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时隔64年后再度迎来盛会的巴西,还是长期未晋级决赛圈的中国,即使是刚刚走出极端分子迫害的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和遭受封锁和政治内斗困扰的巴勒斯坦加沙,这一刻,整个地球所有的目光就集中一个小小的皮球上。

这就是世界杯,今天开幕的第20届世界杯,它是足球王国全民的庆典、世纪的狂欢,更是全世界球迷共享的盛筵。

是的。足球就是如此简单,就是如此快乐。

2010年南非世界杯结束后,国际足联用一年时间整理编写的报告显示,每场比赛平均收视人数达1.9亿人,总观众人数超过伦敦奥运会。共有9.1亿电视观众观看了最后的决赛,同样超过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观众人数。足球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世界第一运动。

足球如此简单。但它又如此复杂。当世界杯回归南美之时,我们发现足球已经远非当年的足球,足球已经成为欧洲的足球,更确切的说,已经成为五大联赛垄断的足球。

20年前的美国世界杯,在英超踢球的非英籍球员只有16人,但巴西世界杯,这个数字达到创纪录的119人,占所有736名球员的16%,在五大联赛踢球的占到52%,在欧洲俱乐部效力的占76%。

本届世界杯很大程度上是五大联赛化整为零的表演和展示。在欧洲列强无孔不入的经纪人和球探制度的控制下,即使巴西这样的足球强国,也日益成为足球“原材料”的供应地。而这些国家凭借强大的传媒机器,又将本国联赛以昂贵的价格销售到这些国家,使发展中国家成为他们足球工业制成品的市场,中国也成为这条生产线最大的市场之一。

然而,过去30年来,足球一直是困扰一代又一代中国球迷的无法破解的魔咒。除了2002年之外,中国始终是世界杯的看客,在享受世界杯快乐的同时,球迷内心满是伤痕。

足球是西方控制的游戏,也是大国的游戏,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象征之一。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只有中国长期缺席世界杯;G8当中,只有加拿大无缘巴西世界杯。

中国过去30年足球发展教训告诉我们,中国的足球问题已经很难由足球人来解决。中国足球的发展,需要被放在更高的战略高度。

曾经帮助打开中英贸易大门的英国48家集团主席、阿森纳股东之一的斯蒂文·佩里曾经在1978年组织当时英甲第三名西布罗姆维奇队访问中国,那是访问中国的第一支西方球队。他告诉新华社记者:“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在几乎所有领域都取得了成功,为什么单单对待足球会如此轻率,是不是忽视了足球的力量?”

以超越足球的高度发展足球,是中国足球唯一的出路,这是一条艰难且复杂的道路。也只有如此,中国球迷未来才能以简单和轻松的心情,享受世界杯带来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