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街首页收藏本站

南宁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南宁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47|回复: 0
收起左侧

这是一个去天堂寻梦的女人

[复制链接]

365

主题

453

帖子

16

街币

淘物闲客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积分
1856
发表于 2013-3-13 09: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记得周励这个女人吗?我相信四十岁左右的朋友都会对她有印象的。
当年,就是这个周励,制造了一个凭四十美元只身闯美国最后获得成功的神话。成功后的周励,写了一本很有名的《曼哈顿的中国女人》。这本书一时间洛阳纸贵,人们争相传阅,书店里根本买不到这本书,单位的图书馆如果有这本书,往往是有许多人在排队等候。人们,尤其是女人们,彼此一见面,或者是凑在一起,言必称周励,其交流的热情远远超过数年前谈琼瑶的小说。
周励创造的神话,再一次撩拨起国人去美国的欲望。
我是先看了《曼哈顿的中国女人》这本书,然后去书店买了一本。遗憾的是,我买的这本书没有照片,好像是简装本。几天前,我为了查找资料,在书橱里偶然发现了这本书,于是忍不住翻了翻。
我记得,照片上的周励姿色平平,并无什么动人之处,而且我相信这些照片都是经过她精挑细选的。
这个周励与我算是一代人,都是初中毕业后就下乡的知识青年。从这段经历来说,我读这本书时有点儿贴近感。当年我看这本书时,曾经像许多人一样,对周励充满了崇敬的心情,或者说是有点儿崇拜。不知是为什么,十多年过去了,重新看见这本在1992年北京出版社出版的《曼哈顿的中国女人》,竟没有了当年的感觉,尤其是见到封面上作者周励的名字前面加了一个括弧,括弧里面有个“美”字时,眼睛竟然有被刺痛的感觉。
为什么眼睛被刺痛,我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五味杂陈的感觉,反正不是嫉妒,就是不舒服。我按照过去残留的记忆,有选择地重新读了部分的章节,就是当年令我感兴趣的部分。令我失望的是,在我现在的阅读的感觉里,已经没有了当年那种阅读的快感和按捺不住的兴奋状态。或许是我到了精神麻木的年纪,情绪不会轻易被调动了;或许是到了理智之年,在阅读文字时先入为主地进入了一种审视或批评状态,不管怎么说,我对于这本书里的叙述的一切已经没有多少兴趣了。现在我怀疑,周励的成功究竟算不算成功,在她通往成功的路途上,是否有许多隐藏的细节?甚至我怀疑,这里面有没有夸大的成分,过分放大了她成功的事实?记得当年,在这本书非常火的时候,媒体曾经有许多报道,向人们介绍一个真实的周励,但这种声音非常微弱,根本没有对这个曼哈顿的中国女人产生任何的负面影响。
我现在读这本书,觉得周励的成功中只有两点是我认可的。
一是用她自己“美好丰满的乳房”打败了美国佬,夺走了别人的男朋友。
那个叫麦克的美国男人(也就是后来与周励同居的人),有个叫贝妮丝的女友。因为贝妮丝见麦克对周励有好感,便心生嫉妒,于是两个人便产生了一场“乳房大战”。按周励的描写,这个贝妮丝很漂亮:“穿着黑色丝绸的睡袍,更显得绰约多姿,她裸露着粉红色的前胸,那如大理石般洁白的双臂,宛如奥林匹斯山女神的胳膊(这个比喻有点儿拙劣,说来说去还是胳膊)”。因为麦克移情于周励,贝妮丝醋意大发,对周励说“中国女人的胸部像飞机场”。
关于这一段,周励是这样描写的——
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当着我的面侮辱中国人,她已经不止一次说这话了。因此这时我猛地掀开我的粉红色的睡衣,露出两个乳房,对她大声喊叫:“你看看!你看看!是不是飞机场?……你睁眼睛好好看看!”
贝妮丝被我的举动震呆了,一时愣在那里讲不出一句话来,她也许是第一次看到中国女人有这么雪白耀眼、美好丰满的乳房!
如果这一段描写,不是周励的杜撰,的确算是一次成功,不管怎么说,她用自己的乳房为中国女同胞赚回了一点儿面子,或者说是尊严?不过话说回来,用身体某个部位打败美国佬,还是让人感到有点儿英雄气短,怎么说也自豪不起来。
另一个成功,就是她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堂而皇之地加上了一个括弧,括弧里面是一个“美”。
无论怎么看,我都觉得这“美”字,很像封建时代的什么印章,标志着人的品种和等级。
