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全球增速最快,年票房正赶300亿的电影盛地,只有王中军+王中磊、于冬、覃宏、王长田、张昭、叶宁等不多几个名头响亮的"大佬",显然是不够的。这一两年,细心一点的观众会发现,除了这几个曝光率很高的电影业大佬外,安晓芬、高敬东、陈辉、利雅博、陈向荣、曹华益……这些半陌生半熟悉的名字也频频出现在电影片头字幕,以及娱乐版的报道中。

新大佬!站出来:《小时代》背后的安晓芬

他(她)们是大盛国际、基美影业、福建恒业、英皇电影、银润传媒、新丽传媒这些民营公司背后的操盘手,和华谊、博纳、星美、光线、乐视、万达负责电影业务的老总们一起,为中国观众提供电影,也决定着中国观众能看到什么样的电影。我们姑且给他们一个字头——新大佬。在上海电影节,我们将把他们介绍给搜狐娱乐的读者们。

(黄杰/统筹 哈麦/文 李新/视频)大盛国际,因为2014年将有7个重磅项目上马,成为媒体和业界关注的焦点。安晓芬,作为女老板,作为圈内少有的女操盘手,她是足够坚强的;但谈到当初失业和创业的经历时,她会流露出女性特有的柔软情绪。她的故事和她操盘的电影几乎一样精彩,她对电影行业的思考则显示出毫不亚于男性同行的冷静和敏锐。

张伟平、张艺谋的财务总监

如果从入行时间来看,安晓芬比现在已大名在外的王中军+王中磊、于冬、王长田等人都要更早接触到电影。1997年前后,张艺谋拍《有话好好说》找不到投资,和他结交了好几年的铁哥们、做航空食品和国际运输生意的张伟平出手相助,被变成了投资人,当时在张伟平公司做财务总监的安晓芬也因这个机缘巧合,算是进入了电影业,成为张艺谋剧组的管账人。做过惨赔2500万的《有话好好说》,以及两部赚钱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后,善于总结的安晓芬把电影预算控制这块就完全搞清楚了。

离开新画面后,安晓芬去了覃宏掌舵的星美,那时候这个传媒集团公司刚刚成立,业务涉及电影、电视剧制作,广告,影视基地,报纸、杂志各个领域,发展空间很大。在这里担任财务总监,后升到管理层的安晓芬了解了整个传媒产业的运作,算是一次全面的学习。

40岁东山再起的女老板

再下来,安晓芬跳到时代今典集团,这也是一个全产业链公司,其中亮点业务是影院投资管理。在时代今典一年零八个月后,安晓芬被离职了,主要原因是和老板意见不合。她之后有去和其他几家公司谈过,但最终都没达成。那是她人生中最苦闷的阶段,职业生涯走入最低谷。但直到那时候,安晓芬也没想过要自己创业,因为做电影是需要大资金的,而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条件。

帮助安晓芬摆脱困境的人之一是李仁港,他当年准备拍《锦衣卫》,找到了安晓芬,当时安晓芬还没有自己的公司,但李仁港很信任地把国内这一块交给她做。李仁港认识安晓芬是在2008年,当年他有一部电影《三国之见龙卸甲》上映,安晓芬看过电影,在香港的时候拜访过李仁港和他老板曾佩珊,三人聊得特别投机,算是结缘。《锦衣卫》还在做的时候,安晓芬的好朋友叶伟信又找到了她,让帮忙做《叶问2》。也就是在最沮丧的那一年,安晓芬连续得到贵人相助,不到十个人的团队,用一年多时间完成了两个项目。2010年两部电影上映后,票房分别位列年度第五和第十。

赚大名的《小时代》制片人

再之后,大盛国际做了《李献计历险记》、《飞越老人院》、《小时代1、2》几部作品,尤其是去年上映的《小时代》,把制片人安晓芬推到了大众面前。但实际上,安晓芬接手这部片也是机缘巧合——跟中影总经理张强偶然聊起来,经他推荐,觉得不错,就做了。《小时代》1、2总票房近8亿,有11家公司参与出品,5家公司联合发行,大盛国际投资金额有限,但安晓芬认为这是个非常好的项目,很有市场前景,所以在投资之余,还承担了制片的重任,电影上映后,没有让投资人陪钱反而赚了钱,大盛国际在业界获得了较好的口碑。安晓芬由是开始被外界熟知。

一年推七部电影的业界“新大佬”

2014年,很多业内人士都有一个感觉,大盛国际突然爆发了,一下子发布了七部新片计划,有投资2亿,陈坤、李冰冰主演,香港名摄影师鲍德熹监制的魔幻片《钟馗伏魔》;《碟中谍》系列制片人保拉-瓦格纳加盟的中美合拍片《飞虎月亮花》;新人导演李阳(《李献计历险记》《坏未来》)执导、陈国富监制的现代魔幻题材片《她的亡命之徒》。另外,还有四部女性题材电影《我是女王》、《迎男而上》、《头等舱》、《只谈情,不说爱》。其中,《我是女王》是伊能静的导演处女作。

安晓芬说,这些项目都是几年前积攒下来的,有些可能已经打磨了一两年,只是现在集中发布。也就是说,这个事情并不突然,是早已准备好的。而背后支撑大盛国际能做到这一步的,是幕后资本的进入——2013年底,主营文化演艺、旅游景区、主题酒店、休闲地产的上市公司宋城股份购下大盛国际35%的股权,条件是提供1.25亿可支配资金。

