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家族的女人蛇娃是谁的孩子?亲生父亲是谁

李万忠猜到是余化龙的队伍袭击了卢村,但在定邦的口中得知余化龙已被打死,便派国成卧底在刚刚投奔八路的上官开基身边。白政委让蛇娃去照顾身负重伤的余化龙。

在蛇娃和明月的悉心照料下,余化龙醒了过来,并因被蛇娃的照顾而分外感动。石彩凤幸灾乐祸的找到葛大妮,当余老八赶来告知余化龙已经醒过来的时候,石彩凤的心又一次沉到谷底。

葛大妮拒绝了明月告诉蛇娃真相的意图。知道余化龙醒来,余老八第一个想知道是谁开的枪打中了余化龙,欲为其报仇,但余化龙却闭口不言。国成通过许根子成功打入八路军内部做卧底,并告诉了余定邦余化龙还没有死的消息。

许根子前来给余化龙送药,被葛大妮拦在门外,余化龙看在八路军的面子上,暂时原谅了许根子。听到是蛇娃照顾余化龙的消息,余定邦才知道蛇娃回来了,并且还当上了八路军,为了对付余化龙,余定邦打起了蛇娃的主意。

葛大妮的二哥葛正理的真正死因被查明,发现并不是余化龙所为,解除了多年的误会,谈话中,蛇娃在门外听到了事情的真相,知道余化龙是自己的亲爹这一消息的蛇娃一时难以接受。遂申请归队,离开石泉寨。

余定邦将石彩凤接到军营,问清了蛇娃的身份,于是决定绑架蛇娃日本人黑木准备来豫西,白政委找到余化龙商量对策,决定也和其他寨子一样,挖地道进行防御国成用苦肉计骗取了鲁政委的信任,目的是要接近身在卫生队的蛇娃,来的路上,蛇娃被伏击绑架至余定邦的军营。

看到眼前被严刑拷打的奄奄一息的蛇娃,余定邦回忆起了小时候的场景历历在目。根据分析,八路军很快分析出了绑架云霞的幕后主使和意图。当得知蛇娃被绑架的消息后,余化龙只身前往余定邦的军营。

见到定邦的余化龙忍着怒火与其谈条件,丧心病狂的余定邦开出让葛大妮亲手杀死余化龙作为放蛇娃回石泉寨的条件。并且毫无商量的余地。

看到蛇娃被余定邦折磨的遍体鳞伤,却无能为力的余化龙把枪口对准了蛇娃,不想让其再受伤害,但却下不去手。随后赶回石泉寨。守口如瓶的余化龙对村民和明月只字未提蛇娃的事,快.剧网首.发,当知道明月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消息后激动的和明月拥吻在一起,被闻讯赶来的葛大妮和余老八撞个正着。

余化龙告诉了葛大妮余定邦抓住蛇娃的消息,并且告诉她余定邦开出的条件,这一切被尾随余化龙而来在门外偷听的余老八听了个一清二楚。

正当余化龙想要在葛大妮面前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余老八以喝酒的名义冲了进来。席间,三人各怀心事,余老八用蒙汗药放在酒里,晕倒了余化龙和葛大妮,一个人前去找余定邦,救蛇娃。

余老八在余定邦的军营外破口大骂,定邦准备了酒菜让余老八进去席间营外响起了枪声,余定邦在余老八的面前部署了防御计划,余老八的脸上变颜变色,自斟自饮,突然把酒碗摔碎,跪在余定邦面前,求其原谅,掏出刀子,扎向了自己,再三求定邦放了蛇娃。

余定邦答应放了蛇娃,余老八最终死余家祠堂众人面前,用自己的命赎儿子的罪。余定邦拿着余老八的牌位,把父亲的死怪罪到余化龙的头上。日军黑木大佐到来,为下属分配了接下来的战略部署和围剿消灭八路的任务,同时了解到余定邦是达到日军战略目的的关键。

因为余定邦的作恶多端,石彩凤在潘家彻底没了身份和地位。葛大妮只身把撞得头破血流的石彩凤拉回了石泉寨,蛇娃帮助照料。葛大妮在余老八的牌位前告诉老八石彩凤回来了。

知道这件事的九奶奶痛心疾首,众人纷纷怪罪葛大妮的行为,葛大妮被关了禁闭。众人在背后纷纷议论是蛇娃的娘把余定邦放走,蛇娃知道后痛苦万分,跑到关葛大妮的房间想要问个究竟,余化龙赶到后阻拦。蛇娃求余化龙可以让自己进去见葛大妮,突然跪地,喊了一声“爹”

余化龙抱着蛇娃,激动的热泪盈眶,劝说其不要进去找葛大妮,最终蛇娃还是放弃了。八路军内部对于如何处理葛大妮的问题上发生很大争议,包括葛大妮的哥哥在内,大家的态度不一,但都很坚决,最终决议由大家投票表决,但余化龙不能参与。蛇娃又一次对葛大妮恨之入骨,但却接受了余化龙这个可以一起抗日的爹。

余化龙听说要批斗葛大妮,找来葛正伦求情,结果仍是不欢而散。葛正伦支开了伙夫给葛大妮做饭,让蛇娃以送饭的名义见葛大妮。葛大妮看到自己爱吃的贴饼子和胡辣汤很是开心,蛇娃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吃完饭后,葛大妮把蛇娃叫到一旁,安排了自己的后事。当蛇娃告诉葛大妮不需要死,只需要被批斗的时候,葛大妮却一心想死,绝不批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