十几年过去了,在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周励,不知又制造了哪些神话和传奇。现在国内还有几个人记得这个名字前面加盖“美”字印章的女人呢。
女人的欲望往往要比男人强烈,尤其是在物欲方面。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出现了难以遏制的“出国潮”,也有人将其戏称为“洋插队”,大批怀着梦想的人去了美国。在这批人中,女人的数量多于男人。
美国在许多人的眼里,无疑是天堂。它在大洋彼岸吸引着许多中国女人去那儿寻梦。
在我所在的单位,十几年中出国的女人有十几人,男人倒是一个没有。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单位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姑且称她为L,在她的事业被许多人看好的时候,突然选择去了美国。当时有人说L如果不去美国的话,很可能当上单位一把手的。L是以“陪读”的名义去美国的,她的丈夫是一家科研单位的科研人员,已经先去美国了。L去了美国之后,就再也没见她的踪影,等到她再次回到单位时,她已经是黑头发黑眼睛的“美国人”了。洋装虽然穿在身,可她的心未必是中国心了。
美国肯定是个很少有伪饰的国度,这一点从L的变化就可以看出来。L在出国前,是很讲政治的,言谈举止中规中矩。可成了美国人之后,就变为另外一个人,她这次回来,是为了给自己办退休手续的,尽管她距离退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当时,这件事在我们单位引起了很大争议,人们都说,L给美国人效力怎么好意思上中国来领取退休金呢?她在美国都发达了,怎么还在乎这两个小钱呢。人们都有这样一个感觉,L的变化与出国前判若两人。本来在别人看来是很荒唐的事,结果真的被L办成功了。也许,L当时是唯一在中国领取退休金的美国人。
又过了几年,我又听说了L离婚的消息。据与L保持联系的人说,L与丈夫老Z离婚了,现在与一个美国老男人生活在一起。据知情者说,L与Z离婚,责任不在男方。人们听了无不感慨,人的变化竟如此之大。在人们议论L时,我提出了一个非常弱智的问题——L在美国还交不交党费了?
前几年,L突然又回来了,在香格里拉饭店为儿子举办了婚宴。很多故交都出席了,当然也随了份子。去香格里拉参加婚礼,份子小了是不好意思参加的。因此又有人推断,既然L的儿子在美国都举办了婚礼,这次回中国再次为儿子举办婚宴,其目的不排除有是收取红包的嫌疑。
L回美国后不久,又传来了关于她的消息,说这个人在美国开了一家中医馆。人们都很纳闷,她是什么时候学会中医的呢?知情人又说了,L曾经悄悄回来一年,在中医学院的成人班学了一段时间,拿了个结业证书。我听了,不免为她担心,就凭一年的时间,能掌握博大精深的中医学吗,就敢给人看病吗?如果换上我,我肯定是不敢的。
再过不久,我看到了在一家报纸上连载纪实文学,什么题目我就不说了,我看作者的名字,正是L,与前面我说的周励一样,名字前面有个括弧,括弧里有一个“美”字。我看了一两篇,其实L写的也是自传,描述自己在美国如何闯荡、打拼,但就其文字和内容,远不如周励,就没有再看下去的欲望了。连载的后面,还附有一则小启事——“此书已由××出版社出版,欲购此书者,请与××联系”,后面还有一串数字,也就是电话号码。
在自己的名字前加盖一个“美”字印章,真的如此重要吗?一个人有了这样的标记,就变得高贵了吗?就像《水浒传》里的武松,脸上的金印无论怎么遮盖,还会被人认出“贼配军”的。
去年夏天,我去同仁书店,见到了L的书冷清清地堆在书架上,尽管她的名字前加盖了一个“美”字印章,依然无人问津。
    很显然,L的书与《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出版的时间相比,毕竟过去了十多年,“洋插队”已经成了寻常事,人们对此类内容的图书已经不感兴趣了。哲理文章
奉献的名言
至理名言
做人的名言


南宁街网 - 社区声明 1、网友以上言论和图片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2、本帖部分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对于【违规帖】南宁街社区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南宁街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