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2》在诸多争议中落下了帷幕,但关于美食和传承的话题却越来越引发关注。6月4日10点,浙江卫视《爽食行天下》(以下简称“爽食”)将要播出西安篇下集,将这一话题发挥到了极致。

这一季的“爽食”,华少集策划、编导、摄像和主持为一体,在定下“传奇江湖菜”的主题前,他思量了很久:“我们拍了这么多年,见过很多小店,可能就一两个人在做,一做就是一辈子,然后传承给子女。中国美食真正好的东西都是心手相传的,应该给大家看看,真正的美食江湖。”

曾在4月给杭州观众带来满满欢笑的西安青曲社班主苗阜,这次作为陕菜代言人,出现在节目中,和华少上演“好舌头”大PK。在节目组预先踩点时,苗阜推荐了在上期节目中看到的天发芽葫芦头,和即将在明晚节目中揭晓的终极料理(肚饿编稿,暂时保密),虽然两道菜的风格迥异,但都是一种传承,对专一和执著的传承。

这一季“爽食”的主题是传奇江湖菜。江湖是个有趣的词,“江”也罢“湖”也好,分明都是水,合在一块儿却变成了中国人对于自在的浪漫憧憬。

在旁人看来,做节目能到处走走看看,然后吃遍一个城市的传奇美味,是一件很享受的工作。但华少却说,虽然去的每一家店都很棒,但当拍了一天,去了四五家店已经很饱了之后,面对又一桌的美味,要拍好吃完,实在有点痛苦的。

《爽食》华少蹲坐街边吃面 苗阜不惧吃“醉蝎”

更痛苦还在于,怎么把这道菜好吃的地方表现给观众,华少说,只能不停地“发明”,把食物在嘴里运作的过程说出来。

而苗阜作为本期嘉宾,除了陕菜代言人的身份,更贴合主题的,或许是他本人身上的“江湖气质”。而这种气质,很大一部分是源自于他相声演员的身份。

在明晚的“爽食”中,揭晓终极料理和黑暗料理的地点是在西安大唐博相府。而就在节目录制期间,苗阜与师父郑小山一同在博相府收徒,仪式完全按照中国相声界传统的礼仪进行。跪拜、叩首……这是在现代的学校中再也见不到的风景。它是一种中国传统文化里特殊的契约形式,一声“师父”,喊出的,是江湖里的传统、规矩和人情味。

虽然父母都是厨师,但苗阜却不会做饭:“父母觉得自己做厨师伺候了别人一辈子,所以严禁我靠近灶台。”不过,跟着父母天南海北地吃,倒也让苗阜吃过不少好东西。

只是“江湖儿女,快意恩仇”,说到“快意”,再没什么能比得过仰头饮尽杯中酒。苗阜爱酒,聊美食聊到了酒上,双眼都能放出光来。他说陕西的西凤酒很有名,但其实还有一种龙窝酒当年和西凤酒齐名,现在还有从清朝时传下来的酒引子,热乎乎的一杯63度的白酒下肚,绝对不会上头。“这种酒靠的是心传,100多年来,工艺技术主要靠一家人在传承。”这样说,华少一听也来劲了,约着一定要趁着拍节目的空档去喝上一杯。

《爽食》华少蹲坐街边吃面 苗阜不惧吃“醉蝎”

本期最新看点

华少入乡随俗蹲坐街边吃面,苗阜不惧“黑暗料理”,大胆吃“醉蝎”

本周《爽食行天下》将延续上一期的内容,继续带您领略西安的江湖美食。在上一期游戏中胜出的华少队这次来到了在西安著名的“罗家菠菜棍棍面”,为了感受最原汁原味的西安风味,闲不住的华少直接将郝洛钒、关喆拉到了店门口,三个人直接蹲在街边就着大海碗就吃了起来,明星嘉宾瞬间变成了“民工style”。

华少一秒变“民工”,在西安颇具声望的相声大师苗阜这次为了“爽食”也算是豁出去了。无缘享受终极料理的他在面对“黑暗料理”——醉蝎时,毅然不顾蝎子还在蠕动的恐怖模样,第一个将“醉蝎”塞进嘴里,引来众人阵阵尖叫。后来华少也表示:“其实当时也挺担心的,他的嘴要是被蝎子夹坏了我可赔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