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我岁数大了 以后不会惹事了

昨天下午,被称为“德云社总教习”的德云社相声演员高峰和郭德纲、于谦一起亮相,宣布将于6月21日在民族宫大剧院举办“高峰——我的德云十年”相声专场。高峰是郭德纲的师弟,专场中,高峰不仅将与自己的老搭档栾云平合说《学电台》,还将首次和于谦搭档合说《托妻献子》;郭德纲也将难得当一把捧哏,为高峰捧一段原本“给多少钱也不打算说”的《黄鹤楼》。

发布会最后,郭德纲以他一贯风格对众媒体客气道:“大家多说好话”。会后闲谈,记者对郭德纲说:“光我们说好话没用,你自己老不说好话也不成啊!”郭德纲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岁数大了,以后不会惹事了。”记者追问:“那若再有人得罪你呢?”郭德纲也一脸平和的笑答:“不管是谁,我都管住自己的嘴了!”郭德纲的经纪人王海透露,郭德纲现在的性格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变化,说话做事都平和低调了很多。

郭德纲去年10月曾经发表过一篇关于“规矩”的千字长微博,其中写道“人活一世是要有规矩的。有礼数有体统,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全家人围坐用餐,大人不动孩子不能动。长辈坐正中,其他人依次而坐……规矩可以不遵守,但是不能被毁灭。”由于今年北京语文高考作文题目正是“老规矩”,因此郭德纲也被网友们称之为“押题小能手”。昨天,记者让郭德纲试着再押押明年的高考试题,从没参加过高考的郭德纲挠了挠头,说道:“就押‘高尚’吧。”

“高峰是我师弟,在德云社是功勋演员。我和于谦、高峰论相声是叔伯师兄弟;论评书,是一个师傅的亲师兄弟。”说起高峰,郭德纲表情难得的正经严肃:“这个人你在台下认识他,不会想到他是个说相声的。如果把北京天津说相声的都找来放在一起,要让人从中挑出一个不像说相声的,就得把高峰给挑出来。他在台下一点儿说相声的毛病都没有。一帮说相声的坐一起,别人眉飞色舞合计找老板请吃饭或是找人借五千块钱,但这些事儿打死高峰他也做不出来。”

谈到自己这次专场的节目,高峰介绍,他会和老搭档栾云平合说一段“旧瓶装新酒”的《学电台》:“虽然是传统段子,但会有我们很多创新的东西。”高峰还会首次和于谦合作一段郭德纲和于谦经常演的段子《托妻献子》。高峰说:“这个段子之所以有意思,因为它是相声里难度最高的,对逗哏捧哏要求都很高,有人说我这是要挑战郭德纲。我会根据我的表演风格进行一定改动,和郭老师的肯定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