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曾被制作人羞辱:舔我的脚趾也不会要你

“所谓的负面,完全没有让我污染到,所以我是一个零污染的艺人,我是娱乐圈的白莲花。”拥有“性感”标签的柳岩做客某节目讲述自己从“萝莉”蜕变成“白莲教主”的种种内幕,更不时透露自己的恨嫁之心,网友纷纷表示理解,称身材是个人的骄傲。

浓妆艳抹被误当特殊行业人员

柳岩在观众心目中的第一印象就是“性感”。“我希望我的性感是高级的,是可以一辈子性感的。”然而在工作方面,她坦言性感并没有为她带来任何好处。“女一号都是大青衣,苦情的,可爱邻家的,没有性感的女主角,那样会太招人厌恶。中国的传统观念是不允许性感的女人成为女一号的。她们一定是小三、第三者、破坏者、后妈一类的。我记得刚来光线的时候,几乎是12个小时连轴工作。很多时候是来不及卸妆的,浓妆艳抹的回家。因为常常录影录到12点,小区保安就整天非常嫌弃的说,不知道干什么的。觉得我是夜间服务人员。”柳岩的性感却得到妈妈的力挺,每当邻居闲言碎语,柳岩妈妈总是以正言辞地说“那不是真的,那只是她的工作。”

与宪哥欧弟搭档被制作人羞辱“舔脚趾”

柳岩和宪哥一起主持《周六乐翻天》的时候,因为自己年轻没什么特点被制作人羞辱。“宪哥是全才,欧弟也是非常善于模仿,能唱能跳,我是什么都不会,所以经常被台湾的制作人骂得半死,像你这种主持人,我们台湾年轻人走在街上,随便抓一个都比你主持得好,如果不是陕西卫视要用你的话,你就是跪在我面前,舔我的脚我也不会要你。”但是柳岩性格要强,“我想我当时的表情肯定就是那种'谁要舔你的脚',然后背后就狂哭。但是骂是对的,因为那个时候是什么都不会。所以我觉得那个时候的柳岩是不出彩的,现在就会轻松很多。所以大家会慢慢发现,柳岩看上去蛮鸡贼的嘛,柳岩好像挺会说话的。”对此,网友也表示认可,“她口才的确很好,反应也很快,不然不可能在主持上做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