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是一个需要梦想,需要英雄的国家,哪怕他们为之付出的代价可能会很沉重。巴西需要内马尔成为贝利,需要足球给大家从平凡生活中找到一条逃道。他们在抗议世界杯,他们还会继续抗议世界杯,但是巴西无比地需要世界杯,需要足球这项能让人心暂且沉醉的美丽运动。

在巴西队员手扶队友肩膀登场时,在里约和圣保罗的抗议之声没有断绝。防暴警察甚至出动了催泪瓦斯来驱散人群,误伤者包括了一位CNN的女记者。巴西国家队在过往巴西各地的比赛中,只有圣保罗挑剔的高傲的球迷,大声嘘过自己的主队。世界杯揭幕战放在圣保罗科林蒂安球场,多少是一种自我考验。

比赛十分钟,考验升级,马塞洛的乌龙球,似乎证明着巴西全明星的防线也未必稳固。克罗地亚有备而来,应对得当,莫德里奇和拉基蒂奇控制着中场,一年前斯科拉里让巴西人在联合会杯上恢复的信心,似乎有些动摇。内马尔在这样的环境下,宣布自己的世界杯到来,适逢其时。他赛前热身显得过于兴奋、奏国歌时又热泪盈眶的激动,让人有些怀疑这个90后少年天才是否情绪起伏太大。就在他为巴西取得扳平一球前,他领到了一张黄牌,克罗地亚防线长腿如林,阻隔了他盘带的出路。

然而这个进球的精彩和及时,让内马尔进入世界杯历史,更让巴西人将眼光重新集中在足球场上。奥斯卡在中场积极的抢断和机敏分球,给了内马尔中路跟进的机会,他左脚射门,似乎没有打中最舒服的位置,左脚内侧打在球的上端,但这次射门角度之刁钻、起脚速度之快,让克罗地亚人反应不及。比分扳平。

“一支球队的球星,必须赢得世界杯,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球星。”这是斯科拉里赛前的评论,也是对内马尔的一种鞭策。罗纳尔多之后——那个我们只能用“肥罗”来识别的罗纳尔多之后,巴西依旧不缺乏球星,可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带领巴西队夺取世界杯的巨星。巴西需要夺取世界杯的英雄,因为这是一个以足球立国的民族国家。巴西需要内马尔成为贝利,成为加林查,成为罗马里奥,成为罗纳尔多。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一个浪漫得有些散漫的国家。上天赐予的丰厚资源,让巴西比其他国家有着更多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漫长的殖民过程,来自非洲、欧洲、北美、亚洲和本土原住印第安人混在一起的种族构成,连带不同的宗教背景、文化习惯,让巴西的社会结构极其繁复。通过议会体制妥协而成的民主架构,在过去二十年巴西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效率低下,贪腐横行。巴西人对世界杯的抗议,表露的更是对各自生活的不满。

而他们对足球的爱从没改变。没有1950年7月16日马拉卡纳之败的刻骨铭心,没有五冠世界杯的激昂振奋,这个相对年轻的民族国家,还找不到一条足球般的纽带,串联起所有巴西人对家国的认同感。他们抗议世界杯,他们依旧深爱着足球。他们需要神一般的球星,需要世界杯的成就。他们需要光荣与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