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1日上午,福州,医生再一次出来告知父亲吴明,女儿小婷经抢救无效死亡。5月24日晚上,宁德寿宁县大安乡海拔800余米高的深山里,争吵过后的小婷使出全身力气喊出,“我早就想死了!”,仰头吞下手中的百草枯(剧毒农药)。而源头,按照吴家家人的说法,是小婷再也忍受不了后妈的虐待了。

小婷简历照片及家庭背景 后妈陆花简历照片 15岁少女因后妈虐骂服毒死亡
小婷简历照片及家庭背景 后妈陆花简历照片 15岁少女因后妈虐骂服毒死亡

要不是因为吞服了农药,六年级便辍学在家照顾弟弟的小婷(化名)大抵也没机会,能在这个时候从240公里开外的乡下来到福州城区。她躺在省立医院ICU重症病房内,紧闭双眼,已有4天。

24日晚上,宁德寿宁县大安乡海拔800余米高的深山里,争吵过后的小婷使出全身力气喊出,“我早就想死了!”,仰头吞下手中的百草枯(剧毒农药)。而源头,按照吴家家人的说法,是小婷再也忍受不了后妈的虐待了。

将湿衣服收进箱 责骂下吞下农药

那本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夜晚。和近些日子以来的暴雨一样,争执声常伴随在这个家庭。晚饭过后,后妈陆花(化名)将手伸进装衣服的箱子,摸到了还没有全干的孩童衣服。她问道,“衣服怎么是湿的?”

父亲吴明(化名)称,小婷当时对陆花顶嘴,自己有听到一句,“你生的儿子,凭什么要把衣服给我洗”。随后两人就此事争吵起来。随后,其出门上厕所,回来时两人依然吵个不停,并听到陆花要打小婷的声音,进门一看,果然小婷被打了。

“她突然拿起农药就喝了下去。”吴明说,自己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询问小婷,喝了多少,一大口还是一小口。女儿回应说是“平常的一口”。

吴明慌忙叫她去漱口,并拿起手机通知亲戚前来,骑着摩托车赶忙将女儿送往寿宁县医院。

这个时候,是夜里9时许,小婷喝了农药的消息,在只有20来户人家的自然村里,一下子就传开了。

吴明回忆,自己找来绑带将女儿捆在身后,骑着摩托车一路驶向县医院。小婷在背后对他说,“恶心,想吐”。吴明喜极,心想把农药吐出来就好了。接着他觉得后背传来一阵温暖,原来是女儿吐在自己后背上了。但没过多久,身后的女儿便告诉他,“嘴巴发麻,全身都发麻。”

吴明心里一团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