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画》董洁杜淳:和于正合作获益良多

5月31日起,浙江卫视将播出由于正制作、董洁、杜淳主演,袁珊珊一以贯之打酱油的《美人如画》。于正表示:“我很喜欢董洁演的任清秋,一直很想合作。杜淳比较憨厚,整个感觉比较像这个人物(徐恨),这两个配在一起很和谐,事实上效果出来,他们两个也很好地表现了大小姐和默默守护的佣人关系。”接拍于正剧除了会得到超高关注度外,也难免惹点口舌是非,对此,杜淳昨天在浙江卫视组织的微信群访中通过经纪人之口表示:“其实对于于正的戏,一直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他的每部戏都是这样,但对于喜欢看的观众和群体来说,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装嫩”、增肥、学刺绣

杜淳“被虐”千百遍

这部戏是杜淳跟于正的第一次合作,杜淳认为这次合作给自己带来的改变非常大的,正是因为这部剧,才有了后面《宫锁珠帘》《云中歌》的一系列合作,杜淳觉得这对自己来说是很好的尝试与开始。《美人如画》中,杜淳要从17岁开始演起,虽说古装剧比时装剧容易掩饰年龄,但“装嫩”依然是个艰巨任务。杜淳却认为这不是个难题:“对于演员来说,出演一个角色,不管年龄跨度多大,不管是演这个角色的少年时代还是老年时代,都是对一个演员的基本要求。刻意装嫩或者扮老,否则那就不是演员了。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出演像《走西口》这样讲述中国晋商一生传奇的角色了,所以我觉得对于演员来说,只要把角色演绎好了,观众会忽略掉你的年龄限制。这部戏中,为了能够更贴近人物形象,我还特意让自己胖了一些。”不过拍完此剧后,杜淳开始刻意减肥健身,现在比当时已经轻了10多斤:“我每天都会去健身房跑步,然后练器械,有时候收工都已经两三点了我还去,健身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美人如画》董洁杜淳:和于正合作获益良多

按照时下的划分标准,杜淳饰演的徐很妥妥属于“忠犬”型男主,女主虐我千百遍,我待女主如初恋。出身低微,情路坎坷,痴爱江嘉沅,却被告知两人原本是兄妹,等发现原来这是一场误会时,江嘉沅却已嫁做他人妇。“杜淳苦笑着说:“最后这个角色连10根手指都要断掉,不知道浙江卫视的版本里保不保留这一幕。但我觉得现在的观众都爱看这样很惨的角色,希望会得到多一些的关注。”《倾城雪》的故事以江南的刺绣世家为背景,杜淳扮演的徐恨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刺绣高手,杜淳到今天都记得学刺绣有多难:“拍这部剧的时候,专门去学了刺绣,当时手上磨了很多泡,但这是演员应该做的。”

虽然这是一部非常虐心的戏,杜淳透露说,因为董洁的存在,片场气氛并不沉闷:“之前我认为,董洁可能会是那种比较小巧可爱的女生,但在现场她非常活泼热情,拍摄起来剧组的氛围是特别好。”当初拍戏时,杜淳最担心的是万万不要和董洁传出绯闻。拍《宫》的时候“峰幂恋”热辣出炉,杜淳很怕网友丰富的想象会把自己和董洁配成对:“剧中徐恨和江嘉沅的爱恨情仇,那都是属于他们的故事,我觉得跟现实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大家千万不要套到现实里来。”为了进一步杜绝绯闻,杜淳主动谈起了个人状况:“我的几个好哥们,像李晨他们,大家微信联系的时候,他们都会催我赶紧结婚,好给我当伴郎。但我觉得今年是不太可能了,等确定下来一定会通知大家的。”

一场戏痛哭6次算什么

董洁最得意自己的爬树功力

女主角董洁是盼了5、6年才盼来和于正的这次合作,在《美人如画》中,她扮演的江嘉沅原本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一夜间家破人亡后,慢慢体会出人情冷暖,逐渐成长为一代绣娘。董洁表示,自己非常喜欢这个角色,因为这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爱恨情仇故事,而是体现了一个女人的成长:“我很喜欢这个角色,她跟我以往塑造的影视剧形象有很大的不同。江嘉沅是一代苏绣大师,的独生女儿从小就性格活泼,为人豪爽,因此在演她少女时期的时候,我得凸显出她活泼伶俐的一面。后来经过父母被迫害、爱人分离等等事情,让这个女孩迅速成长起来。所以江嘉沅后面的部分就显得沉稳、成熟许多,在这部戏里可以看到这个女人的青春与成长。”

《美人如画》董洁杜淳:和于正合作获益良多

如何演出角色成长的轨迹,董洁花了大力气,除了不断揣摩剧本之外,还时刻与导演、编剧沟通,以便更加准确地去把握住人物的性格特点和成长基调。董洁和杜淳的对手戏是最多的,两人总是会提前对戏,闲下来就聊剧本,探讨角色。对于董洁来说,这是一个同时掺杂了难易程度的角色:“我觉得对于一个角色的难易程度不能够很明确地进行划分,因为角色有他的成长脉络,可能有一部分是比较轻松容易拿捏的,有一部分又是会很费心力的。实际上一个角色的诠释是丰富和起伏的,江嘉沅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江嘉沅命运坎坷,这自然少不了大量哭戏。拍到后来,董洁已经哭出了专业水准:数到三就哭,导演喊卡就停,看得工作人员目瞪口呆。在一场祭拜家人和朋友的重头戏中,由于每场哭戏要拍摄三个不同的景别,因此这也意味着每场戏董洁都要顶着烈日连哭3次,两个场景下来一共就是6次。这样严苛的要求,董洁却一条过。但对董洁来说,哭戏什么的,实在不值一提,她津津乐道的是自己的爬树功力:“江嘉沅少女时期是一个特别叛逆闹腾的女孩,经常会有一些爬树的举动。当时拍这张戏的时候,我的助手在一边也为我捏了一把冷汗,因为那棵树实在是太高了。但我却没怎么当回事,大叫一声‘我来’就爬了上去。可能当时骨子里那股假小子的气焰被释放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