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街网,欢迎你的光临!南宁街网首页
158-7710-1009
| | |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 正文

昆明市卫生学校一女生坠为争朋友打架坠楼重伤

2016-05-14 10:43   来源:春城晚报   编辑:李致江
昆明市卫生学校一女生坠为争朋友打架坠楼重伤

看着病床上的女儿,小包妈妈忧心忡忡。

昆明市卫生学校一女生坠为争朋友打架坠楼重伤

事发的宿舍

昆明市卫生学校一女生坠为争朋友打架坠楼重伤

小包从22号女生楼3楼坠落

今天是2016年全国护士执业资格证考试的日子,本该出现在考场参加考试的小包(化名),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连翻身都不能独自完成。意外发生在12日中午,刚满18岁的她,就读于昆明市卫生学校,可就在执业资格证考试的前两天,因和同学发生矛盾,她从宿舍3楼跌落,造成全身多处骨折。

●从小包的讲述中,记者梳理出4个地点

2楼楼道

“小包,进来坐一下。”事发当天中午,小包和班上另外3名要好的同学小李、小虞、小王吃完饭返回宿舍时,刚走到2楼,就被小严的室友小潘叫住。

小严宿舍

“你最近很潇洒嘛,跟你的女神在一起玩,是不是特长脸啊!”一进小严的宿舍,对方率先发难。“是啊,我长得不漂亮,却和一个美女玩得好,就是有面子,怎么了?”小包也不客气。随后,两人你来我往,展开骂战。

3楼楼道

吵了几分钟后,小包不想继续纠缠下去,于是离开小严宿舍。谁知刚走到3楼楼道,小严就带着几个人追了上来,手上还拿着钢管。“你很嚣张嘛,还砸门。”虽然小包一再解释是因为风大,可对方却不依不饶。于是,双方再次发生争吵和推搡。

393宿舍

此后,预感不妙的小李拉着小包往自己3楼的宿舍跑去,也就是小包最终坠楼的393宿舍。小包说,她看到小严举着凳子朝她砸来,幸亏她们及时进了宿舍,否则肯定会被砸中。此后,小包打电话向父亲求助。

讲述

争朋友引发双方纠纷

昨日下午,记者在昆明市嵩明县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的小包。她面部有些浮肿,右侧脸上有擦伤,手上也有明显刮痕。

“‘嘣’一声,打得我当时就发晕。”躺在病床上的小包,艰难地举起右手指着脑门上一个凸起的包说,这是被对方用钢管打的。小包告诉记者,和她发生矛盾的女孩姓严,虽然是同一届,但对方比她大几岁,也比她高一些。以前两人虽说不是好朋友,但见面会打招呼,还一起打过麻将。

而最近关系紧张起来,是因为她们共同的朋友小美(化名)。小包说,小美长得很漂亮,在学校算是风云人物,因为以前小美和小严比较要好,而最近却和自己要好,小严就不高兴了。此前,小严就曾多次警告她,让她别太得意。

想引起老师注意坠楼

小包说,当日,小严等5人进入393宿舍后,其中3人手持钢管,威胁其他人闪开。随后的争执中,小严举着钢管打在小包头部,而小包夺下其中一人的钢管,挥舞中将小严的脸部擦伤。

等其他人再次将双方隔离,小包已被逼到了窗边。此时,小包看到楼下的老师,于是爬上洗手台边窗户上,希望楼下的老师能看到自己。“有种你下去啊,要不要我帮你一下。”小包说,小严一边说一边朝她挥着钢管,而这时,她的大半个身子已经在窗外,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坠楼。

回访

宿舍楼下灌木丛被压倒一片

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来到位于嵩明杨林的昆明市卫生学校,对于小包坠楼一事,部分学生表示有所耳闻。随后,记者在一名热心同学的指引下,找到了事发的第22号女生宿舍楼。这是一栋6层楼、有600多间宿舍的宿舍楼,楼内大部分都是8人间,而小包坠楼的房间是3楼393宿舍。

“幸亏宿舍楼前有绿化带,这名女生掉下来时起到了缓冲作用,不然后果肯定更严重。”刚好下课回宿舍的一名同学指了指小包坠落在绿化带中的地点说:“喏,你看,这里的灌木丛凹了一大片,很多绿植都被压断了。”

在征得宿管同意后,记者来到了393宿舍。门前,一张写有学生名字的纸条还没来得及撕掉。宿管称,由于学生刚搬走,学校还没有开始打扫和整理。屋内,散落着的物品还能看出前一天发生打斗的痕迹——进门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断裂的手镯;从洗手台到窗台,有几个明显的黑色脚印,窗户大开着,从上面望下去,窗户正对下方的灌木丛中有很明显的凹陷。

进展

学校:涉事学生共有9名

据昆明市卫生学校的汤校长介绍,事发当天,是3年级学生最后一天在校,事发时间大约是中午12点56分,当时值班老师就在楼下的宿管处,听到异响,值班老师冲出门看到跌落的小包后,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和110报警电话,并立即通知学校医务室,对小包做了简单处置后,将其移动到了阴凉处等待救护车到来。

据学校了解,包括小包在内,涉事的学生共有9名,只有一人未满18岁,小严比同届学生要大一些,已经23岁。目前,小严正在派出所接受调查,学校也正配合警方调查此事。

该校武副校长说,事发后,学校立即通知了家长,但很多家长不愿意配合学校调查。截至昨日上午,学校到医院看望小包前,再次联系涉事学生的家长,希望对方和他们一起到医院看望伤者,但部分家长仍不愿前往。在警方通知下,才有几名学生家长来到嵩明,但其中,只有一名家长表示愿意到医院看望小包。此事中,和小包产生主要矛盾的小严的家长至今不肯露面。

父母:那天是孩子毕业的日子

“小包爸爸,你快来嵩明第一人民医院,小包出事了!”相隔不到半小时,小包爸爸接到女儿班主任的电话。而就在半个小时前,女儿曾打电话说有人要打她。他万万没想到,本来3个小时后就能高高兴兴回家的女儿,此时却进了医院。

“那天正好是孩子毕业的日子,我们还商量着几点钟到学校拿行李,回家吃什么,但没过一会,女儿就哭着打来电话。”小包爸爸说,当时大约中午12时,正好是午饭时间,女儿在电话中一边哭一边说有人要打自己,问怎么办。“我当时并没有把事情想得多严重,而且我马上就要到学校去,于是就让孩子先找班主任或者到同学多的地方去,尽量保护自己。没想到一个小时后,却从学校传来这个消息。”小包爸爸说,听到消息后,他赶紧给前妻打了电话,两人立即扔下了手里的工作,赶往医院。

“女儿头部多处肿胀,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最关键的是她的胸椎和腰椎都骨折了,这以后有瘫痪的可能呀!”说起女儿的病情,刚刚擦干眼泪的小包妈妈再次哭成泪人:“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以后该怎么办呀!”而让小包妈妈更心寒的是,从事发到昨日,涉事学生和学生家长没有一个到医院里看望过,也没有接到任何一个道歉电话。“现在的学生做事怎么都那么冲动,做家长的也没有任何作为,这样更让人气愤!”

律师:责任有待进一步界定

对于小包跌落宿舍楼一事,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孙文杰律师表示,各方责任有待进一步界定。他说,从法律角度来看,此事件中,涉事的小严一方肯定是有过错的,但是否应承担全部责任,还要看当事人小包是否在此事中存在过错。另外,对于学校来说,还存在监管责任,所以必须根据事故的具体情况来分析,如果在此事发生时学校已经监管到位,那么就不存在赔偿责任。但如果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那么就存在补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