下。但外界不知道的是,此时于冬已被前妻臧黎璐告上法庭。

昨天,臧黎璐状告于冬财产分割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臧黎璐认为于冬未及时履行附条件的离婚协议,因此要求对婚姻共同财产重新进行法定分割,当中涉及大量股权。据臧黎璐律师估算,此案将涉及几亿财产。于冬当庭提出反诉,主张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前妻告于冬要求分割财产

于冬是博纳影业集团的现任总裁及创始人。前妻臧黎璐在2001年与于冬在北京登记结婚,之后夫妻二人先后诞下一女一子。

据臧黎璐讲,二人一起白手起家,经过多年打拼,渐次成立了博纳影业集团公司及系列关联公司。但由于于冬对于婚姻的态度以及情感生活原因,迫使她无奈选择离婚。由于她提出离婚时,公司正处于海外上市的关键时期,为了不影响公司发展和上市,她低调选择了协议离婚的方式。

2010年9月,臧黎璐与于冬签署了一份附条件的《离婚协议书》,并在朝阳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两个孩子归臧黎璐抚养,于冬给付抚养费。登记在于冬名下的5套房产中,一套位于西大望路的别墅、一套位于光华路的公寓归于冬所有;一套位于霄云路的公寓、一套管庄60余平方米的老房,以及安贞西里一套30余平方米的房产归臧黎璐所有。现金方面,于冬应于2010年10月10日前支付臧黎璐2000万人民币,在公司上市一年后,再支付2000万人民币。此外,协议中还对一辆宝马车及女方上EMBA的学费等作出了约定。

协议中同时罗列出于冬持有股权的20余家公司。臧黎璐在协议中承诺,在于冬全面、及时地履行完上述约定后,她同意放弃这些股权,由于冬单独所有。

但臧黎璐称,至其起诉时,于冬除及时支付了孩子的抚养费外,仅将霄云路的公寓过户到她名下,另有两套房产和1600万现金没有支付。去年,当得知于冬和金巧巧生下一女后,臧黎璐下定决心将于冬诉至法院。

于冬反诉要两个孩子抚养权

昨天,此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原被告本人均没有到庭。因于冬提出涉及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申请不公开审理,法院酌情后准许。所以昨天的庭审是在非公开状态下进行的。

庭后记者了解到,于冬代理律师在法庭上表示,于冬已经履行了约定的义务,他将两套房产未能过户的原因归结为臧黎璐不是北京户籍,名下已有一套房,无法再过户。关于现金部分,律师提出于冬仅差1300余万没给。而于冬未支付剩余款项的原因在于,臧黎璐将钱用于购车、购房等“奢侈消费”,违背了将钱用于孩子成长、教育的初衷,且拒绝他本人及爷爷、奶奶探视小孩,不允许他和孩子单独相处。

但臧黎璐的律师认为,协议中并没有任何约定说钱和房子是给孩子的。被告“因限购不能过户”的理由也不能成立,因为北京的房产限购政策在2011年2月才出台,于冬在2010年10月就应履行义务。而且据臧黎璐律师了解,即便有限购政策,如果有法院出具的协助执行裁定,离婚分割的房产还是可以办理过户手续的。至于于冬所谓的“奢侈消费”,臧黎璐只不过是给父母在南京买了一套房,并以女儿的名义在望京买了一套房产。所谓不允许他和孩子单独相处,是因为孩子不想见于冬。

记者了解到,于冬方面昨天还向法庭提出反诉,主张两个孩子由于冬抚养;尚未支付的1300余万现金存入以两个孩子的名义开立的账户,并由原被告共同监管;未过户的两套房产分别过户于两个孩子名下。

但法庭表示,孩子抚养权需另案起诉。

昨天因被告需要举证期限,该案将择期继续开庭。

于冬前妻谈婚变:十年共同创业 我要拿回该得的

记者见到的臧黎璐个头挺高,长的很漂亮,打扮十分干练。如今她在博纳集团下面的一家影城任经理。

“我的父亲是南京电影公司的发行经理,于冬当时在中影集团做发行,属于体制内,与父亲有业务上的往来。有次我去父亲办公室的时候,正好遇到于冬,后来在电影节又遇到了。此后,于冬向父亲提出要和我交往。父亲不好驳他的面子,就让我去见个面。

1997年我们相识,1999年开始恋爱。他是工人家庭出身,当时还只是中影集团的一个小科员。我的家境明显好过他。当时,我看中了他的忠厚、书生气、以及上进心。

后来我们开始创业,公司成立之初还是东拼西凑来的资金,算上我在内一共5名创始人。2001年,公司获得电影发行的许可。我拎着拷贝和他坐火车去外地跑发行,很是辛苦,但那时却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