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从艺30年心得:没人谈的作品像死了一样

最近,甄子丹接受了《Esquire》杂志的专访,直言不讳的他将30多年的从艺感悟统统道来,爆出不少金句,令人惊喜。现今,甄子丹已经成为功夫电影的领军人物,面对电影事业,面对曾经的青涩,面对现在拥有的家庭和荣誉,甄子丹坦诚的让人惊讶;而对于将来,他更不忘计划筹拍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完美作品。

卖点:“离开最擅长的角色,将一无是处”

说到08年的那部《叶问》(电视剧版 电影版),可谓风靡大街小巷,学咏春的人一波又一波。电影事业带给甄子丹更多自由和影响力,已经拥有自己“超级英雄电影公司”的他希望能很好的掌控一部作品,却也明白自己的定位。

“影响力是最重要的,能在电影里掌握控制权对我来说很有必要。但我不是一个什么都会的人,也不敢贪心,当你清楚自己的卖点是什么,就不能张目四顾。极力地把自己留在功夫电影的范畴里,并借自己所懂的把所有控制到最好,这是我确信要做的事。”接着他笑着说:“好在这些年我没有走偏路,因为我知道如果离开了自己最擅长的角色,我将一无是处”。

甄子丹称,常有人会跑来叫他尝试别的东西,“电影圈里大家都希望做些别人没试过的,但监制跑来找甄子丹,又叫他不用打,那有什么意义呢?就好像你走进一家法国餐厅,有想在餐牌中看到云吞面,那会有什么好事?”

作品:“如果再拍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会好过任何人”

《杀杀人、跳跳舞》是甄子丹十六、七年前导演的电影,提到这部戏,他说:“那部戏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当时受到的评价有正有负,批评非常多。但我拍电影的心态都是希望别人会谈论,无论是否称赞都好,没人谈的电影就好像死了一般,幸好我一直以来的作品总是很有争议性。”

年轻时心中有团火,到今天甄子丹的火却越烧越旺,“很多人和我合作后都很惊讶我竟然还对演出有这么大的执着。心里面好多想法和经验,甚至比年轻时有更多话想说。但现在时间是主要问题,除了正准备开拍《卧虎藏龙2》之外,还有些其他的计划在手上,要把这些工作都完成起码需要两年时间。”

如果一个演员能完成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完美电影,那比一切都来得有意义。对此甄子丹称:“我会计划一下,只是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如果真要拍一部这样的电影,既要有完全信任我的投资者,工作人员们又得忍耐我的吹毛求疵,还要家人体谅我将整个心都放进工作。我野心很大,但在圈内多年会有现实考虑。其实我对自己有相当大的信心,如果真的可以拍一部这样的电影,必定会好过任何人。”

青涩:曾想和李小龙一样一脚踢飞沙包

谈及年轻时代,那时青涩的甄子丹也有着十分简单的想法,十五、六岁的他常想能像李小龙一样一脚踢飞沙包就太好了,现在回想起来甄子丹都禁不住笑:“然后我会想每天要踢几千几百脚,要提出那种效果来,并想如果真的做到了,就算是成功了。那个阶段我一心一意追求功夫和身体,只为令自己变成最好打,那时我的心态一味的希望可以以武服人。”

不过一路成长,他的心态自然会有转变,对于强者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他直言:“前段时间拍《大闹天宫》的时候,每天要定定坐着三个小时化妆,化一次已经累得我快死掉,但同一个程序却要连续捱三个月之久。那时候是展现强的另一个定义,就是你的心态和毅力。就似龟兔赛跑,谁赢到最后?那也是强的一种更成熟的表现。”

责任:对孩子需要包容和付出 要带兄弟们出来发展

对于“宇宙最强”的“强”,甄子丹认为除了心态、毅力,还有对家人的付出:“当你照顾小孩时才会发现,那是父母给予的耐性与包容,和那无私的付出,Love is power。不是开玩笑也不是随口说,这是真的。”

除了是个注重家庭的人,他对传承也有着执念,对甄家班的兄弟们更有责任。甄子丹清醒地说自己也会老,也会慢下来。功夫不能打一世,强不可能是永远的,“到某天我发现自己慢到一个地步,再应付不了工作的需求,我必然会立即退下来不作留恋。但我的任务仍未完成,因为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我却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感染人。好像现在跟随者我工作的一班幕后和幕前的工作人员,单单当武师的发展总有极限,如果有机会带他们出来,那就让一切有了传承下去的可能性。”

采访素材来源于《Esquire》杂志港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