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国学班受虐心理遭重伤:听到开门都激灵一下

9岁的女童茜茜被老师张红霞多次殴打,造成全身多处骨折,这宗发生在北京顺义一家所谓“国学班”的虐童事件引起广泛关注。昨天,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为茜茜做了会诊,茜茜心理伤害较重。

京华时报记者苗飞飞杨凤临

茜茜心理伤害严重

昨天上午,做完检查回到病房的茜茜蜷缩着侧身躺在病床上,不愿意开口说话。茜茜眼神呆滞望着病房的一个角落,十几分钟的时间里都没有任何动作。妈妈张雪梅和前来探望的爱心人士放在她床头的玩具,茜茜没有碰过。“现在孩子听到开门都要激灵一下。”

在张雪梅给爱心人士介绍孩子的经历时,茜茜开始纠正妈妈表述的错误。“当时张老师用手抓着我的耳朵往墙上撞,不是抓着头发。”说完之后,茜茜开始呼吸急促,闭上眼睛眉头紧皱,随后开始轻轻啜泣。张雪梅赶紧给茜茜按摩头部。大约两分钟后,茜茜用双手猛砸自己的头,嘴里反复念叨着“不行了”。

治疗侧重心理恢复

昨天上午10点多,茜茜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做了CT检查,随后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组织多个科室全院专家对茜茜进行了查体会诊。

据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贾姓医务科长介绍,经过会诊医院得出结论,茜茜全身多发软组织损伤,主要是挫伤,正处在恢复期。茜茜的锁骨和肋骨有骨折,目前已经愈合,手脚骨头有劈裂伤,但不需要特别处理,不会对生活造成影响。同时茜茜的营养状况特别差。“最主要的是孩子精神上受到了刺激。”

目前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的治疗主要侧重在心理治疗方面,同时给茜茜加强营养。“孩子每次回忆起在学校的经历都会头痛,现在特别敏感,听到关门的声音都会害怕。”一名参与治疗的医生介绍,“希望孩子能够处在安静的环境中接受治疗,不要受到打扰。”

施暴者被疑骗捐赠

茜茜的妈妈张雪梅称,她结识的张红霞展现的更多的是慈善工作者的一面,而非老师的一面。她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张红霞。“当时我的朋友直接把张红霞带到了我的家里,说张红霞是搞慈善的。”此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两人没有再联系过。去年夏天,张红霞突然提着礼品来到张雪梅家探望茜茜,让张雪梅感到困惑。“我去问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为什么张红霞来看我,朋友说人家是看上我们家孩子了。”

在张雪梅的印象里,张红霞非常热情。“她的气质修养不算出众,也没有显现出国学的修养,但为人热情,见面都要拥抱什么的。”张红霞手机号绑定的微信号码显示的名称为“爱心团队一员”。

今年春节,张雪梅决定送茜茜去张红霞的国学学校学习女德。据张雪梅描述,张红霞和哥哥嫂子住在四间破旧的平房里,其中两间房间被打通,二十余个当地的老人在里面吃饭。“张红霞和我说,她们正在筹备建设一个敬老院。当时我觉得,张老师是个有爱心的人,把孩子交给她应该没问题。”

张雪梅称,张红霞在北京的学校里只有茜茜和一个姓骆的6岁小姑娘。事发后张雪梅查看张红霞的微信,发现每次有慈善活动张红霞都会带两个孩子过去,而她的两个学生则被说成是“没人要的孩子”。“现在看来,她开这个国学班很可能就是为了骗取各界的捐赠。”

孩子母亲暂不接受救助

张雪梅靠画国画为生,收入有限且不稳定。她说,为给茜茜治病,已花去三万多元的积蓄,目前手头只剩几千元。对于经济压力,张雪梅说:“可能我的做法很幼稚,我宁可借钱给孩子看病,也不希望接受社会捐助,我怕对孩子产生不好的影响,让别人觉得我们靠这个事情博取同情、要钱。”

对于“如果没钱可借了怎么办”的追问,张雪梅称如果不得已接受社会救助,她一定会予以回报。

张雪梅说,令她非常感动的是,女儿受伤后,朋友纷纷伸出援手,不仅24小时轮流照顾茜茜,14日的几千元医药费也是好友悄悄垫付的。这两天,还有数名热心人带着玩具、零食来探望茜茜。

另有孩子亦遭虐待

知情人士向京华时报记者透露,目前,“国学班”的两个孩子都已被家长领走。

其中一名孩子是6岁女童娜娜(化名),她的姑姑骆某与张红霞关系要好,说服娜娜的父母将其托付给张红霞。

据了解,娜娜也被张红霞多次虐待,但伤势较轻。碍于姑姑骆某与张红霞的好友关系,娜娜父母尚未要求公安机关追责。

张雪梅告诉记者,曾听张红霞说,娜娜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由姑姑收养,姑姑又将其托付给张红霞。知情人士对此予以否认,称娜娜并未遭父母遗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