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20日,南宁市西乡塘区一所高校的大四女生李萍(化名),在学校教室与指导老师讨论完论文修改意见后,被导师索抱并动手动脚。李萍向校方告发此事并要求导师认错道歉,然而导师此后矢口否认此事。目前李萍已报警。

事情过了大半个月,李萍仍未等到警方的调查结果和校方的处理意见,6月14日,她向本报求助。李萍称,5月20日,她的毕业论文进入定稿阶段,信息与安全科目论文指导老师容某联系了她,说论文还要做最后的修改,最好能够当面指导。

据李萍回忆,一开始,容某提出带电脑去李萍家,李萍吓了一跳,让容某改在学校教室修改论文。当时教室里只有师生两人,一切正常进行,直到5月20日下午3时,容某提出要去楼下开会,走之前突然对李萍说“来给爹抱一下”。

李萍说,由于碍于情面,她委婉地拒绝了,但“容老师转身走到门口后,又跑回来要亲我,被我躲开了。他走了又突然回来,用很大力气直接把我整个人放倒在教室旁边的一排椅子上,又亲又摸。因为我快要摔到地上了,他才停止走开了”。

委屈、气愤的李萍,找到该校信息与统计学院党委副书记反映,要求容某向自己当面道歉,并将事情公开。据李萍的男友黄刚(化名)介绍,5月21日,学院通知李萍和容某调解,当时有3名学院领导在场,他还叫了四五名同学作证,容某承认向李萍“索抱索亲”的内容,被他录了音。

录音中,容某说:“因为屏幕在那里,我们两个贴得比较近,我就说想亲你一下……我冲回去的时候,可能力气很大过去抱她,可能就到一排椅子上了”。面对李萍和黄刚的质问,容某却否认说过“给爹抱一下”的话。

到了5月22日,学院通知李萍,以老师与学生有“过激拥抱行为”,对容某已作出行政记过处分的书面决定。李萍认为,自己被推倒、被亲、还被摸了,“过激拥抱行为”的措辞与事情背离太大,希望能够改为“猥亵”。当天,李萍向西乡塘派出所报警。

然而,5月25日,李萍突然得知学院撤销了对容某的处分决定,原因是容某此后矢口否认对李萍有过不当之举,坚决不接受处分,在没有掌握证据的情况下,学院也无法进行处理。此后,李萍和黄刚整理材料向学校举报,同样得到证据不足无法处分的答复。

对于此事,6月12日容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与这个学生之前私交蛮好的,我就想给学生一个即兴的拥抱,因为准备要毕业了。后来她不太愿意,我就算了……没有(对学生又亲又摸)那样的行为”。校方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后校方再进行处理。

6月14日晚,黄刚告诉记者,此事发生差不多一个月了,他和女友感觉求助无果,各方面都让他们挺失望的,在咨询律师后,他们将保留通过诉讼途径维权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