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6月7日电 (记者韩洁 何雨欣 程士华)日前召开的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审议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意味着这一引领中国财税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有望尽快出台,为进入深水区的改革破解难题。

权威财税专家指出,2014年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局之年,出台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对于全面深化改革意义重大。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会上指出,财税体制改革不是解一时之弊,而是着眼长远机制的系统性重构。

中国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说,去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决定》中提出,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无疑是支撑改革全局、面向长远战略目标的制度建设,必将加速释放改革红利,为中国经济增添动力。

虽然不知道总体方案的“庐山真面目”,但受访专家认为,总体方案将对三中全会决定有关财税体制改革框架性的规定进一步具体细化,并具可操作性。

根据三中全会决定,未来财税体制改革将主要从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完善税收制度、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等三方面推进,推动中国建立现代财政制度。

“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出台,无疑将成为今年全面深化改革开局之年的重头戏。”北京大学财经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说,财税改革涉及面广,政策性强,需要更细化、更具操作性的改革总体部署。

过去几个月来,中国财税体制改革已然开始纵深。在刘剑文看来,改革最大的亮点是完善立法,强调立法先行。

“今年4月启动的预算法草案三审,明确将规范政府收支行为写入立法宗旨就是一大进步,通过加快立法推动实现三中全会确立的财税体制改革目标。”刘剑文说,营改增试点不断扩围、地方债自发自还试点、成立环境税和房地产税法起草小组等诸多举措,都表明改革步伐正加快前行。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棋局中,财税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无论是构建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加快环境治理还是改善民生,都需要财税体制改革的配套,也注定了这一改革的复杂性和艰巨性。

“当前财税改革的每一项任务,都面临如何冲破利益固化藩篱的挑战。”贾康说,无论是触及能源领域的资源税改革,还是涉及老百姓自身利益的房地产税,每前进一步都很难。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院长马海涛说,改革开放30多年来,每一次重大经济社会改革,财税体制改革都是先行军。改革至今,剩下的任务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大到理顺中央与地方的政府间事权和支出责任,敏感如房地产税、环境税、营改增等重要税改,小到清理地方税收优惠政策,每一项改革都面临各种挑战和阻力。

“财税体制改革顶层设计的确定,必然会加快深化改革的步骤和节奏,”安徽省定远县县长王成山说,期待改革能尽快解决目前财税体制中存在的一些比较明显的问题,比如专项转移支付问题,涉及到一些中央部门是否愿意放权、利益调整能否顺利等问题,基层希望这些不要因为遇到某些方面的阻力受到影响,也期望地方政府的财权、事权能更加匹配,缓解地方财政支出压力。

对此,贾康也期待总体方案能进一步明确改革方向,希望能制定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和支出责任清单,只有清楚界定了政府间的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才能更好理顺中央和地方关系。

今年是分税制改革20周年。面对新的改革蓝图,专家们普遍表示,未来最大的挑战仍是如何将这些改革举措落到实处。

贾康说,此次会议强调,推进财税体制改革要“树立全国一盘棋思想”,这一要求强调了对改革的统筹协调,既要加强顶层规划,又要中央和地方全面配合。

对此,安徽省合肥市财政局总会计师王成双认为,中央推出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让基层探索更有方向感,可以避免出现很多不必要的试错成本。这也是中央深化改革精神逐渐从原则性层面向操作性层面推进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