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欣潼个人资料

“外围女”吕欣潼个人资料照片 吕欣潼与黄海波关系

吕欣潼,外围女,黄海波嫖娼事件女主角之一。黄海波嫖娼事件发生后,一位名叫吕欣潼的外围女爆料曾“服务”过黄海波。

姓名:吕欣潼

所在地:北京东城区

星座:处女座

血型:AB

职业:外围女

本名吕欣潼的应召女自曝,曾与黄海波发生过3次关系,表示黄喜欢身材丰满的女性,身高要超过170公分,并赞黄海波是好客人,可惜出手不大方,“说好3000元不会多,车钱也不愿意给。”

吕欣潼于2014年5月12日接过黄海波的“工作”,“我最早遇到他是在两年前,总共接过他三次活,前几天的活是姐妹发给我的,她问我有没有接过黄海波,我说‘有’后就把电话发给我了。”

吕欣潼对明星嫖娼一事并不感到意外,并告诉记者:“圈内姑娘很多都遇过明星。某个有儿子的影帝、两个字的男星都找过外围。还有要陪‘溜冰’(吸毒)的,有个主持人也找过我,但我们才不管他们是不是明星,我们只认钱。”

因为海天盛筵事件的发酵,“外围女”已成为人们道德感与好奇心交织而促的敏感词,作为性工作者的一个新的类别,她们不停地刷新着普罗对财富的常规理解,在她们背后,更是权钱色高度互补的一个神秘地带。记者通过各种渠道接触到所谓的“外围圈”,先后联系了86位外围女,绝大多数都对记者恶言相向,只有五位愿意接受采访,只有一个愿意公开露面,她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一位自称叫吕欣潼的女孩。

在沟通过程中,她说担心自己因泄露太多圈里的秘密而被圈里排斥,但为能成为话题人物还是让她选择了铤而走险。

根据吕欣潼自己的讲述,她在整个外围圈里属于上游工作者,月收入稳定维系在40到50万元,生意最好的时候甚至可以月入百万,这个收入级别不仅远远超过许多尚未成星的艺人,还几乎与部分国企高管的年薪等同。

上游的外围女大多只接“万起”(五位数以上)的单子,小单会发给新入行的姐妹,赚取其中的中介费用,她们行里称为‘水钱’。但与上述描述不符的是,吕欣潼号称前不久以3000元的价格为某位男星提供了服务,记者问她原因,她说自己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吕欣潼自称19岁,入行4年,属于圈里前辈级人物。或许过多的风尘经历使她看起来要比这个年龄大一些,或许19岁也只是她对外的一个广告,用她自己的话说,“干这一行,就是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吕欣潼说自己“入行”前曾是天上人间的舞者,2010年5月,天上人间被查封,而她也刚刚跳了半年,随后她在姐妹的介绍下加入了外围的行列。采访中,她并未透露天上人间这段经历与她如今的职业有着怎样的关系,她的入行原因很简单——“因为来钱快”,吕欣潼说。

吕欣潼说对于一个生活富足的人来说,她第一次做外围的酬劳显然并不具有太强的吸引力,除去给介绍她客户的姐妹1000元的“水钱”,剩下的2000元她也没有什么报复性的消费,“就放在包里吃饭什么的,然后最后钱越挣越多,都放在钱包里面,等着一起去存。”“也就一两个月,我就赚了十万块钱存上了。”那时,她刚刚十五岁。

吕欣潼曾用过一个名字叫做林薇儿,“林薇儿在圈里已经很有名了,但是也很烂,所以我想换一个名字”。在她眼里,名字、故乡、经历都是可以随着需要而更改的,甚至面孔也一样,外围女有着很高的整容率,她自己也即将去韩国,弄一个时髦的、尖尖的下巴。目的只有一个,她希望能招揽更多的生意,身价和客人都会多一些,她认为因“海天盛筵”成名的某个外围女就是很好的例子。

自从来北京之后,她没有再向母亲要过钱,而她的母亲也从来没有过问过她的职业。她说自己在青岛买了套价值一千多万的房子,只是因为小时候和母亲曾在那生活过一段时间。“我想赚很多钱,来让自己跟我妈妈过更好的生活,我只是想让家里人,想让我妈生活得好就可以了,我们生活得好就可以了,就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