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6 13:37:45  责任编辑:张瑞政  来源:http://www.nanningjie.com/

  2004年12月9日,北京,65岁的袁伟民用这样一句话结束了自己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四年任期内的最后一次会议。   会议上,中组部副部长沈跃跃宣布中央决定,四川省委副书记刘鹏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正式卸任……  47年的体育生涯,袁伟民看似简单的结束语画上的却绝不是个简单的句号。

20年前的1984年,他也曾告别过,那时是在完成女排三连冠后卸任国家队主教练;20年后再次告别,也走过了夺金的20年轮回。 或许是天意,女排成为袁伟民体育生涯的“开篇词”和“结束语”。 14年男排运动员、8年国家女排教练、21年国家体委和国家体育总局领导,而今的袁伟民或许已记不清当初呕心沥血时的那些甜酸苦辣,但正如他不变的“剑眉”一样,回忆中闪过的依然是不变的体育竞技精神和女排情结!  袁伟民的不足  袁伟民正式卸任,标志着中国体育一个时代即将结束,虽然在未来四年里,中国竞技体育的举国体制仍将以其巨大的惯性前行,但可以预期的是,在2008年之后,体育体制改革将是我们社会的一大变革。   一个巨人离开之际,我们大都会仰望他伟岸的双肩,而不去检视他的影子。 在袁伟民离去后,我们也更多地是看到他创造的辉煌,而没有看到他自己总结的不足。

  两届奥运会,是袁伟民在体育总局局长任上的最大战役,这两届奥运会上的金牌丰收使中国的竞技体育光芒闪耀世界,也使得人们忽视了袁伟民在两次总结中陈述的最后一部份,那就是他对于两届奥运会成绩不满意之处。

  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袁伟民在总结大会上说:基础大项如、薄弱,仅获一金。 反映了我们竞技体育总体实力不强,与世界体育强国有明显差距;影响大的集体项目水平差距大,5支球类队伍无一进入决赛,过去成绩不错的、女垒、女排人员老化、后继乏人;一些项目观念和训练手段跟不上世界发展趋势。   2004年雅典奥运会后,袁伟民指出的是同样的不足:基础项目差距明显,整体实力与美、俄等国家仍有很大的差距,奥运会有301个小项,上届是我国代表团参加最多的一次,也只有203个小项。 球类集体项目与世界先进水平也有很大差距,特别是男子球类项目,男排、男足等一些集体球类项目甚至没有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   如果你把这两段内容加以对比,就会发现,四年时间里,中国体育在基础项目上的差距并没有缩小,而集体项目尤其是男子集体项目甚至跌入低谷。 这就是袁伟民任期内最大的不足。   竞技体育与全民健身并不矛盾同,竞技体育是全民健身成果的集中体现,所以,以上两点不足,也是中国体育体制本身的问题。

对此袁伟民也有清醒的认识,在雅典奥运会闭幕前他就对媒体说:中国还不能算是体育强国,中国在几个大项中,还没有突破,不仅在竞技体育,而且在国民素质、体格、基础设施、运动场所、老百姓的自觉意识和参与度、个人在体育上的消费水平等,与体育强国还有很大的差距。

、  坦率地说,这些不足不是袁伟民一人的不足,而是那个时代的历史造就的,国家体委在50年代成立,恰是新中国建立之初,政治上被孤立,经济上被隔绝,体育成为冲破这些阻隔的一个突破口,在世界上升起五星红旗,是新中国体育从一开始就被赋予的使命。   作家王安在《25年:1978—2002年中国大陆四分之一世纪巨变的民间观察》一书中盘点至1981年时,选择了中国女排五连冠霸业的缔造者袁伟民作为年度人物。 书中写道:“时值乌云刚刚拨开……而在此之前,除去,中国体育很少能在世界叫阵,甚至很少参赛——在这种情形下,中国体育、中国女排、中国袁伟民,不自觉地承担了太大的责任,也得到了空前绝后的喝彩……时势造英雄,时势造了个空前绝后的袁伟民”——时势,也造就了袁伟民的不足。

网友评论