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亮节和葛大妮一起去见余化龙证明他们没有绑架莲花。石彩凤见余化龙和葛正伦他们没有按自己的计划打起来,为了报复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收买黑熊,让他们砸莲花明火。得到消息知道莲花在石门镇,余化龙带领一众兄弟赶往石门镇。

一直没有葛大妮跟余定邦的消息,余化龙正准备派大队四处寻找时,葛正伦河和白亮节正好前往寻找葛大妮,告诉余化龙可能是西莲池潘家和自卫队勾结抓了葛大妮。牢房里葛大妮和离家出走被误抓的国军夫人紫罗兰相遇结识,俩人情投意合。

众人商议如何救出老八媳妇葛大妮,余清泉反对劫狱,当九奶奶提议找葛家出面,值此当口,葛正伦和白亮节到来,并说明情况,晓以利害。余化龙恍然大悟,并告知全寨,决心用“借鸡生蛋”之法救人。

第二天余化龙等人做出门准备,趁着夜色劫了王氏卷烟厂,并嫁祸给黑虎山,原来是白亮节出的主意,他知道王氏卷烟厂是程茂嗯的小舅子的,也只有程茂恩才可以命令上官开基放了葛大妮。

为了不让余老八在跑出去惹事,余化龙就派明月去盯着余老八。白亮节去拜访老师程茂恩,告知余化龙能解决卷烟厂被劫之事。余化龙按原先商定趁机提出放葛大妮的条件,程茂恩提审葛大妮,最终释放了葛大妮。

准备带葛大妮逃跑的余老八回到家发现葛大妮不见了。葛大妮跑去找葛正伦和白亮节告诉他们石泉寨遇到麻烦,要他们想办法救石泉寨。白亮节带着葛大妮去古阳搬救兵。

余老八前去请求余化龙的原谅,得到原谅的余化龙高兴的回家让葛大妮准备酒菜,正好碰到葛大妮拿着行李准备出门。余老八尾随,发现了葛大妮跟白亮节见面,知道了共产党人的行踪,怀疑葛大妮跟白亮节有私情。

许根子在酒馆套出余老八的话,得知共产党人藏身之地西拐沟。许根子带余老八去赌钱,余化龙带葛大妮到仙人洞抓回余老八。余化龙为了让余老八说实话用各种招折磨他,余化龙知道了葛大妮去找白亮节的事。

正巧白亮节来石泉寨找余化龙告诉他葛大妮要离开石泉寨参加共产党。为了保护石泉寨葛大妮和白亮节去古阳搬救兵时,白亮节为了保护葛大妮胳膊中弹后教导她,人一定要学会为自己打算的话不断的在葛大妮脑中回想。

黄河支队陷入被动,白亮节带领一支队冲锋陷阵,掩护葛正伦带领的二三支队撤离。被打后的葛大妮听闻西拐沟炮响,冲了出去。石泉寨众人随后追赶,准备支援。余化龙劝阻葛大妮没成,葛大妮继续往西拐沟跑。

余定邦与白亮节交谈,认定了白亮节是共产党,余化龙悄悄在屋外听。余定邦以去西莲池看望他娘石彩凤为借口到军营通报,教官李万忠决定让余定邦带人活捉白亮节。

余定邦到潘家去看望石彩凤。石彩凤见到余定邦开心不已,余定邦却十分冷漠,将葛大妮让他带来的十块大洋交给石彩凤就离开潘家了。余定邦带人回石泉寨准备捉拿白亮节,安排国军在石泉寨外伪装,被余化龙发现,他已料到了余定邦这次回家探亲的真实目的。

余定邦伪作好意,设下一计让余化龙护送白亮节出寨,其实寨外早就有国军做好偷袭准备。余化龙早就识出,伪装作不知道,暗中安排寨里人准备。

余定邦准备行动时被葛大妮阻止,葛大妮告诉他白亮节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石泉寨的恩人。余定邦不听只认定他是共产党,只好打晕葛大妮脱身,明月出现与之发生冲突,葛大妮醒后情急之下打了余定邦。

白亮节出现与余定邦交谈,余定邦对石泉寨上下窝藏共党,阻挡它的前程气愤不已,得知计划失败和余化龙摊牌,自己的计划如此周密却没有没有完成任务,愧对青年军,十分痛苦。余化龙安慰他,凡事要对得起良心。

余定邦和带来的国军悉数被抓,葛大妮想用自己换取白亮节,余定邦拒绝,欲与石泉寨决裂。余定邦带手下离开石泉寨。葛大妮为了定邦,假装和余老八过日子,余定邦却觉得葛大妮窝藏白亮节是对他有情。

葛大妮与白亮节在地里干活,白亮节表示同意葛大妮加入共产党。余老八看到葛大妮和白亮节在一起,心生妒忌,被余化龙训斥。

石彩凤找到葛大妮,想杀了她为余定邦报仇,被白亮节制止,石彩凤反倒把他们视为狗男女,在乡里乡亲面前大肆宣扬,惹怒了葛大妮,两人撕扯起来。余清泉把此事告诉余黄氏希望能为此事做主。白亮节在石泉寨的日子令他感触颇深,劝余化龙不要主顾家,也要有忧国意识。

白亮节打算离开石泉寨,余黄氏希望他能带走葛大妮,为葛大妮开节女堂,送别葛大妮,但葛大妮还是留下了,余化龙松了口气。葛大妮为了余定邦要和余老八好好过日子。

曹改有伺机逃回石泉寨,余化龙前去看望,得知黄河纵队是白亮节的部队,但此事的功劳记到了西莲池潘老大身上。葛大妮回娘家探望葛老大,盼望葛正伦带蛇娃早日回来。

上官开基私扣潘老大的粮食,被潘老大利用八路军来访借机用计来对付上官开基。白亮节劝葛云霞去石泉寨看望葛大妮,葛云霞认为葛大妮是刀客土匪,一心想念在延安的房东妈妈。葛正伦硬拉葛云霞回石泉寨看望葛大妮。

白亮节从葛正伦口中得知葛云霞的偏执思想,令葛云霞对余化龙和葛大妮的误解,为避免葛云霞与余家继续深化矛盾,白亮节对葛云霞讲述了曾在石泉寨葛大妮家养伤时的感受,余家并不是葛云霞所理解的刀客土匪,葛大妮还有意加入共产党,为葛云霞解开心结,解除在延安期间葛正伦和小刘对葛云霞的误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