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舞蹈杨文昊为什么被淘汰 杨文昊个人资料

近日,每周六晚9:10于浙江卫视播出的《中国好舞蹈》成了微博上的热搜词汇,学员杨文昊的名字也连续几日挂在微博热搜榜上。这一切都源于郭富城(微博)导师考核战的播出,许多网友对郭富城选出的队内三强表示不满,并在网上声援被淘汰的杨文昊,有些激动的网友甚至直指《好舞蹈》导演组,称节目有“黑幕”。

记者为此专门采访了节目宣传总监陆伟,他表示导师的选择都是自发的,导演组不可能干预,而且每个人对舞者的喜好都不同,自然会有分歧,并不存在所谓的“黑幕说”。而对于观众频频质疑导师海清的专业性,海清也首度发声,“晒”光辉履历以明正身,原来“视后”本名“学霸”,是舞蹈界不可多得的人才。

主观判断难定标准 舞者受欢迎才是终极诉求

郭富城导师考核一期播出后,立刻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的波澜。对于三羊、小P师妹组合和李德戈景最终晋级的结果,很多观众都表示不服,特别是杨文昊的淘汰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有观众甚至忿忿不平道:“看好舞蹈真替文昊可惜,这是黑幕吗?!”杨文昊出色的舞技和他最终的落选让“黑幕说”成了观众心中的疑惑,一些不理智的网友还频频留言攻击其他学员和导师。眼看情况愈发不可控,杨文昊本人也在节目播出2天后发布了微博,希望观众能够理性看待结果:“感谢大家的支持,我很感动!你们的心情我懂,但是我真的不希望大家因为我去骂导师们和别的舞者。我一直很尊敬每一位导师,舞者们也都是我的朋友。再次感谢!”

对于这意料之外的风波,《中国好舞蹈》节目组也予以理解。节目宣传总监陆伟表示,歌舞类节目的评判标准,本来就是一个相对来说主观而非客观的标准,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舞蹈类型和喜欢的舞者,这也是真人秀节目最大的看点所在。“在这个舞台上,输赢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舞者所散发出的人格魅力。观众会因为自己喜爱的舞者被淘汰而愤怒,这种情绪是很正常的。”陆伟假设最终是杨文昊入选了,而李德戈景或是其他舞者被淘汰,也一定会有喜欢他们的观众忿忿不平,认为节目有“黑幕”,“从好的方面来说,有人会为他们不平,就说明这些舞者已经征服了观众。”而在《中国好舞蹈》的舞台上,舞者们最期待的还是能够跳出自己,跳好自己的舞蹈,就不会留下遗憾。“他们把最美的舞姿和最具魅力的人格留在了舞台上,留给了电视机前的观众,这才是最关键的。”

导师的选择常常与观众的期望不符,对于这一点,陆伟表示导师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不可能和所有观众考虑的完全一样。“从赛制上来说,我们所有的决定最终都是由导师本人来做出,这当中根本没有导演干预的空间。”陆伟首先对网友猜测导师受控于导演组进行了澄清,“其次,导师选择哪些舞者来进入他最终的年度考核,每个导师也会从舞种搭配的角度、学员进步潜力、合作表演空间等等各方面去考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台柱、状元兼职“青年编舞” 视后海清本名“学霸”

在不少人眼中,海清是在影视界颇有建树的“人气视后”,而难以把她与专业舞蹈挂钩。而事实上,早在6岁时,海清就踏上了舞蹈之路。那个年代,想要培养一名学艺术的孩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海清的家境同样没有那么富足。因此父母尽力提供的舞蹈学习环境便让海清十分珍惜。“她小时候练功特别努力,好多练功房里的孩子看见老师不在身边都会偷懒,而海清却不会停止练习,甚至有时候生病发烧还能看见她在那里不停地压腿。”功夫不负有心人,海清很快成为了舞蹈班里软度最好、灵性最高的人,这不但让她深得老师赏识,还促使她12岁时直接被选入了江苏省歌舞团,并迅速成为了团里的“台柱子”。14岁时,海清在舞蹈上萌生了更多的想法,以舞蹈编导的身份重新出发,海清考入江苏省歌舞剧院。“不同于单纯跳舞的舞者,海清在编舞上很有想法,她的舞蹈都带有自己的感情,领导们也十分器重她的想法。”在这里,海清将编舞工作进行得愈发顺利,她的很多作品更曾扫获了不少90年代的国家级编舞大奖,也成为了当时江苏省最年轻的编导。

1997年是海清弃舞从戏的转折点。那时候的海清已经拥有了歌舞剧院编舞的“铁饭碗”,然而由于以前做为舞者时积累的腰伤日益严重,海清不得不思考起自己的未来。“海清在歌舞剧团跳舞时受了腰伤,形成了腰椎粉碎性骨折,因此她现在坐着都需要在腰部垫靠垫,坐久了也必须站一会儿。”恰逢高考来临,被腰伤束缚舞蹈生涯的海清不得不思索起“转行”。坚定了想法后,骨子里十分倔强的海清立刻为自己报了高考辅导班,用没日没夜的刻苦来弥补上课与上班之间的冲突。终于,海清以文化课第一名的成绩震惊了北电老师,并被成功录取。直到现在为止,海清还依然保留着强烈的求知欲。新事物,新科研,只要海清不懂的东西,她都会想方设法弄明白,因为在她看来,自己懂得多,才能给儿子做个好榜样。“她现在琢磨得多了,甚至能给儿子组装机器人,那么多的电线也毫无难度。”

转行影视后,海清似乎再也没有和舞蹈打过交道,直至担当《中国好舞蹈》导师。之所以放空多年不再触碰,海清坦言并不是自己忘却了,而是出于对它的崇敬而不敢轻易触碰。“舞蹈是我心中特别美的一个梦,特别神圣,很怕手生的自己会破坏这个梦,因此不敢轻易触碰。”有人打过一个比方:分手的恋人如果再也不愿相见,那么彼此的真爱一定难以言表。海清看待舞蹈正是如此,因此此番邂逅《中国好舞蹈》,海清更像是见着了自己的“旧情人”,内心十分复杂。据周围工作人员介绍,面对即将来临的对内考核战,海清的思绪更是错综复杂:“手心手背都是肉,谁去谁留都不会好受,因此还没有开录,她已经哭过几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