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莲池的人得知了是余定邦杀死了余化龙,石彩凤心情大好,驱车去团部赶去见余定邦。走到门口,却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在给日本人做事,与余定邦言语不快,石彩凤心灰意冷,失望至极。

在蛇娃和明月的悉心照料下,余化龙醒了过来,并因被蛇娃的照顾而分外感动。石彩凤幸灾乐祸的找到葛大妮,当余老八赶来告知余化龙已经醒过来的时候,石彩凤的心又一次沉到谷底。

余定邦将石彩凤接到军营,问清了蛇娃的身份,于是决定绑架蛇娃日本人黑木准备来豫西,白政委找到余化龙商量对策,决定也和其他寨子一样,挖地道进行防御国成用苦肉计骗取了鲁政委的信任,目的是要接近身在卫生队的蛇娃,来的路上,蛇娃被伏击绑架至余定邦的军营。

白政委猜到日本人黑木不可能呆在石门镇不动,一定有更大的阴谋,遂命人通知葛政委带着老二团增援石泉寨。余定邦和日本人决定用其他办法对付久攻不下的石泉寨,余定邦跑去到西莲池向潘老大搬兵,遇到了石彩凤的再三规劝无果。

葛大妮为余定邦向二哥葛正伦求情被拒,知道自己罪之将死的余定邦向葛大妮跪地悔过,希望死后可以进余家祖坟,并求葛大妮去西莲池找石彩凤看在定邦的份上与石泉寨化敌为友。听到定邦将死的消息的石彩凤苦苦哀求葛大妮救救余定邦,情急之下一头撞在了灶台上,头破血流。

因为余定邦的作恶多端,石彩凤在潘家彻底没了身份和地位。葛大妮只身把撞得头破血流的石彩凤拉回了石泉寨,蛇娃帮助照料。葛大妮在余老八的牌位前告诉老八石彩凤回来了。

石泉寨的祠堂里八路军讨论了下一步的工作和对余定邦的处决决定。处决地点由石泉寨改在东莲池,余化龙对于葛大妮想留石彩凤在石泉寨表示反对,对于余定邦的处罚决定表示听从政府的决定。在余化龙的劝说下,葛大妮渐渐的放弃了为余定邦求情。李万忠决定放弃营救余定邦,让国成再单拉一只队伍后任师长。

石彩凤醒后发现自己在石泉寨,痛苦之余一心相见自己的儿子余定邦,最终商议由葛大妮出面求政府让其娘俩见一面。与石彩凤生离死别过后,余定邦跪在亲爹余老八的面前痛心不已。

在石彩凤的苦心哀求下,葛大妮决定帮助余定邦逃跑,葛大妮假意带着枣生一起给余定邦送饭,篮子里面放了一把刀让余定邦挟持枣生逃出石泉寨。余定邦心领神会,挟持枣生,逃离开了石泉寨。

余化龙找到九奶奶,两个人坐在一起聊着最近发生的事,场面压抑。上官开基找到在石泉寨养伤的石彩凤,告诉她葛大妮放走余定邦的行为可能被枪毙,石彩凤求上官开基把罪过放在自己的身上,遭到了拒绝。

通过威逼谢国成,余定邦知道当日不援助自己原来是李万忠指使,一气之下杀死了李万忠,并收服了李万忠的部队。为了多一份保障,潘家将石彩凤从石泉寨接回。

为了配合粉碎日本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馒头山根据地准备抽调两个团参与作战。偷溜出来的葛大妮找到石彩凤,说明来意,找石彩凤要枪去杀余定邦,在葛大妮的劝说下石彩凤答应和葛大妮一起去杀死余定邦。

葛大妮和石彩凤一同坐马车前往卢村。鲁政委来到上官开基的新一团营地视察,上官开基请示鲁政委希望新一团的士兵都能去公校学习提高思想觉悟,同时也得知葛司令员带领老一团和老二团去冀中执行任务的消息并告诉了谢国成。

葛大妮和石彩凤到达卢村,看到许根子点头哈腰的从李家大院出来。内心怀疑的葛大妮追赶许根子并揪住许根子问询,许根子不得不把上官开基带领新一团叛变的事情告诉了葛大妮。

明月找到石彩凤,将石彩凤带了回去。石彩凤把葛大妮去潘家找她要枪去卢村杀余定邦的事告诉了余化龙。葛大妮把许根子捆在了树上以防他去通风报信。

葛大妮和石彩凤炸掉日军的摩托和卡车,跳到山坡下逃生。清醒过来的葛大妮独身回石泉寨报信。面对潘家大院的惨景,黒木大佐大怒,岂料潘家管家为了保全潘家将这次大劫嫁祸于石泉寨。

愤然离开卢村的葛大妮来到一座废山谷,为余家女人们和自己做了坟地,并把这山谷命名为烈女谷,坟地命名为烈女坟。受余定邦的委托前来说服葛大妮的石彩凤,来到烈女谷。大雪中喝了酒的两个女人互述衷肠,石彩凤觉悟过来,决定和葛大妮一起去杀余定邦。

葛云霞等一众部队回到石泉寨,着急的寻找打听葛大妮的行踪。到达烈女谷时,葛大妮和石彩凤已离开,只留下为余家女人做的灵牌和坟地。

葛大妮和石彩凤被接回到卢村,可余定邦仍心怀芥蒂,不愿现身。被好吃好住招待了几天的葛大妮和石彩凤仍不见余定邦现身,两人决定演出一场戏逼余定邦出现。

葛大妮和石彩凤假装起冲突,石彩凤对葛大妮开了一枪。担心葛大妮伤势的余定邦终于现身去探望葛大妮,石彩凤拿着手榴弹进入房间,葛大妮也手握手榴弹起身。两人抱着余定邦与其同归于尽。

葛大妮和石彩凤最终都进了余家祖坟,葛云霞带着枣生祭拜葛大妮和余家的女人们,整个石泉寨回响着余化龙最爱的那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