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李念、李东学主演的电视剧《纸婚》已经播放到24集了,剧中李念饰演的顾小影和李东学饰演的管铜是一对80后小夫妻,背景不同的两人结婚之后慢慢出现矛盾争吵,最后两人的结局会是怎样的?这部电视剧是根据叶萱同名小说《纸婚》改编的,小说的结局是什么样的呢

观众看了电视剧《纸婚》之后都感叹剧情改编的太多了,电视剧只是使用了小说中的人名而已,到底电视剧的结局是不是根据小说结局而定,这就要看编剧了,不过我们可以先目睹一下小说的结局】】

由李念、李东学主演的电视剧《纸婚》已经播放到24集了,剧中李念饰演的顾小影和李东学饰演的管铜是一对80后小夫妻,背景不同的两人结婚之后慢慢出现矛盾争吵,最后两人的结局会是怎样的?这部电视剧是根据叶萱同名小说《纸婚》改编的,小说的结局是什么样的呢?

《纸婚》小说结局:

对她顾小影而言,生活不是小说,不是一点误会就要寻死觅活、分道扬镳——生活最真实的地方就在于,即便偶尔有些此起彼伏的矛盾冲突,也不是说放手就能放手的。

那晚,待到顾爸顾妈入睡,顾小影才拿起电话,拨通了管桐的手机。

只响了一声,那边就急急接起来,张嘴就说:“爸,我是管桐。”

顾小影鼻子一酸,没有说话,管桐以为信号不好,着急地“喂喂”两声:“爸,信号不好,你再说一遍,出什么事了吗?小影好不好?”

顾小影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涌出来,她吸吸鼻子,可心里沉沉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听到啜泣的声音,管桐急忙问:“小影?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肚子还疼吗?”“我哪里都不舒服!”顾小影终于忍不住哭出声,她知道自己此时一定难看极了,可是她就想咧嘴大哭一场,“管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管桐心里猛地抽痛一下,手紧紧抓住电话听筒,迟疑了几秒钟的时间。顾小影还是不停地哭,管桐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被她哭成了一片一片的。

半晌,管桐终于开口:“小影,不哭了,你先睡觉,我忙完手头的事就回去看你。”

顾小影听到这句话,更加悲从中来——每一次,他似乎都是这么敷衍她,对她说“我忙完”就如何如何,可是恐怕连他自己都知道,他永远都忙不完。

顾小影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挂断手中的电话

醒来的时候天还黑着,顾小影听见身边有窸窸窣窣的响声,微微睁开眼,看见管桐换了睡衣坐到床边。

顾小影迷迷糊糊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看看你,下午再走,”管桐干脆掀开顾小影的被子,把她捞到自己的被子里来,搂紧了,疲惫地说:“乖,再睡会儿,我忙到半夜才把事情都做完,还要开三个小时的车。”

可是顾小影彻底清醒了,她眨眨眼,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指针指到凌晨三点半。

她吸口气——四百公里的夜路啊,他自己开车?他疯了?!

顾小影略微偏一偏脑袋,感觉管桐转身关上灯,再把脸埋在她颈窝里,呼吸缓慢。她心里蓦地就泛出柔柔的心疼来——她知道,每当人疲惫到极致的时候,呼吸就会变得迟缓而沉重。

她翻个身,把脸埋进管桐的怀里,感觉管桐紧一紧自己的手臂,在她耳边喃喃:“老婆,对不起。”

顾小影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早晨六点多的时候,管桐准时被自己的生物钟唤醒了。

他一睁眼就看见顾小影正倚在床头看着窗外发呆,一动也不动。

管桐微微叹口气,也坐起来,伸手把顾小影拉进怀里,牢牢圈住了,低声问:“还疼吗?”

顾小影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管桐把下巴搁在顾小影头顶,说:“对不起……那天,我不该冲你吼……”

听到这句话,顾小影的身体微微一僵,好像又被带回到那个绝望的夜晚。她深深吸口气,回转身伏在管桐胸前,感觉到有泪水一点点渗出来。

管桐觉察到胸前的湿意,急忙低头,伸手抬起顾小影的下巴,紧张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心里涌出大股大股的内疚:“对不起,老婆,都是我不好,我——”

可是没等她说完,顾小影就打断他已经重复了一万次的道歉,她哽咽着问他:“管桐,这些年,你累不累?”

管桐愣住了,沉默几秒钟答:“还好。”

顾小影靠在管桐怀里叹口气:“这几天,我闲来无事,看了很多杂志。有篇文章让我很震撼,叫做《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里面说‘来到上海这个大都市,我发现与我的同学相比我真是土得掉渣。我不会作画,不会演奏乐器,不认识港台明星,没看过武侠小说,不认得MP3,不知道什么是walkman……农村孩子没摸过计算机,英语是聋子英语、哑巴英语,连老师都读不准音标……比较我们的成长历程,你会发现,为了一些在你看来唾手可得的东西,我却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她仰头看看管桐,问他:“是这样吗?”“是。”管桐的心情有点沉重,他点点头,把夏凉被拉高一点,盖住顾小影。“可是以前,我都不知道,”顾小影一边叹息,一边握住管桐的手,眼眶有些湿润,“我在城市里长大,隐约能猜到一点跳出农门的压力,却不知道他们在城市里拼一套房子、一个城市户口、一份事业到底有多难。我想,他们得放弃多少享受生活的机会,才能给后代提供享受生活的可能。”

到这时,顾小影终于明白:管桐不完美,可是他缺少的那些,恰恰是顾小影并不很在乎的那些;他具有的那些,又恰恰是顾小影极其强调的那些——原来,你最后选定了要一起走下去,并真的在同行的过程中相扶相持、白头到老的那个人,未必是这世上最好、最优秀的那个人,却一定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

婚姻中,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

这次,顾小影是真的悟了。

所以,后来,顾小影就说出了那些话——而这些话,管桐想,他会记一辈子。

那天,顾小影转过身,看着管桐,正色道:“管桐,对不起。这一年,是我太任性了……这些天我想了很多,才发现我除了脾气不好,还从来没有试图走进你的世界……我不肯陪你去应酬、不让你看新闻、嘲笑你看党报党刊……我一直以为我不阻碍你去做你喜欢的事就可以,可我静下来想想才发现,其实我从来没有尊重过你的爱好、习惯甚至事业。”

管桐微微有些惊讶,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顾小影。

管桐的心脏被狠狠撞击了,他真的很吃惊,他从来没有想到,顾小影会说这些。

顾小影继续说:“管桐,我很仔细地想过了,对我来说,孩子没了还可以再要,事业上的机会丢了还可以再等……可是,我不能没有你。”

七月末,室外是一点点升起的高温,管桐心里却如台风过境时卷起的滔天巨浪!

他的眼角湿润了,他的呼吸都有些微微颤抖,他伸出手,紧紧地,把眼前的这个女人搂紧在怀里,再也不想放开!这是他们婚后的第一个七月——因为管桐的工作忙碌、因为顾小影只顾苦恼一个孩子的突如其来,他们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结婚纪念日。

然而,也正是从这个有坎坷、有误会、有坦诚、有感动的七月开始,他们知道,他们的婚姻、那薄脆如纸的婚姻,已经翻开了崭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