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化龙得知石彩凤已被潘老七砸了明火,一气之下带走了余定邦。彩凤一路苦追回石泉寨,因已破坏了族规被冷冷拒之门外,最终被带回潘家。九奶奶坚定的认为石彩凤不能进余家了,于是叫余化龙把她的东西收拾好送去潘家。

余化龙气不过一纸诉状将潘家告上了警察署,碍于高县长和余家的关系,上官开基只好扣押了潘老七。余化龙在返家途中遇到了许根子和葛大妮。许根子设下圈套,让卖山货的葛大妮送货上门,欲借机绑架不答应婚事她,结果被尾随其后的余化龙救下。

潘老大求石彩凤放过潘老七未果后,故意将余老八又要成亲的事告诉了石彩凤并教唆她报仇。在余老八迎亲的路上,石彩凤突然窜出要和老八拼命,葛大妮抢过老三的枪交到彩凤手中,要她自己为自己报仇,面对着曾经的丈夫,彩凤一时软下心来,将子弹打向天空,放了老八一命。

石彩凤为了与潘老大联合起来对付余家,递上假口供给上官开基救出了潘老七。石彩凤为解心头之恨让刚回屋的潘老气喝洗脚水,潘老七在潘老大的痛斥下,忍怒喝掉了洗脚水,三人从此合力对付余化龙。

而彩凤也被潘老七送去了上官开基那里,最终上官开基根据许根子提供的线索来到葛家,并诱骗葛老大签署了关于余化龙抢亲的字据证明,但署名竟是葛大妮。

上官开基怕自己乌纱帽不保决定不帮石彩凤了,潘老七给石彩凤出了个注意,让她从莲花下手……

监狱门外,余化龙早已备好八抬大轿准备迎娶出狱的大妮,大妮因着内心对莲花的愧疚,硬是不同意,并以死相威胁。老三一气之下烧了潘老大的赌场。石彩凤通过莲花打听到余化龙跟葛大妮有一腿,于是跟潘老七计划着先找许根子来查个明白。

伤心的葛大妮坐在自己门口喝着酒跟余老八商量,让蛇娃认余化龙为爹,莲花为娘。醉酒后的葛大妮被余老八占了身子,发现自己被占了身子伤心的葛大妮故意对余化龙说了些狠心的话。潘老七用莲花砸明火的事威胁石彩凤并强暴了她。

上官开基找到潘老大预谋捉拿共党家属葛大妮,并自称自卫团刚刚组建不久,各方面的配备都跟不上恐怕有难处,需要潘老大和潘老七的协助。

余家男人们在祠堂商量如何应对饥荒,决定有富余的人家捐出一些粮食做大锅饭,葛大妮也要捐。石彩凤勾引潘老七,为自己找靠山。潘老七在石门镇找到落魄的许根子,让许根子去西莲池见石彩凤。

程教官对余定邦很失望,命令他交出配枪,离开青年军。葛大妮自余定邦离开石泉寨后一直担心,石彩凤听潘老七说葛大妮令余定邦被青年军开除,再无翻身之日,去找葛大妮理论。

余老八认为定邦给日本人做事是好事,可以保护石泉寨,还能让自己成为被定邦“保护”的村民的爱戴,并去恳求明月在余化龙面前给定邦说情,被余化龙听到后和明月一起训斥余老八的无理取闹。石彩凤收拾行李想要离开潘家,收到了潘老七苦口婆心的劝阻。

此时日军来到潘家大院宿营,对潘家大院大肆践踏,潘老七的姨太小翠不堪忍受日本人的凌辱,自尽身亡。目睹一切的潘老七深受打击,决定率领西莲池一众男丁对抗日军。寡不敌众潘老七倒在了血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