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云3》好看吗?怎么样?《窃听风云3》影评:不如拍成80集的港剧

作为“窃听”系列的收官之作,《窃听风云3》(简称《窃3》)无处不散发着浓浓的香港味道,有情义、有情绪、有胸怀,有诉求,若不是因为情绪过浓而忽视了叙事的节奏和故事的铺陈,这电影理应获得一个更高的分数。  与前两部不同,《窃3》放弃了炫目的金融行业和警匪元素,而把视点落在了新界原住民和他们的土地上。

电影的大背景起始于一项特殊的政策——“丁权”。在香港,“丁权”一词特指1972年12月实施的“小型屋宇政策”。这项政策规定,年满18岁,父系源自1890年新界认可乡村居民的男性香港原居民,每人一生可申请一次于认可范围内建造一座最高3层(上限8.22米高),每层面积不超过约65平方米的丁屋,而无需向政府缴付地价。

这一政策从诞生之日起就充满非议,也诱使许多人铤而走险从事违法活动,如“买丁”、“制造假丁”、“作伪宣誓”等等。这些问题直到40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无法得到合理解决:一方面有人买不起房,一方面有人生而获得土地,这无疑成为了社会矛盾的焦点所在。

把这一敏感题材搬上大银幕是需要勇气的,剧中演员林嘉华在接受采访时更直言:“如果我有‘丁权’,还拍什么戏?不如回家生儿子,拿土地盖房子。”

人与土地的关系是这部电影戏核。从格局上来说,《窃3》的野心要远远超越两部前作。由“丁权”所引发的利益纠纷是电影的主线,有的人被贪婪和欲望所驱使疯狂囤地;有些人因无知、堕落靠卖地过活;有些人则一直在坚守祖先留下的遗产,任凭岁月的变迁我自岿然不动。这三种人构成了电影中矛盾的三方。蔓延开来的是,兄弟情、邻里情、青梅竹马情、贪婪和欲望、背叛和复仇,再加上一点点怀旧和乡土气息。

就其故事内核而言,《窃3》完全可以写成一出80集左右的港剧,其精彩程度预计能比肩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创世纪》。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电影的容量有限,编剧对故土和乡亲、邻里、手足的浓浓深情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点到为止。兄弟之情不温不火,男女之情不咸不淡,贪婪只剩下盲目,复仇也找不到个动机,反面角色一二到底,正面角色好到没有人性。故事是个好故事,只是想说的太多,结果就是什么都没说明白。

空有氛围和满腔怒火,却忘记了要好好去塑造一个主要人物,去承载和宣泄影片所要传递的情绪,反而将这些分配给一众符号化的角色,这样一来再浓烈的情感也都被稀释掉了。最好的实例是周迅在影片中所扮演的寡妇,片中她一个人承担了所有善良和美好的戏份,因此这个人物让人印象深刻,也立得住。除此以外,只剩下一堆符号,刘青云代表盲从,古天乐代表仇恨,吴彦祖是手机和电脑的结合体,其他人则代表着各种邪恶和行为异常。

《窃3》聪明之处在于找到了契合时代背景的争议话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观众们对窃听主题的注意力分散掉一部分。影片中的时代气息和传统的人与人的交往模式,确实能让观众(尤其是香港观众)即刻感受到电影所营造出的氛围。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叙事的薄弱和剧情上满目疮痍的漏洞。

(来源:新浪电影)□马驰(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