有了钱事情就好办多了。目前,这个差不多有60人的公司已经开始做完成的产业链架构——集团下有四个公司,发行、营销、艺人经纪、宣传,另外还有一个“大脑”,就是内容研发中心,所有项目都基于这个部门来看是立项或者否决。这个中心下面有导演、编剧工作室,包括跟其他合作者签约。安晓芬最初给大盛国际的规划就是要做成“有发行能力的制作公司”,她希望把一部作品从源头到结局都能掌控到位,在自己的手里不失水准。

搜狐娱乐独家对话安晓芬——

搜狐娱乐:达到什么标准的剧本才可以投拍?

安晓芬:我们自己特别有明确的方向,未来的计划基本遵循的都是,首先,自己喜欢,然后观众喜欢,这两点满足,我们投入研发。两者不满足,不做。观众喜欢的,我不喜欢,我没有激情去完成。电影一般耗时八个月以上一年多,如果没有兴趣,很难坚持下来。

搜狐娱乐:对不同电影投资量的控制是什么标准?

安晓芬:我们基本上是两头,叫枣核状。特别大的投资,比如说过亿的投资,和2000万以下的投资,都数量不多,更多的是5000万左右的中等成本的投资。一两千万以下的投资我们是培养新导演,尝试新类型。特别大的投资,比如一个亿,两个亿,三个亿,是电影的题材来决定。现实题材的(指爱情、喜剧、青春等题材),跟生活比较接近的,投资性价比比较好的,这个量会是最多的。

搜狐娱乐:未来几年什么题材会比较热门?

安晓芬:一个是奇幻、魔幻、玄幻这类题材的电影,在中国才刚刚开始,包括《钟馗伏魔》一样,这种题材的文学作品也是非常多,其实给我们开发电影打下很好的基础,真的是在这里面寻找到网友喜欢,你也可以做开发的项目是很多的,就是看你的眼光和你对市场的判断。

另外一类是现实题材的电影,包括爱情、喜剧、青春,就跟人们现实生活比较接近的,我们通常说的接地气的电影,关键这些项目的成功就是看你能不能找到跟观众的接口,观众喜欢的你能不能找到,你拍的观众会不会喜欢,这个很重要。你找不到这个点,可能你的项目就失败,这类题材我觉得会永远永远流行,它不会失效,因为人们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他(她)一方面需要和朋友交流,另外一方面要在电影或者文学作品中找到映射,来帮助自己解决困惑。

搜狐娱乐:今年上映的电影,但从项目来讲,你觉得哪些是特别成功的?

安晓芬:我觉得肯定是《爸爸去哪儿》、《同桌的你》、《北京爱情故事》。我们不谈文学和艺术水准,只说让观众认同,这三个电影都做到了。《爸爸去哪儿》打的是亲子牌,在春节那样一个特殊的档期,合家欢电影,那可能是以前在春节档没有的。它除了是那个栏目带动的结果,其实反映了观众心理上的需求,要全家去看同一部电影,那个是最合适的选择。

《北京爱情故事》成本也不高,获得了四五亿的票房,其实刚才讲的,还是跟人们的那种现实的感受相关,在电影中让人们看到自己的情感经历中的一个影子,他(她)也会得到共鸣。

《同桌的你》让人们回忆和怀念青春,这首歌流传久远了,差不多每个人都会唱,也切中了人们这两年对怀念青春的一个情感诉求。也有人说这几部电影从制作水准上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我想说,至少他们摸准我观众的脉搏。作为电影人,未来我们要做的,是从艺术上,从制作上把它做得更好。

搜狐娱乐:郭敬明、陈正道、郭帆、田羽生,中国亿元导演俱乐部里面已经有四个八零后导演,怎么看这个现象?

安晓芬:各行业都是一样的,一定是长江前浪推后浪,有新人出来,80后导演集体的呈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知道目前观众在想什么,观众想要什么,他们非常清楚,因为他们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这一点可能是七零后、六零后,甚至是五零后,这些人很难把握住的一个脉搏,他们恰恰是优势。

但是我觉得普遍反映出来的一个问题还是制作方面整体上专业度都不够,很多的新人导演其实都不是专业学校训练出来的,他毕竟在叙事、镜头语言上有这样那样的不足,那我也希望这些新人导演真的是能够跟观众沟通顺畅的情况下,把自己自身的功夫做扎实,否则你只能是一种现象,过去就过去了,它不会长久。

搜狐娱乐:大盛国际签约的李阳(《李献计历险记》《坏未来》)未来会是一个能爆发的导演吗?

安晓芬:李阳导演是非常有才华的一个人,他的那种才华表现应该还是说比较小众的,因为他太天马行空了,他出来的所有的东西在专业界,在电影行业里真的是被认可和追捧,但是有可能普通观众并不一定认同,因为大家会觉得深奥,看不懂。他个人风格非常强。所以,我们签约签了三年,为什么没有急着让他出一部作品?我们千年的时候让他做了一部微电影,其实一直在训练他跟观众直接交流的方式,也希望让他自身感受。我们公司现在做的就是保留他才华的同时,让他跟观众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