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外交风范十足 《摩纳哥王妃》因爱璀璨

“我,就是摩纳哥”,说完这句话,格蕾丝·凯利觉得自己手心已被汗水浸透,红十字会慈善宴会大厅的灯光忽然强烈得刺眼,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丈夫摩纳哥大公兰尼埃三世正目光炯炯地盯着她。这位风华绝代的奥斯卡影后,此时正面对着雄心勃勃构建“拉丁帝国”的法国总统戴高乐,委婉又坚定地表达自己的指责。整个宴会厅座无虚席,却鸦雀无声。

危机四伏 摩纳哥王妃挺身而出

第67届戛纳电影节开幕影片《摩纳哥王妃》,截取格蕾丝·凯利的人生华彩片段,讲述了一个第一夫人危机公关的故事。1956年,刚获得奥斯卡影后的格蕾丝·凯利放弃了好莱坞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远嫁欧洲来捍卫自己的爱情理想。很快,她就意识到,第一夫人的身份,赋予了她更多的责任。

1955年,格蕾丝·凯利带着《乡村女孩》来到戛纳,在双方都迟到的情况下,她第一次见到了摩纳哥王子。再后来,那场“世纪婚礼”让全世界都把目光投向了这个面积仅1.95 平方公里的小国。1962年,是摩纳哥历史上动荡的一年,也是格蕾丝·凯利嫁入摩纳哥的第六年。“女性对国家一样负有责任”,格蕾丝站了出来,决定由自己出面,用自己的智慧和风度,来解决悬在摩纳哥人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摩纳哥成就了格蕾丝·凯利的传奇,格蕾丝·凯利也给了摩纳哥无上的荣光。

第一夫人出面 公共外交凸显女性优势

女性参与到政治、外交中来,1962年的摩纳哥危机并不是头一遭。2500年前,古希腊剧作家阿里斯托芬就写过《吕西斯忒拉忒》,这位希腊女性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宣称,“要靠女人来拯救希腊!”“我们国家的命运就全看我们了!”放眼世界,第一夫人的外交活动早已如雨后春笋。美国第42任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妻子希拉里,1994年担任美国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代表团团长;1995年赴南非参加纳尔逊·曼德拉总统就职典礼。奥巴马总统的夫人米歇尔则是2012年伦敦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美国代表团团长。

第一夫人走向世界,为外交事业吹来一股清新明丽之风。相比阳刚骄傲的男性外交手段,温和低调又充满情感关怀的女性外交,仿佛更能达成彼此的共赢目的,化干戈为玉帛,消弭血气于无形。第一夫人所代表的公共外交,有时比国君或者外交官的出面,效果要好得多。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利针对国家危机所作出的外交公关,堪称典范。

女性的力量也许远超乎人们的刻板印象。即将于6月20日登陆国内的电影《摩纳哥王妃》中,特别设计了这样的场面:那场改变摩纳哥命运的盛大慈善晚宴上,歌剧天后玛丽亚·卡拉斯唱起《蝴蝶夫人》中最著名的咏叹调《晴朗的一天》,台下的希腊船王奥纳西斯、肯尼迪时代的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法国总统戴高乐和摩纳哥大公、摩纳哥王妃一道,都在美妙的歌声之中,神游地中海畔艳阳之下。这是一个国家的胜利,也是女性的胜利,爱与美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