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语文出版社最新修订的小学语文教材,记者发现了很多有趣的变化。一年级语文第一页是导学部分,《我爱学语文》取代了原来的《我爱上学》。《我爱学语文》里有3幅图片:第一幅图是两个小朋友在写字,一个对另一个说,我会写自己的名字;第二幅图画的是两个小朋友在图书馆里读书,一个说:“我爱看故事书”,另一个捧着科普书说:“我要上火星玩儿”;第三幅图画的是两个学生在交流识字,一个说:“耳朵的耳字像耳朵一样,真有趣!”另外一个小朋友说:“我爱背诵故事。”

一名小学生很感兴趣,认真地读了起来。当记者问他:“你觉得《我爱学语文》好,还是《我爱上学》好?”小学生抬头回答:“《我爱学语文》好。”“为什么?”“因为我们学的是语文课啊!”

“这就是常识啊!”听了孩子的话,语文出版社社长、语文版课本修订版主编王旭明在一旁感慨道,“长期以来,我们的语文课是品生课、社会课、自然课、科学课,但就不是语文,所以必须改。”

2013年7月,语文出版社召集所有专家和编辑力量,启动语文版小学、中学教材修订的攻坚战。当时,王旭明撂下狠话,“必须按照真语文的思路彻底打破以前的内容,让语文的人文性和工具性统一,以语言为核心,以语文活动为主体,以语文综合素养的提高为目的。如果第一次社内验收通不过,部门年终不能评优秀,第二次再通不过,相关人员就待岗。”教材研讨会常常是从下午两点一直开到下午7点多才结束。一位教材编辑人员说,修订会常常伴着思想碰撞交锋,说着说着,屋子里的人声音就大起来了,为什么改,改哪些?大家在一遍又一遍的激烈争吵中达成共识。“我就不信扭不过来,这些人的观念怎么就这么守旧?!我太痛苦了!”有一次,王旭明这样感慨道。

目前,语文版新版教材小学一二年级和初中一二年级已经通过教育部验收。语文出版社小学语文部主任郑伟钟告诉记者:“此次教材修订是脱胎换骨的,对于所有参与编写的人员来说是思想观念的一次冲击和扭转。比如《我爱学语文》这一课,领导最先提出的时候,我们的确不能接受,因为其他教材版本导论部分都是如此,为什么我们就要特立独行?”

改的还不仅仅是这些。比如,二年级上学期第二课,记者看到了歌曲《天路》以诗歌的形式入选教材,三年级的延伸阅读中居然收录了台湾歌手周杰伦的歌曲《蜗牛》。而传统爱国主义篇目《吃水不忘挖井人》配的是挖空心思找来的“老水井”的新闻图片。

一系列变化让人耳目一新。“与时代贴得太近了!”拿到书的教研员发出这样的感慨。

郑伟钟介绍,语文版小学一二年级语文教材修订,一是减少篇目,四册教材共减少15篇,约占原课文总量的10%;二是更新部分课文,修订版教材新换了29篇课文,占全部课文的25%。新换的课文更注意文质兼美,贴近儿童生活,符合一二年级学生的认知水平,有利于学生审美情趣和思维能力的培养,如一年级下册的《狐狸列那》、《想做好事的尤拉》,二年级上册的《天路》、《子罕之宝》,二年级下册的《沙滩天使》、《对症下药》。在这次修订的过程中,出版社还采取投放调查问卷、召开座谈会、专人访谈等多种形式,倾听来自一线的声音,了解教材实验区的意见和建议:哪些课文应该保留?哪些课文应该增加?哪道练习题应该改进?……他认为,这些反馈有助于把握修订的方向和程度。

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前50多年的中小学教材都是全国统编的,最近几年才开始实行一纲多本,即在课程标准指导下,由一些有实力的出版社组织编写,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审查通过可以发行。各地区或学校采用哪个版本教材,原则上是有选择的主动权的。现在新编并通过审查批准出版的小学语文教材有10多种,初中语文有8种,高中语文有5种。

王旭明表示:“现在语文教育最大的问题用一个词概括就是‘假’,用一句话形容就是违背语文教学规律的教学、教材、教师和评价在大行其道,教材危机表现为强化话题,却忽视知识传授;强化学生活动,缺技术训练。一定要树立正确的语文观,才能编辑出好的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