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六月,山东省取消了二胎生育间隔,近日,山东省又放开了单独二孩,“这些生育政策的调整,将不可避免地造成生育堆积,形成出生高峰。”济南市人口计生委发展规划处展永生介绍。

据了解,近年来,济南市的人口总量处于减速增长的状态,2010年,济南的常住人口比2000年增长了15.07%,但年均增长率比1991至2000年减少了9%,全市人口总量虽然仍在增长,但增速已经明显放缓。从上世纪90年初开始济南进入了低生育水平,2010至2012年的年均总和生育率为1.37,远低于2.1的更替水平,也低于全国1.6的水平。

“我们小区里,跟我孩子差不多大的孩子中,男孩比女孩多不少,打预防针的时候,感觉整个社区也是男孩多。”市民肖女士的这一感受也体现在了数据上,据了解,济南市的出生性别比这些年持续偏高,自1992至2012年济南市年均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09.7,超出了103—107的正常值范围,但低于全国117以上的水平。同时,济南的年龄结构正在加速老化。2010年,济南市65岁以上的人口比重为9.2%,超过了7%的老年型人口标准,而且呈现出加速老化趋势。

去年六月,山东省取消了二胎生育间隔,近日,山东省又放开了单独二孩,“这些生育政策的调整,将不可避免地造成生育堆积,形成出生高峰。”济南市人口计生委发展规划处展永生介绍。

日前,济南市人口计生委公布了生育政策调整后济南市人口发展趋势预测分析数据,展永生说,这些数据是综合了济南市计划生育部门的数据、统计局的数据、公安局户籍数据和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还参考了居民的生育意愿、计划生育工作水平等因素,属相也被作为决定生育“大年小年”的一个要素考虑在内。

根据预测的数据,济南市人口出生峰值年份为2016年,年出生人口8.06万人,比正常年份多2.75万人,在2015年和2017年,因为生育政策调整增加的出生人数也将达到2.3万人和2.14万人。“在社会公共资源供应量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某一年份的出生人口突增,会使这个年龄组的人口在入托、入学、就业、养老等各个阶段遭遇资源紧缺,因此有条件的市民生宝宝可以考虑避开生育高峰年份,”展永生说。

虽然这几年人口增加十万人,但生育政策调整却改变不了济南市人口发展的大趋势。根据预测,在生育政策不调整的情况下,济南市的人口自然增长量逐年下降,2018年前后实现零增长,此后进入加速负增长时期。展永生说:“放开单独二孩政策后,济南市2014年至2020年多出生10万人,延缓了人口自然增长量的下降速度,把零增长时间推后了2至3年,但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人口发展的大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